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光山影溯汀江

随笔 时间:2017-07-12 我要投稿

  波光山影溯汀江

  波光山影溯汀江【1】

  由福州坐火车往深圳,经过东南捷径龙梅路段时,你的视线会被一座座大山截断,刚现出的蓝天、白云、河流、阔野,一忽就不见了,即刻被窗外桔黄色灯光所代替,此时,列车已进入到一道又一道隧道中,在崇山叠嶂间逶迤蛇行,前面的中途站到了,它刚好设在一处三河交汇的地方。

  如果你是钟情大自然的人、喜欢徜徉在田园村舍、喜欢沿着溪河幽谷寻觅,那就在这下车,这里被喻为客家世界的香格里拉,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因为火车多从山腹中穿过,自然环境却未受人为破坏,文物古迹随处可见,土楼围屋依旧保存。

  我不打算用语言来作过多的描述,只想同大家一起领略汀江沿岸舟横古渡、野趣盎然、清幽静美的自然景观,然后再去游览千年古镇——茶阳。

  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这是唐代诗人刘禹锡吟咏山水时留下的名句,如今借来形容这里的景致却非常贴切,远眺,一河清波顺山缓缓流动,如微风吹拂下的一匹绿色绸缎,两岸青山苍翠欲滴,大自然柔美的造型,真的象古代女子头上的发簪。

  现在就从这江口乘船溯流而上,让重重叠叠的奇山秀水,把我们带到另一空间,从而唤起那逝去的遥远记忆。

  两岸寂寂,不见炊烟,也无村舍。

  时值初夏,在满山遍野的混杂林中,一簇簇黄白色小花无言地盛开着,想不到,在这荒江野径,还能观赏到这般亮丽的色彩。

  眼下河床宽广,水流平稳,虽是逆水行舟,速度并不算慢。

  转个弯,一片田园即映入眼帘,村子好象不大,在绿荫中到底隐藏了多少屋舍,真的看不出来,这是竹林人家,到处都被绿竹泥竹所遮盖,一条林中小径,蜿蜓曲折,通向几户人家,不时传来鸡鸣和狗吠,透过叶隙,偶尔能看到瓜棚豆架和散放的牛羊,多么幽静的江村呵,可惜船不在此处停留,要不然,在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走走,该有多么惬意和美妙呵。

  坐过船的人都知道,无论大江小河,最常见的便是沿岸长城般的河堤,那是农田与村镇的保护墙,这里却看不到,在此担当护岸防洪任务的,是浓密茂盛的竹林,那蔽天的英姿,将江面映衬得格外清幽。

  突然唉乃一声,有小船从竹丛中荡出,船上几个村民头戴竹笠,正在悠悠过渡,在不断移动的竹林间不时有楼房闪出,看到这江村和屋舍,想着这里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情景,不由的让我产生一种向往和回归之情。

  我一边凝视着江面,一边俯下身躯,用双手撩拨着清沏的江水,也捧起一把喝了,不是因为口渴,而是这江水清沏透亮,丝毫未染。

  船头顺着山势拐了个弯,现出一块平阳,山向后退了许多,此处有码头,用条石砌起的一级级台阶,无论水涨水落,并不妨碍船来泊岸,石墩是用来系船用的。

  岸畔楼舍错落,陌路纤纤,近水人家,主要交通工具是船,码头便成了与外界沟通的门户,也是妇女们浣洗的平台及孩子们戏水的乐园,船虽没停,却同样能观赏到了一幅柳丝拂岸、渔翁起罾的水乡风情画。

  四十里水路,一条悠长的画廊,一里一景观,里里景不同,这就是汀江下游给人的美好印象,这里虽没有韩江的阔大,更没有珠江的繁华,这里的清纯与秀美,却如同羞涩的处子一般让人久久着迷。

  江水静静地流,船不急不慢地行驶着,突然,我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就在烟波迷蒙处,一排斑驳的青砖瓦店,正朝着我的眼底愈推愈近,泊在码头的货运驳船,也越来越清晰。

  呵,千年古镇就要来迎接我们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古镇,它是旧时方圆百里的政治文化中心,衙门、县府曾设在此地。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里的繁华渐渐湮没了……不过,过去的不幸,到今天便值得庆幸了,不然,这里的一切,就会被骄横的现代建筑物所占据,客家世界的香格里拉,便宣告在地球上消失,也就没有了如此的畅游,除非是在梦里。

  现在就要登岸了,我们不必去寻找传说中的不夜商埠和青楼管弦,但一定要去寻访每一条古街旧巷,去观赏那座精美绝伦的父子进士牌坊,然后再到那尚未被岁月湮没的旧城墙上走走,只要一路屏住呼吸,慢慢寻觅,静静倾听,这里的一木一石一砖一瓦,便会告诉我们许许多多关于古镇的故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2】

  初次见你,忘记了是在什么时候。

  只记得在桃花岛有个叫桃花谷的地方开满了桃花;你送我了一只桃花,你说你叫桃素。

  你说:“桃山桃花开满树,桃香桃艳惹人顾。

  桃青才有浇花人,桃开生死谁来护?”

  你凄然欲滴,你艳如桃花,胜似桃花。

  我说:“爱桃品桃不惜桃,桃枝桃叶凋满路。

  我爱桃花添春色,更惜桃树因春误。

  在下复姓纳兰,名性德,字容若,愿与姑娘长相知。”

  你说,原来是纳兰公子。

  相遇本就是为了分离,你等我2000年吧。

  穿过2000年时光,今世又再见你,我说:“你还记得,这是你送我的那支桃花吗?轮廻百世,我的执念,依然徘徊在原来的地方,等你!” 你说:纳兰公子,轮廻,不就是为了等待吗?

