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爆发的叙事性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4-24 我要投稿

  阳光下的藤椅【1】

  “吱咯,吱咯”,一阵熟悉的响声飘入耳鼓,我知道姥爷一定又躺在藤椅上欣赏那些花了。

  八十出头的姥爷,身材枯瘦枯瘦的,腰板却还挺得直。

  头发已经花白了,山中老藤似的皱纹爬满了脸颊,姥爷常常感叹,“岁月不留人哪!”

情感爆发的叙事性散文

  我一直有点畏惧姥爷。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弄折了他的花,姥爷大发雷霆,竟然当着爸爸的面,拿扫帚打了我一顿。

  后来,姥爷提起这事儿,那时,他也是坐在藤椅上,眯着双眼,轻轻说道:“这些花可都是有感情的,它们陪我好多年了。

  现在我没事的时候,给它们浇点水,翻翻土,看它们有没有开花,我的心情就很好了。

  ”姥爷似乎在自言自语,可他平静的口吻和阳光下安详的面容,着实让我愧疚了好一阵呢!

  姥爷不是很爱说话,闲暇的时候,除了摆弄那些花,就是戴上那副老花镜,翻翻破旧的辞海。

  小时候,我有不知道的词呀、典故呀、人物呀,只要跟姥爷说一声,他就会戴上他的老花眼睛,翻开厚重的辞海,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时,在我的眼里,姥爷仿佛就是一本厚厚的辞海,无所不知。

  当然,尤其让我对姥爷心生敬畏的是姥爷的一身正气。

  姥爷以前是财务科的科长,这是多么令人眼红的位置啊,可是姥爷一直两袖清风,只管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他的傻,成为同事私下的笑料,连姥姥、小姨们也怨姥爷老实。

  可姥爷很坦然,“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夜半鬼叫门。

  什么叫心底无私天地宽啦!就我这样的。

  ”姥爷说完,还重重地拍拍胸脯。

  我一天天地长大,姥爷却在一天天地老去。

  可我对姥爷那种畏惧依然存在。

  我想,这不是别的,正是被他内在的威严所折服,正气所感染的缘故吧!然而不管怎样,他终究是那个坐在藤椅上的慈祥老人,是疼爱我的姥爷。

  午后的阳光温柔地洒在藤椅上,那些花儿在空气中摇曳,我看到姥爷脸上浮着满足的笑意。

  这个画面在我的记忆中定格。

情感爆发的叙事性散文

  如何写好叙事散文【2】

  散文重在抒情,也贵在抒情。

  因此,如果是写人叙事,则要借事写出自己对某人的深深眷念或者对曾经岁月的悠悠情怀;如果是写景状物,则要托物抒发个人对生活或者人生的感悟。

  真情实感,散文之魂。

  那么,散文中的“事”是如何呈现的呢?一般以两种形式呈现:1.不是牵动社会神经的大事,而是日常生活中的丝丝小事,或曰琐事;2.即使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较为完整的一件事,也不是像写记叙文那样将事件的起因、过程、结果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往往只撷取其中的一个或两个片段。

  但是,我们在写这些琐事或片段时,又一定要流泻一片真心、倾注一段真情:或尊师爱长,心绪奔腾;或恸亲伤逝,悲痛难抑;或遭逢困厄,郁愤难平;或怀乡思人,婉转缠绵。

  如果能将这些琐事或片段用情感的线索巧妙地组合起来的话,那就是韵味深长的散文,此之谓“一粒沙里看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

  如何让情感融入散文呢?首先,面对题目,我们要搜寻自己生活中有关的人物、事件乃至画面;接着,用心过滤出其中的情感因子,即曾经使你的心弦颤动过的某一个点;最后,把这样的点点滴滴串连起来,用形象生动的文字表现出来,让字里行间溢满绵绵情意和幽幽诗意。

  当然,在对琐事或片段的叙述中,为了增加散文的情感底蕴,也要适当运用一些写作技巧:

  画面神化。

  在写人叙事散文的写作中,为了增加抒情性、文学性,往往要适当地来一点写景状物,模山范水,这就有了画面描写;而散文的画面如果没有飘逸神韵诗意的话,那就是“死”画面。

  试想,杜甫如果不是孤独悲秋,笔下就不会出现“萧萧”的“无边落木”;李清照如果不是“凄凄惨惨戚戚”,就不会绘出“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图景。

