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经典散文

时间:2018-04-18 16:27:49 随笔 我要投稿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中国台湾著名散文家,她的成名作《地毯的那一端》抒写婚前的喜悦,情感细腻动人。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经典散文【1】

  1、 青春太好,好到你无论怎么过都觉浪掷,回头一看,都要生悔。

  ——张晓风

  2、 句子华美透明到竟像是沾着月光下的江水写成的。

  ——张晓风 《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

  3、 秋天的阳光像餍食后的花豹,冷冷的坐着。

  寡欲的阳光啊,不打算攫获,不打算掠食,那安静的沉稳如修行者的阳光。

  ——张晓风 《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

  4、 喝咖啡,在举杯就口之际,喝的是一点点凝聚成一小盏的亦虚亦实的嗅觉和味觉。

  放下杯子以后,回味的是一点点窝心的感觉。

  ——张晓风 《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

  5、 我们只拥有百年光阴。

  其短促倏忽——照圣经形容——只如一声喟然叹息。

  ——张晓风 《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

  6、 几年前,我在山里说过的一句话容许我再说一遍,作为终响:“树在。

  山在。

  大地在。

  岁月在。

  我在。

  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张晓风 《我在》

  7、 茫茫天地,你只死心塌地眷着伞下的那一刹那温情。

  湖色千顷,水波是冷的,光阴百代,时间是冷的,然而一把伞,一把紫竹为柄的八十四骨的油纸伞下,有人跟人的聚首,伞下有人世的芳馨,千年修持是一张没有记忆的空白,而伞下的片刻却足以传诵千年。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8、 一个炎热而忧郁的下午,我沿着人行道走着,在穿梭的人群中,听自己寂寞的足音。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9、 人间永远有秦火焚不尽的诗书,法钵罩不住的柔情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10、 没有照相机,我也许只能记得很少,我也许会忘记很多。

  但我已明白,如果我会忘记,那么,就让能记住的被记住,该遗忘的被遗忘,人生在世,也只能如此了。

  ——张晓风 《星星都已经到齐了》

  11、 剪水为衣,抟山为钵,山水的衣钵可授之何人?叩山为钟鸣,抚水成琴弦,山水的清音谁是知者?山是千绕百折的璇玑图,水是逆流而读或顺流而读都美丽的回文诗,山水的诗情谁来领管? ——张晓风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12、 唐人张谓有句这样的诗:“看花寻径远,听鸟入林迷”。

  人生的途程不也如此吗?每一条规画好的道路、每一个经纬明确固定的位置,如果依着手册的指示而到达了固然可羡可慕,但那些“未求已应”的恩惠却更令人惊艳。

  那被嘤嘤鸟鸣所引渡而到达的迷离幻域,那因一朵花的呼唤而误闯的桃源,才是上天 更慷慨的福泽 的倾注。

  曾经,我急于用我的小手向生命的大掌中掏取一粒粒耀眼的珍宝,但珍宝乍然消失,我抓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可是,也在这同时,我知道我被那温暖的大手握住了。

  手里没有东西,只有那双手掌而已,那掌心温暖厚实安妥,是“未求已应”的生命的触握。

  ——张晓风 《星星都已经到齐了》

  13、 贴向生活,贴向平凡,山林可以是公寓,电铃可以是诗,让我们且来从俗。

  ——张晓风

  14、 爱一个人常是一串奇怪的矛盾,你会依他如父,却又怜他如子;尊他如兄,又复宠他如弟;想师从于他,跟他学,却又想教导他把他俘虏成自己的徒弟;亲他如友,又复气他如仇;希望成为他的女皇,他唯一的女主人,却又甘心做他的小丫鬟小女奴。

  ——张晓风 《细数那些叫思念的羊》

  15、 陶是奇怪的东西,既可以是小儿无心的玩捏,也可以是一生探之不尽,究之不大的学问。

  看来人也是大化或工或拙的塑吧?否则为什么人也是如此单纯又如此复杂的个体?为什么人也是探针指测不明,形制规范不尽,釉彩淋漓不定的一种艺术?人本身也是一种成于水,成于火,且反复受煎熬于火的成品吧? ——张晓风 《火中取 莲》

  16、 我昂首而行,黑暗中没有人能看见我的笑容。

  白色的芦荻在夜色中点染着凉意——这是深秋了,我们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临近了。

  我遂觉得我的心像一张新帆,其中每一个角落都被大风吹得那样饱满。

  ——张晓风 《地毯的那一端》

  17、 时间到底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魔术师?都不是。

  时间只是一种简单的乘法,使原来的数值倍增而已。

  ——张晓风 《张晓风文集》

  18、 这样说吧,譬如说你现在正谈恋爱,然后呢?就分手了,过了五十年,你七十岁了,有一天,黄昏散步,冤家路窄,你们又碰到一起了,这时候,对方定定的看着你,说:“xxx,我恨你!”如果情节是这样的,那么,你应该庆幸,居然被别人痛恨了半个世纪,恨也是一种很容易疲倦的情感,要有人恨你五十 年也不简单 ,怕就怕在 当时你走过去说:“xxx,还记得我吗?”对方愣愣地呆望着你说:“啊,有点面熟,你贵姓?” 所以说,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漠然。

  ——张晓风

  19、 爱我更多,好吗? 爱我,不是因为我美好,这世间原有更多比我美好的人。

  爱我不是因为我的智慧,这世间自有数不清的智者。

  爱我,只因为我是我,有一点好有一点坏有一点痴的喔,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我,爱我,只因为我们相遇。

