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雪的抒情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4-24 我要投稿

  描写雪的抒情散文,下雪的时候,让我们站在窗前,用心倾听一个生命传奇,以下的描写雪的抒情散文,一起来看下吧。

  描写雪的抒情散文雪淞【1】

  初冬的天气说变就变,昨日的雨夹雪,让北国的气温从清冷中一下子变得温润起来。

  地上原有的冰雪开始融化,脚上的路成了走不到头的一片泥泞。

  夜晚,小心翼翼地在外面行走,忽然间被路灯下的场景所吸引,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观望。

  一树被寒风剥光了叶子的老柳,在灯光的映照下垂蔓,枝条上挂满了圆圆的水珠,像是一粒粒玉洁剔透的宝石,闪着晶莹饱满的珠光。

  毕竟已是冬季,我知道随着夜深气温的骤降,那细细的雨丝会变成漫天飘飞的雪花。

  而树呢?那晶莹的水珠是否会变成冰冻的玉矶?这大千世界会否生成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另一番景象?这一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了早春二月,梦见了雪花绽放在含翠的枝头。

  天公作美,把我的梦境真的降临到了次日的清晨,这便是美轮美奂的关东雪淞。

  比起吉林松花江畔难得一见的雾凇来,雪淞自有她的气魄和魅力,少了一份矫情,多了几分粗犷;少了几丝娟秀,却多了一腔平凡与博大的胸怀。

  庭院里、道路旁、林园中,只要有树木的地方,就有雪淞。

  树干上、枝条上、丫杈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花,甚至连屋外的房檐、站立的路灯都被雪淞一同打扮了起来。

  好像那些树木和什物刚刚在雪地里快乐地滚过、爬过。

  雪淞是开在冬日里的花朵,扮靓了北国的世界。

  这是雪的杰作,也是雨的杰作、更是温湿与冷空气的幸福结合。

  放眼望去,所有的一切都被白色笼罩。

  甚至北国的黑夜,也应该是白色的,白得有点光线就会让大地灿烂。

  阳光下,一群麻雀在松树下面觅食,从欢快的叫声中,听得出她们是那般的兴奋和愉悦。

  我惊讶为什么这树下根的部位却没有雪的痕迹存在,原来是这些树冠在承接飞雪、为这个世界扮靓成雪淞之时,也为鸟儿遮挡住了风雪的肆虐,为弱小的生命留下了一处处不大但却难能可贵的生存空间。

  树木也有爱怜之心哦,也能庇护弱者,让人真的好生感动。

  而同样生活这个空间、主宰着世界、应非草木的人呢?

  雪淞自己的生命倒是十分有限的,也许他看得很淡。

  粘在他上面的雪,风吹日晒,少则几个时辰,多则几日便会悄然落去,真像是早春随风飘散、落无声息的樱花和梨花。

  不过,在这万物萧瑟的冬日,他毕竟灿烂了一回——一个耀眼夺目的灿烂,一个桀骜拔俗的轮回。

  雪落无声_抒情散文【2】

  雪落无声……大地格外寂静……听不到晚风的私语,也听不到繁星在天空中呢喃。

  很久,只有那雪,无声的飘落……

  还记得去年的今天,虽然没有雪映衬着灯光照亮我的记忆,我也还记得你在收到圣诞节贺卡时那张纯真的脸,你那天使般的笑声还在我心头萦绕。

  我还记得你用手拉着我的手臂,兴奋地冲我眨眼睛……

  是啊,谁能忘得了那无忧的时刻,那清风缭绕的夜晚。

  我们都深深地记忆着那是一个雪天,但却充满欢笑。

  我们都无可奈何。

  思念的波涛在心中翻腾,直到化为一串串泪水来朦胧那绵延无尽的回忆。

  只得在梦中对你说:如果我可以触摸到天上的星星,我要为你把它摘下,为你把它珍藏。

  我是多么奢望世间万物都是我们友谊的寄托,但现在……我只能在梦中寻觅……

  雪已无声地下了一天一夜,我在心中思忖:雪啊,你是她派来的使者吗?