  不知多少年过去了,直到世界末日,物换星移,沧海都化做了桑田,我终于舍得折去了那枝桃花。

  其实你送我的那支花,早已经没有了花,花在你送我那年的第一个冬天,就已经凋谢了。

  展开手中桃扇,我写下诗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似当初不相见。

  守得陌上桃花开,只道当时是等闲。

  无情未必是决绝,有意未必得相恋。

  暗香浮动恰正好 相识相知俩无怨。

  但以一枚雪花送别秋冬【3】

  一袖清风,但以一枚雪花送别秋冬--题辞.微尘陌上

  海边的闽南,临春的时节,日头总是或暖或凉的,似春,似秋,但绝不是冬,因为雪花已是许久未曾来过。

  时光,终究是匆匆的。

  我站在岁月的门楣处,看冬是匆匆地去,看春是匆匆地来。

  三角梅子开了谢了,芨芨草枯了绿了。

  一枯一荣的岁月,有暖阳,有薄凉,有寒蝉切切,亦有瘦了的花枝,更有宋词深处那阙南渡的相思,匆匆的来去着,终究是如此匆匆的。

  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在深夜触摸岁月的样子,端详她那发间的霜华,也摩挲她眼角的细纹,以及她眼底里些许倦怠的神情。

  这样的触感,让我知道岁月里终是有些念想,让心柔软了,同时,也徒添了薄凉。

  偶尔的,想起你的样子,在这乍暖还寒时候,还好吗?

  听说,你的世界飘着了雪,是2016年的最后一场雪,覆盖了离离原上桃花梨花丁香花,也覆盖了微尘陌上香草兰草芨芨草,那么,你是否,亦如我似得,偶尔去看田间肥了的稻米,或是,去攀折陌上瘦了的花枝,还是,去掬捧汀溪已是细了的水滴?但愿,日子未曾将你过得老去,对生活简单着的欢喜,是你那盏普洱里尚温的暖意!

  有些日子,终须是你温柔以待的;有些年华,终须是你青眼有加的。

  而我时时会走进秋冬的土塬上,在或肥或瘦的花枝间,摘取一支你曾经欢喜的花,为你的案头添置一袖寒香;也会在渺渺时光的偷闲里,去探访你曾经去过的小桥流水深处的人家,收录旧年的老光景,在阡陌坎坎的岁月里,惜一地落英的缤纷。

  很多时候,执着于生命的来去,不问山高水长的兰舟催向何处,不问春风十里花为谁飞花为谁落,也不问大乘小乘的禅意是怎样诠释红尘深处的一花一世界的不同。

  偶尔焚一柱梵香,只等某一刻参悟,在灌顶的醍醐中,了悟活着的深情,活在芸芸众生的江湖,择一山村小桥流水的幽处,在每一段季节的枝头,煮上一壶清泉,筛上芽色的绿茶半盏,诗意地栖息,不惊不喜,不扰不怖,隐在芸芸的众生中,妥帖了一世慈悲的心境。

  记得,雪小禅写的一个句子,总会有那一段时光,得了深情的病,深情得无可救药。

  或许是的,总有一个季节,是你需要深情地活着的,活成一株荼蘼的花朵,迎风柔软,温暖了一段岁月;遇雨缠绵,也惊艳了一场初见。

  这样的一个季节,是静寂而清白的,可以一人一马纵情于大漠孤烟直的阔远与苍凉,可以择一红颜秉烛茶话,促膝长谈,可以西望长安登楼赋诗,羡鱼临渊,亦可以三五知己,薄酒数盏,在清浅来去着的日子里,视瓜田菜米作寻常人生,在清晨、黄昏地重复中,让心境亦如一阙宋词的清宁与闲适,不理纷嚣,与浮华红尘拉开一些界限,度来如吹云见日,偶尔得了清宁的一两句文字,无端扣中了熹微心事,亦足以飞度万物于无声!

  这个季节的最好,是看见了花开,也看见了花谢,山一程水一程,在秋冬的临别处,以一枚雪花的温度取暖,见心明性,契合生命中最美的那段深情,即便需要送别,我也会拈起你临行去去时的那一阕跫音,在你回首的十里长亭,一步一莲花,不负如来不负卿,深情如昔!

  或许罢,这样一个季节,只是陪你走了一段路,在漫长的光阴里,截取了一寸,与你作伴,短短的时光里,温暖了彼此,正如花开花谢一季,一地余香,弥足珍贵。

  而将至的季节,又有谁会在烟火里相伴,在茶香里相知,在文字里相念?

  在每一个挑灯夜读的深夜,总也会去细数岁月里的秋冬来来去去,在花飞花落的每一瞬间,倾倒了每一个流年。

  也许,秋冬本是薄情的,但也深情至极,花好是歌,花谢是诗,每一段生命,都有她存在的特定的意义,如秋,可以是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相思;如冬,可以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情;也如某一片刻的光阴,可以是众里寻你千百度,蓦然回首,你正好在花落花开处的惊喜,因为,如果,我在,恰恰你来,正好妥帖了岁月的圆缺。

  生命,本来就是一场途经。

  在灿烂的春夏也好,在萧索的秋冬也好,爱着每一段光阴,无论你在或是不在,而我依然深情地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如此就好!

  这个秋冬行将远去,但不必感怀于中,也无需怅惘于中,只需将来年的三春添置于心,装上每一个黎明,于烟火岁月里,厚爱生命的每一程,如此即好。

  一袖清风,但以一枚雪花送别秋冬,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