  因此,“画面神化”就是美景丽物与神韵诗意的融合。

  其神韵,是感人的情趣;其诗意,是灵动的文字。

  那么,如何使画面神化呢?概言之,即绘声绘色,描情摹态。

  具体言之,除了要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闻之外,还要运用“想象掘进”法。

  一般来说,在开始生成画面时,也需要想象、联想等思维活动,但那指的是生成现实之景;而作为写景状物的散文,还要在现实景物之上加一点想象之景,而且这个想象的层次还要尽可能逐步掘进,使散文的神韵诗意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地体现出来。

  下面举一习作《生如葱兰》中的一段话为例:

  葱兰的颜色是如此的洁白,没有浓墨重彩的渲染,只是纯粹的白。

  白得无畏无惧、肆无忌惮,纯粹得叫人嫉妒。

  她的花瓣是如此舒展,毫无保留地露出她金黄色的花蕊——像是一颗炽热的心。

  那滚烫的金黄啊,我真怕会溅出来。

  而她的花柱高高地立起,卑而不微,纤而不弱。

  从侧面看去,她则呈现一种拥抱的姿态——张开双臂企图把蓝天拥在怀里。

  这一段话写了葱兰的颜色、花瓣和花柱三个方面,这是现实之景的主线。

  但作者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对景物主线的感知上,而是借助想象不断延伸。

  例如作者写了葱兰的“金黄色的花蕊”,接着说“像是一颗炽热的心”,这就是展开的浅层想象;“那滚烫的金黄啊,我真怕会溅出来”,这是更深层次的想象,因为它完全是建立在一个想象“炽热”之上的。

  由于有了这两个层次的逐步掘进,作者对葱兰的礼赞向往的神韵就飘逸而出了。

  可见,“画面神化”可以让画面既充满动感,又溢满人情,从而见出内情与万物相生、心声与天籁交融的韵致,此之谓“体物赋情”,“形神兼备”。

情感爆发的叙事性散文

  如何写叙事性散文【3】

  记叙性散文应注意的两点 一要选择典型且富有生活气息,但一定不能照抄生活,要有丰富合理的联想 与想象。

  尤其是在写一些历史故事,要有“目击”现场的能力,学会运用丰富的联想与想象再现当时的历史 场景,甚至可以选择与历史人物直接对话的方式来增强文章的生动性、可读性。

  如 2002 年满分作文《昭 君的选择》 ,小作者大胆发挥丰富的想象与联想,再现了昭君在和亲前

  后的动作行为以及心理流程,尤其是 有一段描写她解救飞蛾脱离火海的细节,既鲜活可感又寓意深刻让人击节: 迷茫的灯光下,一只单薄的幼 蛾一头栽在作响的灯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

  昭君拔下玉钗,挑弄灯芯,试图将蛾儿救出来。

  就 在这时,传来和亲的消息。

  像春日里的第一声惊雷,在死一般的后宫炸开了。

  “啪”,玉钗落地,断为两截, 昭君的手剧烈地颤抖着。

  处于生死之交的蛾儿在飘转的火焰中狂乱地挣扎着,终于,像离弦的箭一般,冲 出火海。

  烈焰吞噬了她粉嫩的外衣,却没有压垮她不屈的心灵。

  在生之涯,死之角,幼小的心灵发出对生 的呼唤,爆发出无穷的力量,让她从压迫、死亡中振翅飞出。

  昭君震惊了,若有所思地看着蛾儿,看着她 越飞越远,飞出围墙,飞出重重封锁,飞向遥远的自己的天地。

  二是要准确地捕捉事物的细部特征,同时 要学会力求用简约生动的笔触去勾勒、描摹,给读者留下鲜明突出的印象。

  描写分两种:一类是白描,一 类是细描。

  白描是一种简洁朴素、不加渲染的描写方法,而细描则要求笔法工整,描绘细腻。

  如果说白描 相当于中国画中的写意,那么细描更像是中国画中的工笔,但对于高考作文 800 字的篇幅来讲不论运用哪 一类,都应尽量简洁、干净,一般不会是浓墨重彩,关键在于抓住细节的精神。

  如 2004 年广东高考满分 作文《爱在心口难开》 :父亲节这天,自己在朋友的鼓励下为性情暴躁、经常打骂自己的父亲送了“一瓶二 锅头和一盒包装精美的皮带”,父子俩对饮微醺,儿子一句“爸爸,我……我……我爱你……”打破了两代人 的隔膜,沟通了心灵,化解了情感障碍,此时,内敛的父亲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他拿起酒杯,仰头猛地 一倒,眼睛闪闪的,红了。

  他慌忙掩饰道:?这酒……这酒太烈了……?”这一个精彩的细节寥寥数笔却将父 亲的难以言表的激动表现得淋漓尽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