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风筝的文章

随笔 时间:2018-04-24 我要投稿

  关于风筝的文章,风筝有些人很喜欢放,以下的关于风筝的文章,一起来看下吧。

  风筝代表我的心【1】

  “哎,我的风筝断线了!”

  正在我气愤的时候,大姐说:“走,找你大哥去!”我奇怪地问:“为什么找大哥?”大姐的回答让我吃了一惊,我竟然不知道我大哥会做风筝呢!

  我和大姐坐车到了大哥家,见到大哥时,我央求着说:“大哥,快,给我做一个风筝。

  我要放风筝!”“我正忙着呢!”大哥不理不睬地说。

  这时,大姐突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一手就把大哥抓了起来,命令似地说:“快给陈宁做风筝去!”

  大哥眨了眨眼睛,真的灰溜溜地为我做风筝去了,只见大哥忙活了半天,一个漂亮的企鹅风筝就出世了!在企鹅风筝即将“横空出世”的时刻,我把一张我自制的标语塞进企鹅风筝中,上面写着我的愿望:“请大家保护环境,不要随地吐痰,也不要随地大小便,让我们的地球像我们的面容一样美丽!”大姐和大哥都为我的这个创意鼓掌叫好,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放风筝的心情更加的急迫了……

  终于可以放飞我心爱的企鹅风筝了!我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在一片草地上就奔跑了起来,风筝真的飞起来了,带着我亲笔手书的那张标语,带着我的心,飘飘忽忽地飞起来了。

  我久久地望着,望着,我觉得这个风筝一定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风筝。

  教师评语:原来风筝还能承载放飞梦想的任务呢!小作者将放风筝赋予了更深刻的意义,立意新颖,语言朴实,描写生动!文字中无处不体现着儿童特有的那种单纯,单纯的可爱!

  风争风筝【2】

  这一天,不知怎么回事?东南西北风四个武士刮到了一起,那场面真是天昏地暗,弄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一百年一度的风武士大赛又开始了,比赛规则是:输的风武士就要多刮风,一百年如一日,天天刮,时时刮,累都累死了。

  “唰”的一下,四个风武士就出现了,第一个是上届冠军东风,第二个是上届的亚军北风,第三个是上届季军西风,最后那个就是上届没排上名次的南风。

  比武开始了,突然,天上飘来一只风筝,做工虽不算完美,但对风武士们来说,这是个新鲜物,平时处在最高端的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这些,这次赶得也巧,正赶着他们在半空比武,它们以为这是什么好宝贝,一见到,就一起冲了上去,最后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东风最先发话说道:“这届比武,我们谁赢了,这个宝贝就是谁的!”西风南风北风都叫道:“一定是我的!”

  比赛真的开始了,西风对战南风,西风用的是散沙,南风则用小石子,只见西风随便吹了一口气,南风就快不行了,南风拼命抵抗,打得西风浑身是包,本来点到为止,可这回为了这个“宝贝”,都拼上命了,西风这回可急了,从西风变成了逆时针龙卷风,两股相反的风,一碰到一起,“嘭”的一声巨响,南风和西风都被弹了出局,真惨呀!一个在空中医院吐血,一个因下半身瘫痪在病床上苟延残喘。

  这回只剩下了东风和北风,他们上去,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

  直接使出大招——12级大台风。

  但这次台风一出,草也没动,树也没动,地球完好,因为他们对立着,对吹着,最后北风挺不住了,到底上空中医院住院去了,东风终于赢了,可还没等得到那个风筝,它却乐疯了,被送到了空中精神病院,也住院去了。

  最后,只剩下他们的孩子——小东南西北风在慢慢吹着!

  于是,风筝在小东南西北风中悠然地跳舞……

  教师评语:小作者用自己新颖的创意,给我们展示着一场惊心动魄的风之战!文中的语言描写十分的恰到好处,让人似乎亲临现场,目睹了这场战斗,而且战争的结果又是那么的具有幽默感,令人不觉又捧腹大笑,文笔独特,令人耳目一新!