  ——张晓风

  20、 人们心目中的神明,也无非是由于其“昔在、今在、恒在”,以及“无所不在”的特质。

  ——张晓风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经典散文【2】

  21、 命运,你要给我砂砾吗?好,我就报之以珍珠。

  命运陷我于窑火吗?我就偏偏生出火中莲花。

  一只陶皿,是大悲痛大磨难大创痕之定慧 。

  那一度经火的陶皿,此刻已凉如古玉,婉似霜花 ——张晓风 《火中取莲》

  22、 人要活很多年后才知道感恩的,才知道万事万物包括投眼而来的翠色,附耳而至的清风,无一不是荣华的天宠,才知道生命中的每一霎时间都是向永恒借来的片羽,才知道胸襟中的每一缕柔情都是无限天机所流泻的微光。

  ——张晓风

  23、 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树在。

  山在。

  大地在。

  岁月在。

  我在。

  ——张晓风 《细数那些叫思念的羊》

  24、 女子所爱的是一切好气象,好情怀,是她自己一寸心头万顷清澈的爱意,是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尽的满腔柔情。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25、 世界上好像没有女人为自己的一日三餐数算记录,一个女人如果熬到五十年金婚,她会烧五万四千多顿饭,那真是疯狂,女人硬是把小小的厨房用馨香的火祭供成了庙宇了。

  她自己是终身以之的祭司,比任何僧侣都虔诚,一日三举,风雨寒暑不断,那里面一定有些什么执着,一定有些什么令人落泪的温柔。

  ——张晓风 《一一风 荷举》

  26、 我不再爱花好月圆了吗?不是的,我只是开始了解花开是一种偶然,但我同时学会了爱它们月不圆花不开的“常态”。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27、 爱一个人就不免希望自已更美丽,希望自己被记得,希望自己的容颜体貌在极盛时于对方如霞光过目,永不相忘,即使在繁花谢树的冬残,也有一个人沉如历史典册的瞳仁可以见证你的华采。

  ——张晓风

  28、 我在酒里看到我自己,如果孔子是待沽的玉,则我便是那待斟的酒,以一生的时间去酝酿自己的浓度,所等待的只是那一刹的倾注。

  ——张晓风 《我在》

  29、 所有美丽的东西似乎总是沉重的——但我们的痛苦便是我们的意义,我们的负荷便是我们的价值。

  诗诗,世上怎能有无重量的鲜花?人间怎能有廉价的美丽?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30、 这密雨的初夏,因一室的贝壳而忧愁了,那些多色的躯壳,似乎只宜于回响一首古老的歌,一段被人遗忘的诗。

  但人声嘈杂,人潮汹涌,有谁回顾那曾经蠕动的生命,有谁怜惜那永不能回到海中的旅魂。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31、 只因为这世上有河,因此就必须有两岸,以及两岸的绿杨堤。

  我不知我们为什么只因坚持要一条河,而竟把自己矗立成两岸,岁岁年年相向而绿,任地老天荒,我们合力撑住一条河,死命地呵护那千里烟波。

  ——张晓风 《两岸》

  32、 爱一个人原来就只是在冰箱里为他留一只苹果,并且等他归来。

  爱一个人就是在寒冷的夜里不断在他杯子里斟上刚沸的热水。

  爱一个人就是喜欢两人一起收尽桌上的残肴,并且听他在水槽里刷碗的音乐——事后再偷偷地把他不曾洗干净的地方重洗一遍。

  爱一个人就有权利霸道地说: “不要穿那件衣服, 难看死了。

  穿 这件,这 是我新给你买的。

  ” 爱一个人就是一本正经地催他去工作,却又忍不住躲在他身后想捣几次小小的蛋。

  爱一个人就是在拨通电话时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知道原来只是想听听那熟悉的声音,原来真正想拨通的,只是自己心底的一根弦。

  爱一个人就是把他的信藏在皮包里,一日拿出来看几回、哭几回、痴想几回。

  ——张晓风 《一个女人的爱情观》

  33、 爱一个人就是在他的头衔、地位、学历、经历、善行、劣迹之外,看出真正的他不过是个孩子--好孩子或坏孩子--所以疼了他。

  ——张晓风

  34、 愿意如那一树枫叶,在晨风中舒开我纯洁的浅碧,在在夕阳中燃烧我殷切的灿红。

  ——张晓风

  35、 我不能永远披着白纱,踏着花瓣,走向红毯尽处的他,当我们携手走下红毯,迎人而来的是风是雨,是风雨声中恻恻的哀鸣。

  ——但无论如何,我已举步上路。

  ——张晓风

  36、 其实,世事皆可作如此观,有浪,但船没沉,何妨视作无浪;有陷阱,但人未失足,何妨视作坦途。

  ——张晓风 《种种可爱》

  37、 芽嫩已过,花期已过,如今打算来做一枚果,待瓜熟蒂落,愿上天复容我是一粒核,纵身大化,在心着土处,期待另一度的芽叶。

  ——张晓风

  38、 啊!让一切崩裂的重合,让一切断绝的重续,这是可能的`吗?这果真是可能的吗?我所身属的这个奇怪民族竟是如此渴望续合。

  神话悄悄道出了整个民族的夙愿,我为那近乎宗教的求永恒的渴望而泪下。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39、 有一天,当你走过蔓草荒烟,我便在那里向你轻声呼喊——以风声,以水响。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

  40、 生命的红酒永远榨自破碎的葡萄,生命的甜汁永远来自压干的蔗茎。

  ——张晓风 《一一风荷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