一纸流沙落幕天荒地老

随笔 时间:2017-07-12 我要投稿

  一纸流沙落幕天荒地老

  一纸流沙,落幕天荒地老【1】

  飘过的流沙,像清风明月般的细雨。

  深深落在那一纸情深似水的相遇里,雨落的冰冷,像忧伤的痕迹。

  一字一幕一离一别。

  散落在红尘中的深深浅浅,带着咋日的过往,滑落微语飘落指尖。

  情深的彼岸,一路扮演者天荒。

  以为时光不老我们不散,不知何时,你我竟是人海中相遇又擦肩而过的天涯过客,注定与你两两相望。

  你说人生不必执着,过去的就应该像清风一样。

  洒脱的散在曾经的美好里,我却始终认为。

  一颗心停留在原地,是彼此最好的相守。

  时光过去多年,很多事都在流年里,来来回回周而复始,年年如此。

  人生的旅途,总是相逢相遇,相聚相散。

  岁月的流沙总是一路风吹雨打,今此别年。

  那些在时光中失去的。

  那些在离别中聚散的,仿佛都在红尘的渡口。

  早已风轻云淡纸落成伤。

  雨落的深夜,是一个人最容易想起往事的时刻,这个时候没有喧嚣。

  没有人群的吵闹,只有自己一个人。

  一颗心,一个世界。

  静静的思绪者。

  关于曾经所有的一切,刹那之间窗外的大雨。

  如烟如雾,无声地飘洒在那,空地上的瓦砾堆里。

  秋雨的到来,淋湿了地。

  淋湿了房。

  此时此刻,也淋湿了我的内心。

  深深的明白,这样的深夜。

  一定还有千千万万的人。

  像我一样未能入眠,或许都在想着自己的故事。

  或许都在思索着自己的人生,年华落地,染指流年。

  曾几何时。

  那一场广阔的雪景,是你未曾路过的天空。

  时隔多年,那一片时光的永夜,依然记忆犹新。

  却一转眼己经是天涯一岸,那年那月。

  一场刺骨的冬寒与那场飘在岁月中的雪花,在凄凉的夜空中落下。

  散去的花开终究还是在渐行渐远中别了一地,花开花落。

  来去无痕。

  再见的是时光,再也不见的是路人,慢慢岁月,相逢是首歌绝唱到天涯。

  相逢是首曲弹奏到缘浅。

  曲终人散情深缘浅,花开花落曾几何时,仿如隔世一般,那年今日执着一往,记忆犹新却转眼已成永恒,这一路经历了,爱与恨错与对,岁月的流逝。

  我不害怕这一路上有多冷,也不害怕这一路上有多凄凉,只要生命中。

  还有一点余温。

  我也会努力狂奔,直至旅途的下一个终点。

  人生如梦。

  梦如隔世。

  当所有的幻梦醒来,一切都是匆匆流水。

  如果人生是一场戏,我愿意随着这场青春,扮演到最后。

  如果人海的彼岸,没有与你错过。

  我愿痴心守候一场,与你的地老天荒,一直觉得,时光象一场雨。

  飘落在每一个季节里,正如那份走在时间里的思念。

  仿如细雨纷飞一般,落在了每一份岁月里。

  时光,那棵离别树下,模糊的身影,言尽的沧桑,如流年一花开。

  见证了我放在时光中的等待,有些情,总以为可以守到最后,特不知一场,突如其来的再见。

  渐远了曾经所有的感动,有些人,甚至还来不及说再见。

  就已经云淡风轻,天涯静好,有些人,虽然赶上了离别的脚步。

  可面对彼此,曾经的朝朝暮暮,也是无言胜有言的场景,人生每天都在经历着,这样的事情。

  正所谓人生的聚散,有人进来。

  就会有人离开。

  有人到中点,就会有人走到终点。

  流年如落在尘世中的古道,一渐落叶寒冬秋。

  那一世,冰冻的雪月悄然离去。

  那一别,死心的黄昏。

  落下了帷幕。

  雪过花开,言过微语。

  那一年,你是我流年路上,风景中的独好,那一夜,你是我岁月中一路的歌摇。

  绝唱千古,天荒地老。

  情若是花开花谢,爱终究沧海桑田。

  一纸流沙,一段过往。

  风轻云淡,地老天荒,雨夜情深。

  爱,是心灵深处最美的花朵【2】

  心灵的美源于灵魂深处的爱。

  爱可以是宽广的,也可以是小我的。

  爱可以是伟大的,也可以是平凡的。

  爱可以是绵长的,也可以是短暂的。

  爱可以是甜蜜的,也可以是苦涩的;爱可以是真心,也可以是假意的;爱可以是深刻的,也可以是浅薄的;爱可以是深情的,也可以是浅显的;爱可以是细腻的,也可以是粗鄙的。

  普希金—俄国19世纪最伟大的诗人,用毕生的精力,写了无数爱的诗篇,为爱而生,为爱而死。

  “我曾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的爱过你。”这是出自他所写的《我曾经爱过你》的一句诗。