  白天的校园还是老样子,一丝都没有改变,还是那样欢闹,而我的心又飞回到去年那个圣诞节,脑海中又回荡起那一声声问候……

  那问候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歇,雪像孩子一样在我耳边细语。

  我又听到了你的声音,在我心灵的海滩上,潮起潮落。

  我想揽回那“潮水”的珍藏,它却又逝去,但不必害怕,涨潮时它将把海滩淹没。

  夜晚,雪无声地停了,正像它悄无声息地来到人间;心上的潮水退去了,正像它不由自主地浸漫过那炙热的沙滩:潮水的回音消失了,正如它带着悲哀和思念涌来。

  只有你的身影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正像它在生命中留下的足迹。

  明天会是怎样?我打开门,昏暗的路灯在雪地上投下银白的光,映着我的记忆。

  大地还是那样沉寂,远远地飘来一声问候,在灯光下,有雪后的清风伴着。

  终于迎来了冬季的第一场雪【3】

  现在已是隆冬时节,气温一直居高不下,让那些科学巨匠“今年是多少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季”的预言给了一个很响的耳光。

  六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最旱的冬天啊,已经九十多天没有雨水的踪影!

  这几日冷空气活动起来了,导致气候变化无常。

  气象台预报近期内会有一股强冷空气大举南下,受此影响除气温会大幅度下降外,还将伴随着大雨大风天气。

  如果温度降落过于迅速还会出现雨夹雪的情况。

  听到可能要下雪的消息,我也没有过多的惊喜,无数次的盼望,多少回的失望,年年祈盼,年年落空,让我已能平心静气地面对一切。

  昨晚,阴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渐渐地冬雨越来越密,越下越大,由如丝的小雨变成了如珍珠粒般的中雨,等到晚上下班之时已然成了倾盆大雨。

  我穿着雨披,推着车子冲进了暴雨编织的无边雨幕之中。

  天空如漏了一般,雨水如注不停地往下倒,再加上呼啸的大风做帮凶,小小的、薄薄的雨衣根本就遮挡不住狂风骤雨的袭击,我骑着车迎着凄冷的雨小心谨慎地行驶着,一颗颗冰凉的雨滴顺着脖颈处的空隙慢慢地溜入衣服内层,一滴挨着一滴,轻轻地滑过咽喉,经过胸前温暖的肌肤,最后缓缓地渗入到内衣里,不一会衣服就湿了一大片。

  冷与热的交织,凉与温的混合,冰与暖的综合,一种全新的体验,一种别样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松开一只手去抓紧领口,妄图阻止雨滴的继续入侵,可是很快我就知道这样做是徒劳的,风雨作用下,雨水是无孔不入,没法控制的,这时由于路太滑车子一歪险些摔倒,我立刻放弃了阻断雨珠的做法,双手握紧手把,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地骑车,不再去理会衣服是否潮湿了。

  雨,继续下着,马路上污水横流,处处是积水。

  天上雨在飞,地下车在飘。

  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今天竟然用了近四十分钟,当我平安到家时,浑身上下已无一处是干燥的,从上到下滴着水,感觉寒冷入骨,寒风吹来,我瑟瑟发抖,直打喷嚏。

  将车停好就冲进家门收拾衣服洗澡,热水的浸泡驱散了体内积聚的寒气,周身方才有了一丝的暖意。

  本来今晚要送儿子去上补习班的,但天气如此恶劣,出于安全考虑,[“安全重于一切”嘛],我放弃了,最终屈服于风雨的淫威下。

  今天早晨,天终于止住了哭泣。

  天空依然灰蒙蒙的,显得阴暗不定,气温也略有下降,有寒意。

  天气预报所说的大雨已然兑现,降温也明显,只是雪没有如期而至。

  傍晚时分,小雨又在天空中随意飘舞了。

  沉浸在美妙世界中的我,突然听到窗外有异样的声响,那样轻微,那么柔和。

  虽然无声无息,尽管蹑手蹑脚,但我仍然感觉到了,我的心快速地跳动了一下,有种强烈的预感: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不由地又想起家乡的雪夜。

  每到下雪前乌云总是压得很低,天阴的很沉,万物都变得鸦雀无声,四处静的令人窒息。

  这时候最让人留恋的就是那温暖的被窝,于是劳碌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地躺到床上,在一片静谧中安然入梦。

