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母爱的散文文章

随笔 时间:2018-04-24 我要投稿

  关于母爱的散文文章有很多,其中不乏有一些经典的。下面小编与你分享的几篇关于母爱的散文,希望你喜欢。

关于母爱的散文文章

  关于母爱的散文【1】

  母亲的工作

  曾经看过一篇关于母亲的“工资”的文章,文章记述了著名的“埃德尔曼财经服务组织”经过缜密思索、计算与评估,得出的结论:若将母亲所做的各项工作改为出钱聘人代劳,那么,子女一年所付的工钱高达63。

  5万美元。

  这就是说,母亲的工资额足以与大公司的总裁相比。

  其实,哪怕像美国作家克里腾登所说的六万美金,也没有多少子女可以支付得起。

  母亲是一项工作,一项任劳任怨而又不图回报的工作。

  母爱是一种细节,只要留心它无处不在:清早一杯香浓的牛奶是母爱,冬天一件温暖的大衣是母爱,伤心时的一个微笑是母爱,出门前的一句叮咛是母爱……

  母亲们用毕生的爱和热情去做这些工作,乐此不疲。

  而我们,却往往忽略了这些工作的艰辛,只是对辛苦劳作的母亲报以漫不经心的一瞥。

  对我来说,母亲是温柔的,也是严厉的。

  当我生病时,总是妈妈照顾我,为我端来一杯温热的水,为我掖掖蹬乱的被。

  当天气变凉时,总是妈妈不住地提醒我多穿衣服,小心着凉生病。

  当我考试成绩不理想时,总是母妈妈细心安慰我:“没关系,还有下一次。”

  这时候的妈妈,是温柔的。

  当我犯了错误时,妈妈总是严厉地训斥我,让我低头认错,悔过自新。

  当我因贪玩而误了学习时,妈妈总是气愤地将我拉到一旁,看着我写完作业。

  这时候的妈妈,是严厉的。

  妈妈的温柔,让我一次次感受到温暖;妈妈的严厉,让我渐渐地明辨是非,养成良好的习惯。

  妈妈是我人生的第一位导师,也是伴我快乐成长的贴心朋友。

  所以我说:母爱是春夜的小雨,轻轻的来,悄悄地去,润物细无声;母爱是三月的阳光,静静地奉献,默默地付出,虽轻如鸿毛,却又重如泰山。

  假若你是一只航船,母亲就是温馨的港湾;假若你是一只风筝,母亲就是轻巧的线轴。

  母亲是一项最伟大的工作,永远被人歌颂,永远被人礼赞……

  关于母爱的散文【2】

  母亲的心

  叶倾城

  朋友告诉我:她的外婆老年痴呆了。

  外婆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老伴只好睡到客厅去。

  然后外婆有一天出了门就不见踪迹,最后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才终于将她找回,原来外婆一心一意要找她童年时代的家,怎么也不肯承认现在的家跟她有任何关系。

  哄着骗着,好不容易说服外婆留下来,外婆却又忘了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外甥外甥女们,以为他们是一群野孩子,来抢她的食物,她用拐杖打他们,一手护住自己的饭碗:"走开走开,不许吃我的饭。

  "弄得全家人都哭笑不得。

  幸亏外婆还认得一个人--朋友的母亲,记得她是自己的女儿。

  每次看到她,脸上都会露出笑容,叫她:"毛毛,毛毛。

  "黄昏的时候搬个凳子坐在楼下,唠叨着:"毛毛怎么还不放学呢?"--连毛毛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

  家人吃准了外婆的这一点,以后她再要说回自己的家,就恫吓她:"再闹,毛毛就不要你了。

  "外婆就会立刻安静下来。

  有一年国庆节,来了远客,朋友的母亲亲自下厨烹制家宴,招待客人。

  饭桌上外婆又有了极为怪异的行动。

  每当一盘菜上桌,外婆都会警觉地向四面窥探,鬼鬼祟祟地,仿佛是一个准备偷糖的小孩。

  终于判断没有人注意她,外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挟上一大筷子菜,大大方方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宾主皆大惊失色,却又彼此都装着没看见,只有外婆自己,仿佛认定自己干得非常巧妙隐秘,露出欢畅的笑容。

  那顿饭吃得……实在是有些艰难。

  上完最后--道菜,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的朋友的母亲,才从厨房里出来,一边问客人"吃好了没有",一边随手从盘子里拣些剩菜吃。

  这时,外婆一下子弹了起来,-把抓住女儿的手,用力拽她,女儿莫名其妙,只好跟着她起身。

  外婆一路把女儿拉到门口,警惕地用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就在口袋里掏啊掏,笑嘻嘻地把刚才藏在里面的菜捧了出来,往女儿手里一塞:"毛毛,我特意给你留的,你吃呀,你吃呀。"

  女儿双手捧着那一堆各种各样、混成一团、被挤压得不成形的菜,好久,才愣愣地抬起头,看见母亲的笑脸,她突然哭了。

  疾病切断了外婆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让她遗忘了生命中的-一切关联,一切亲爱的人,而唯一不能割断的,是母女的血缘,她的灵魂已经在疾病的侵蚀下慢慢地死去,然而永远不肯死去的,是那一颗母亲的心。

  关于母爱的散文【3】

  牵着母亲过马路

  周末下午偕妻儿回家,年近花甲的母亲喜不自禁,一定要上街买点好菜招待我们。

  母亲说:“你们回来,妈给你们煮饭,不是受累,是高兴呀!”我便说:“我陪你去吧!”母

  亲乐呵呵地说:“好,好,你去,你说买啥,妈就买啥。”

  到菜场需要走一段人行道,再横穿一条马路。

  正是下班时间,大街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的人群匆匆而行。

  年龄大了,母亲的双腿显得很不灵便。

  她提着菜篮,挨着我边走边谈些家长里短,我宽容地耐心地听她诉说。

  儿女们还能不听?

  穿过马路,就是菜场了。

  母亲突然停了下来,她把菜篮挎在臂弯,腾出右手,向我伸来……

  一刹那间,我的心灵震颤起来: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动作呀!

  上小学时,我每天都要穿过一条马路才能到学校。

  母亲那时在包装厂上班。

  学校在城东,厂在城西,母亲担心我出事;每天都要送我,一直把我送过公路才折身回去上班。

  横穿马路时,她总是向我伸出右手,把我的小手握在她掌心,牵着走到公路对面。

  然后低下身子,一遍遍地叮嘱:“有车来就别过马路”,“过马路要跟着别人一起过”……

  2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小手已长成一双男子汉的大手,昔日的泥石公路已改进成混凝土路,昔日年轻的母亲已经皱纹满面,手指枯瘦,但她牵手的动作依然如此娴熟。

  她一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这些都被她掠头发一样一一掠散,但永远也抹不去爱子的情肠。

  我没有把手递过去,而是伸出一只手从她臂弯上取下篮子,提在手上,另一只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小时候,每逢过马路都是你牵我,今天过马路,让我牵你吧!”

  母亲的眼里闪过惊喜,笑容荡漾开来,像一个老农面对丰收的农田,像一个渔民提着沉甸甸的鱼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