  不管,这首诗是写给谁的,只要我读到这句诗时,就能深深的陷入它所表达的情感里。

  一个人深深的爱着另一个人,而被爱的人却不爱自己,那种义无反顾,那种心底里流出的无奈与心酸,痛苦与绝望,那种一往情深,该是一种怎样复杂而悲伤的心情。

  普希金曾写过一句诗:“谁能不迟不早地成熟,逐渐对生活不幸学会忍受,谁就是幸福”。

  人生,谁没有经历过磨难,谁没有被生活欺骗过,谁没有被现实的无情狠狠的抛弃过?只是,经历了夏的繁华,秋的悲凉,冬的寒冷,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幸福,就是在你忍受生活无休止的磨难,在你爱上生活的时候,在你明白生活如一碟碟酸甜苦辣的菜肴,只要你习惯并爱上了这不同口味的菜肴,才能感受到幸福的真正含义。

  “哦,再见吧,大海! 我永不会忘记你庄严的容光, 我将长久地,长久地 倾听你在黄昏时分地轰响。

  我整个的心灵充满了你, 我要把你的峭岩,你的海湾, 你的闪光,你的阴影,还有絮语的波浪, 带进森林,带到那静寂的荒漠之乡。” 普希金热爱自由,在当时沙皇的暴政下,他感受十分的压抑和沮丧,可是,他仍然没有放弃希望,他仍然对自由保持着一种无限热爱、无限向往之心。

  他相信,那如大海一般的自由之心、自由之念、自由之爱,会在不久的将来,如一轮喷薄欲出的朝阳,冉冉升起,光芒万丈!

  普希金的爱,是宽广的,他有着对爱人绵长热切的爱,不忘初心,热诉衷肠;他热爱生活,把生活当作一幅幅动人的心情画面:有花前月下,有爱恨交缠,有喜怒哀乐,有欺骗与折磨,有音乐与舞蹈,有悲欢与离合,有风声与海浪,有幸福与懂得,有感悟与真情;他热爱自由,企盼希望,他把自由当作情人,当作知己,当作爱人,自由是他终生心之系,爱之所向,情之所牵。

  徐志摩,英俊潇洒、温文尔雅、博学多才,20多岁的他,来到英国剑桥留学,与端庄美丽、清秀可人、善解人意、婉约识礼、才情绰绰的林徽因来一场康桥下的美丽动人的初恋。

  徐志摩与林徽因的初见是在剑桥的图书馆。

  当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俏丽可人的小姑娘的时候,就被她的独特的气质所打动。

  他写给她的情书《偶然》就可让人窥见他对她的多情深爱:“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林徽因是第一个见证徐志摩《再别康桥》这首诗的人。

  夕阳下的康桥,正如徐志摩诗中所写的:“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可以想像,当金色的夕阳下,徐志摩轻轻而稳妥地把娇小的林徽因扶下小船,他们相对而坐,他深情的看着她,仔细的将她如云的秀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姣好的身材一一温柔的印入脑海,一点点将他们在剑桥的美好回忆镌刻在心,他的心里该是多么缱绻万分,柔情万里。

  他不舍得康桥,更不舍得眼前这个貌美如花、温柔似水、心地善良、静若处子的女子。

  最终,因为徐志摩的妻子张幼仪,林徽因选择了与他分手,在与徐的分手信中写道:“你们走后我哭了一个通宵,多半是为了她”。

  但在信中的最后,欲走还留的林徽因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拖泥带水”,“走了,可我又真的走了吗?我又真的收回留在您生命里一切吗?又真的奉还了您留在我生命里的一切吗?我们还会重逢吗?还会继续那残断的梦吗?”