  我直起了身子,透过窗帘的缝隙努力向外眺望。

  窗外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隐约间似乎有许多小白点闪过。

  我心里一阵狂喜,看看钟表,时间是元月日零晨。

  这一刻南京迎来了年的第一片雪花。

  因为怕冷,我没有起身。

  只是卧床静观雪飘,聆听雪落。

  这场雪姗姗来迟,来的很不容易,甚至于有些拖拖拉拉,它经历了半个冬季的企盼,它经过了两天雨夹雪的铺垫才翩然而至。

  灵动的雪花终于在天空中飘起了,起初花瓣较小,渐渐的,雪越下越大,零零星星的雪点,变成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顷刻间就为大地披上了银装;晶莹剔透的雪花迎着寒风跳起了优美的舞蹈——天女散花,刹那间,就将南京城装扮得一片银白。

  久违的大雪,在整个城市里肆意扩张着自己的势力,在天地间倾情演绎着经典的一幕——天鹅湖。

  白雪皑皑、玉树琼枝,嘎吱作响的路面,让南京城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天地。

  雨雪将空气中飘荡的浮尘、灰霾洗涤的干干净净。

  雾霾困扰中的灰蒙蒙的天气,一下子被驱逐出境,取而代之的是碧空万里。

  由于地表温度高,雪花降落到地面瞬即就消融化作了冰水。

  只有屋顶、树梢、背阴地等处积攒了厚厚的一层雪。

  周日清晨,我拿着相机,顶着雪花,和爱人跑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抢拍雪景。

  省委大院内有一片低洼地,地底下是一座车库,车库的上面栽种着成片的、生长茂密的桔子林,这里比较静幽,隐蔽,鲜为人知。

  我和爱人慢慢地穿越树林和灌木丛,踩着铺满白雪的落叶,拽着树枝,小心翼翼地沿陡坡缓缓走向盆地。

  到达谷底后站定放眼望去,平整的雪地犹如一块松软的天然地毯,让人产生一种想躺上去的冲动;墨绿的桔子树枝上戴着漂亮的雪帽,在白雪的映衬下愈发地精神,远处隐隐绰绰的景致全部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下雪天,最开心的要属孩子们了。

  波波兴奋地和小伙伴们在空旷的雪原中,高兴地大喊大叫,回声在天空中盘旋,他们在雪地中来回地奔跑着,相互地追逐着,留下一串串歪歪斜斜的脚印。

  孩子们时而堆雪人,时而打雪仗,时而捉迷藏,玩的不亦乐乎,揉成团的雪弹在头顶上来回穿梭。

  孩子们的小脸、小手都冻得通红,但他们全然不顾,忘我的嬉戏着;孩子们的衣服上、头顶上都落着雪,变成一个个鲜活的小雪人,但他们完全不知,尽情的玩耍着!

  看着玩的开心的孩子们,我的思绪不知不觉地又飘回了故乡,飞到了家乡那被白雪覆盖着的一望无垠的田野,来到了故乡熟悉的四合院和那饱经沧桑、见证我成长的老屋前。

  从在雪地中打滚的波波身上,仿^***看到了儿时的我,又忆起那无忧无虑、难忘的童年时光。

  看着如糖的白雪,望着那如银蝶般飞跃的雪花,我也忍不住蹲下身,用手捧起一捧仔细端详,冷的雪在热的手心里一点一点地融化,最后只剩几滴水珠在手心里滚动着。

  顾不上手冷,我堆起了雪人,正玩的起劲,捏的开心,突然听见爱人喊我,我抬起头来答应着,“喀擦”一声,留下了一张笑魇如花的影像:穿红衣、满脸灿烂笑容的我正蹲在雪地上双手捧雪造雪人。

  南方的雪潮湿,不像北方的雪那么干燥,存留的时间非常短,这边下着那边化着。

  看着久违的雪,望着厚的雪地,不管衣服是否会湿了,我轻轻地躺倒在雪地上,重温了一回儿时的快乐,过了把瘾。

  我来回地走动着,闪光灯不停地亮,不断按着快门,用数码相机把一处处雪景一一定格,将一个个精彩的瞬间化为永恒,作为珍贵的记忆永远收藏。

  每到冬季我就非常怀念故乡的雪,有着很深的爱雪、恋雪情结。

  儿时最喜欢下雪天,因为可以在冰雪的天地里尽性地玩雪、滑冰,可以与雪零距离接触。

  那时对别人踩出的小路不屑一顾,喜欢故意走在有雪的地方,把雪地鞋打得湿乎乎的;还有意的跌倒,趁机在雪地中打个滚,大笑着爬起来时浑身沾满了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