  放风筝【3】

  偶见街上小儿放风筝,拖着一根棉线满街跑,嬉戏为欢,状乃至乐。

  那所谓风筝,不过是竹篾架上糊一点纸,一尺见方,顶多低下坠着一些纸穗,其结果往往是挂在街旁的电线上。

  常因此想起我小时候在北平放风筝的情形。

  我对放风筝有特殊的癖好,从孩提时起直到三四十岁,遇有机会从没有放弃过这一有趣的游戏。

  在北平,放风筝有一定的季节,大约总是在新年过后开春的时候为宜。

  这时节,风劲而稳。

  严冬时风很大,过于凶猛,春节过后则风又嫌微弱了。

  开春的时候,蔚蓝的天,风不断地吹,最好放风筝。

  北平的风筝最考究。

  这是因为北平的有闲阶级的人多,如八旗子弟,凡属耳目声色之娱的事情都特别发展。

  我家住在东城,东四南大街,在内务部街与史家胡同之间有一个二郎庙,庙旁边有一风筝铺,铺主姓于,人称“风筝于”。

  他做的风筝在城里颇有小名。

  我家离他近,买风筝特别方便。

  他做的风筝,种类繁多,如肥沙雁、瘦沙雁、龙井鱼、蝴蝶、蜻蜓、鲇鱼、灯笼、白菜、蜈蚣、美人儿、八卦、蛤蟆、以及其他形形色色。

  鱼的眼睛是活动的,放起来滴溜溜地转,尾巴拖得很长,临风波动。

  蝴蝶蜻蜓地翅膀也有软的,波动起来也很好看。

  风筝的架子是竹制的,上面绷起高丽纸面,讲究的要有绢绸,绘制很是精致,色彩缤纷。

  风筝于的出品,最精彩是“提线”栓得角度准确,放起来不“折筋斗”,平平稳稳。

  风筝小者三尺,大者一丈以上,通常在家里玩玩有三尺到七尺就很够了。

  新年厂甸开放,风筝摊贩也很多,品质也还可以。

  放风筝的线,小风筝用棉线即可,三尺以上就要用棉线数绺捻成的“小线”,小线也有粗细之分,视需要而定。

  讲究的要用“老弦”:取其坚牢,而且分量较轻,放起来可以扭成直线,不似小线之动辄出一圆兜。

  线通常绕在竹制的可旋转的“线桄子”上。

  讲究的是硬木制的线桄子,旋转起来特别灵活迅速。

  用食指打一下,桄子即转十几转,自然的把线绕上去了。

  有人放风筝,尤其是较大的风筝,常到城根或其他空旷的地方去,因为那里风大,一抖就起来了。

  尤其是那一种特制的巨型风筝,名为“拍子”,长方形的,方方正正没有一点花样,最大的没有超过九尺。

  北平的住宅都有个院子,放风筝时先测定风向,要有人带起一根大竹竿,竿顶置有铁叉头或铜叉头(即挂画所用的那种叉子),把风筝挑起,高高举起到屋檐之上,等着风一来,一抖,风筝就发上天去,竹竿就可以撤了,有时候风不够大,举竹竿的人还要爬上房去踞坐在房脊上面。

  有时候,费了不少手脚,而风姨不至,只好废然作罢,不过这种扫兴的机会并不太多。

  风筝和飞机一样,在起飞的时候和着陆的时候最易失事。

  电线和树都是最碍事的,需善为躲避。

  风筝一上天,就没有事,有时候进入罡风境界,不需用手牵着,大可以把线栓在屋柱上面,自己进屋休息,甚至栓一夜,明天再去收回。

  春寒料峭,在院子里久了会冻得涕泗交流,线弦有时也会把手指勒得青疼,甚至出血,是需要到屋里去休息取暖的。

  风筝之“筝”字,原是一种乐器,似瑟而十三弦。

  所有顾名思义,风筝也是要有声响的,《询刍录》云:“五代李邺于宫中作纸鸢,引线乘风为戏,后于鸢首,以竹为笛,使风入竹,声如筝鸣。”这记载是对的。

  不过我们在北平所放的风筝,倒不是“以竹为笛”,带响的风筝有两种,一种是带锣鼓的,一种是带弦弓的,二者兼备的当然也不是没有。

  所谓锣鼓,即是利用风车的原理捶打纸制的小鼓,清脆可听。

  弦弓的声音比较更为悦耳。

  有高骈风筝诗为证:

  夜静弦声响碧空,

  工商信任往来风,

  依稀似曲才勘听,

  又被风吹别调中。

  我以为放风筝是一件颇有情趣的事。

  人生在世上,局促在一个小圈圈里,大概没有不想偶然远走高飞以下的。

  出门旅行,游山逛水,是一个办法,然亦不可常得。

  放风筝时,手牵着一根线,看风筝冉冉上升,然后停在高空,这时节仿佛自己也跟着风筝飞起了,俯瞰尘寰,怡然自得。

  我想这也许是自己想飞而不可得,一种变相的自我满足罢。

  春天的午后,看着天空飘着别人家放起的风筝,虽然也觉得很好玩,究不若自己手里牵着线的较为亲切,那风筝就好像是载着自己的一片心情上了天。

  真是的,在把风筝收回来的时候,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是游罢归来,虽然不是扫兴,至少也是尽兴之后的那种疲惫状态,懒洋洋的,无话可说,从天上又回到了人间。

  从天上翱翔又回到匍匐地上。

  放风筝还可以“送幡”(俗呼为“送饭儿”)。

  用铁丝圈套在风筝线上,圈上附一长纸条,在放线的时候铁丝圈和长纸条便被风吹着慢慢的滑上天去,纸幡在天空飞荡,直到抵达风筝脚下为止。

  在夜间还可以把一盏一盏的小红灯笼送上去,黑暗中不见风筝,只见红灯朵朵在天上游来游去。

  放风筝有时也需要一点点技巧。

  最重要的是在放线松弛之间要控制得宜。

  风太劲,风筝陡然向高出跃起,左右摇晃,把线拉得绷紧,这时节一不小心风筝便会倒栽下去。

  栽下去不要慌,赶快把线一松,它立刻又会浮起,有时候风筝已落到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依然可以把它挽救起来,凡事不宜操之过急,放松一步,往往可以化险为夷,放风筝亦一例也。

  技术差的人,看见风筝要栽筋斗,便急忙往回收,适足以加强危险性,以至于不可收拾。

  风筝落在树梢上也不要紧,这时节也要把线放松,承风势轻轻一扯便会升起,性急的人用力拉,便愈纠察不清,知道把风筝扯碎为止。

  在风力弱的时候,风筝自然要下降,线成兜形,便要频频扯抖,尽量放线,然后再及时收回,一松一紧,风筝可以维持于不坠。

  好斗是人的一种本能。

  放风筝也可表现出战斗精神。

  发现邻近有风筝飘起,如果位置方向适宜,便可向斗争。

  法子是设法把自己的风筝放在对方的线兜之下,然后猛然收线,风筝陡的直线上升,势必与对方的线兜交缠在一起,两只风筝都摇摇欲坠,双方都急于向回扯线,这时候要看谁的线粗,谁的手快,谁的地势优了。

  优胜的一方面可以扯回自己的风筝,外加一只俘虏,可能还有一段的线。

  我在一季之中,时常可以俘获四五只风筝。

  把俘获的风筝放起,心里特别高兴,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品,可是有时候战斗失利,自己的风筝被俘,过一两天看着自己的风筝在天空飘荡,那便又是一种滋味了。

  这种斗争并无伤于睦邻之道,这是一种游戏,不发生侵犯领空的问题。

  并且风筝也只好玩一季,没有人肯玩隔年的风筝。

  迷信说隔年的风筝不吉利,这也许是卖风筝的人造的谣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