  当分手时,林徽因显得是多么冷静而智慧,决绝而又干脆,她不愿意做别人情感的第三者,她不愿意伤害悲苦的张幼仪,她不愿意破坏别人的家庭。

  她是多么善良而又伤心,多么悲泣又不舍。

  对于徐的浪漫多情,对于徐的谦谦君子般的温柔,对于徐的绰绰才情,对于徐的“穷追猛打”、锲而不舍,其实林心里是感动的,是有过动摇的,可是,她面对他的“致命”攻势,她是毅然绝然选择了优雅的转身离开,选择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全。

  徐对林的爱是真挚而平凡,甜蜜而绵长,深刻而浪漫,深情而细腻的,而林对徐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这一段爱情,命中注定是短暂而苦涩的。

  世间,有太多的爱,让人陶醉让人苦恼。

  世间也有太多的爱,是平凡而又伟大的。

  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你的朋友向你伸手出援助的双手,那是友谊之爱;当你在奔跑的途中迷茫无助的时候,前方有一盏灯始终为你亮着,那是家的方向,那是亲情之爱;当你离开家乡在城市的繁华喧嚣中迷失的时候,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有一种情结,始终在你心灵深处实实在在的安放着,让你魂牵梦绕,那是乡愁,那是乡情之爱;当你在踏遍千山万水,走遍海角,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感悟人生真谛,不忍心伤害每一种小生命的时候,在你心里,始终有一种大爱,那是一草一木总关情的爱,那是一种对大自然深爱的真情流露。

  无论是哪一种爱,无论是哪一种情,只要是美丽而温馨,深沉而隽永,甜蜜而浪漫,深情而细腻,真挚而宽广的,那么,这样的爱,就是心灵深处最美丽的花朵,永远花开不败,馨香久远!

  厦门湾的一月船【3】

  你即便是深冬的那一阕跫音,我也会一步一莲花,在星光斑斓里,为你放歌——题辞

  一月的影子,是烟青色的,静静的洒在我的厦门湾,泛着薄薄的清涟,摇动了我的一月船。

  亘古的星子,偶尔会划破了烟青色,将微明的光影投映在厦门湾的波心,仿如季节深处的花枝,静静地坠落,然后沉没……

  厦门湾氤氲的水气,在我一月的深夜,飘渺的白雾象纱丽一般,缠绵而琐细。

  三角梅飘零的花瓣,随着清波荡漾,正如缀饰的亮意。

  四周静冷,远远的岛屿,燃亮着人家的烟火,而近岸的椰树在夜气中婆娑着影子,远近的三角梅花浮动着幽幽的香气,漫长的沙滩隐约了,蔓生着许多金黄的矢车菊,以及杂生在其间素馨而细小的蒲公英,在烟青的天色里,反映着星星点点的光晕。

  飘零了的季节的花呀,似暗色的浮萍,逐水而居,隐然的叮叮咚咚的响,悠然于心,是清宁的声音,漾溢在夜的烟霭里,让一月的厦门湾显得辽远而清寂~~~~~~

  星光斑斓,铺在了一月的厦门湾,我的船,靠泊在一月的水畔。

  岁月一身风尘,撑一支长篙,在一月的水面漫溯。

  漫溯,想要去泅渡时光的坎坷,因为,过去了的岁月静冷得让人心疼!

  泅渡的每一个岛屿,都是彼岸的缩影,只有经过了荒芜与失去,你才知道,永远的彼岸究竟有多远?

  厦门湾的水,泛着涟漪,荡漾了每一个不一样的一月。

  清清浅浅的日子,来去的季节,沉淀地荒芜,是厦门湾永恒的靠泊。

  浮光中,我的一月船在水中漂流,摇碎了星光,仿如浮世里一个美好的梦,——星子如斑,泛着灿烂,以一朵烟花的时间燃亮了我的厦门湾,即便短暂,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倘若,我的心被你看见,在厦门湾如莲花般开落,开落成暗香浮动的那支花朵,那么,你即便是深冬的那一阕跫音,我也会一步一莲花,在星光斑斓里,为你放歌!

  的确,来时的水波,已经漂去,我已经看不见了,而永恒的彼岸,便在前方等候。

  我仿如一只船,辗转在岁月的旅途,去追溯可植根深扎的故土——那是永恒的彼岸。

  是呵,传说中的故乡,有灿烂的桃花盛开,亦有千年的雪莲绽放,同时,也适合美丽的爱情生长。

  无论要经历多少绝域殊方,多少僻地村落,而我愿意去追溯!

  因此,我在将来的每一个季节,对你,心存感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