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雪 关于散文白鹭

随笔 时间:2018-04-25 我要投稿

  晨晖的救赎【1】

  初晨,你邀着金灿灿的光,骄傲地爬过山脉。

  露出一张红彤彤的脸,温婉地向宇内撒下希望。

  看,天际的倦云,接收了你热情的红;

  沟壑的山谷之间,你建筑了五彩的弧梁;

散文白鹭

  败草丛中,低愚的飞禽走兽祈仰着,歌唱着。

  我欣然地钻出腐朽的被窝,站在门外。

  你刺痛了我婆娑的睡眼;

  我睡眼瞻仰你爱的光辉。

  猥琐,虚妄,俗欲,庸烦,懒逸,市侩;

  在我的身心里,在你的剿灭下,无处遁形。

  我转个身,让你晒晒我背上的虱子,

  你站在峰梢,让我颂颂你的德。

  美文

  虱子带着你的德走上灭亡,

  你的德指引着虱子慷慨赴死。

  瞬间心头的繁杂浮尘被滤去,

  正好用作虱子坟前的基土。

  一片澄清,一片清明。

  一堆浑浊,一堆蒙沌。

  你来救赎了我的心,

  我去活出明天的光美给你看。

散文白鹭

  执着【2】

  失意时、难过时、受挫想要放弃时;当凡尘的尘垢、喧嚣、纷扰不断侵扰心灵时;当自身的淫欲、嗔怒、贪婪侵蚀本我纯朴、清净、灵明的心性时;翻开《薄伽梵歌》安静的读这几句话,总能够感受到一切的悲伤和欢愉都变成世间不起眼的一粒尘埃,其重量轻得可以忽略,并且会反身思考而嘲笑自己当初的执着。

  很多人都说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不论发生的什么事情,只要是我看见了,或者是我想到了,我总是能够有所感触。

  其实,我知道这就是执着的过错。

  因为太过执着一些事情,因为太过的看重;所以在一些事情、事物中总是往所执着的方向靠拢。

  很多时候我也在书中寻找着心灵和灵魂的寄托,将自己的执着放进书页上,随着书中故事的流逝,我想我的执着也会有些减少;最后我悲伤的发现,那完全是自我的欺骗,只是自己内心的暗示而已;执着真实的存在着并且仍在不断的累积增多。

  只是对于执着的看法在不断的变换。

  后来才知道那只是同一个人换了不同的面具的存在而已。

  执着就像是迷人的药。

  如何才能让自己清醒而不是沉浸在迷幻中,这就像是走迷宫。

  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高大;才能够越过迷宫的高度看清整个人生所要走的路,并且坚定的走下去。

  执着的枷锁也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够解除。

  《薄伽梵歌》中的那一段运用极其夸张的手法来赞扬本我的伟大,终其目的都是为了让我们重视自身的价值,并且发挥自己其独特的生命个体的优势,让短暂的人生在永恒的时间和空间里似太阳一般的存在;短暂的只是肉身的空壳,无穷的智慧将会在历史的长河里亘古长存!

散文白鹭

  思念漫延的季节心也开始发疼【3】

  从那天在雨中看到那家受伤流浪狗开始,每天晚上8点我都会准时出门给它们带点东西,今天依旧如此,进入1月份以来,整座小城随着天气一点点的冷清下去。

  刚出门就被刺骨的冷风推了回来,于是我找了件大衣准备再次出门,刚到门口想了想又转了回厨房把准备给它们送去的食物放火上热一热在换了个保暖瓶才出门。

  今夜的街上比我想象的还冷,刚开始以为是刚出门而感到不适应的原因,但越走越冷的我开始担心保温瓶是否能抵挡住冷气的侵蚀,转头看了看还没走出多路还很长,索性把保暖瓶放在胸口用大衣包起来顶着北风继续往前走。

  远远的看见四个瘦小的身影,它们还是老样子,三只小的蹲在前面,后面的大家伙为它们三守住后方的安全,让那些无聊的人无法从背后袭击到小家伙,见我到来都使劲的摇着尾巴。

  习惯性的放下食物我就走到一边,它总会让三个孩子先吃,等孩子吃完再一旁打闹的时候才迅速把盘子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又吆喝孩子站成一排送我离开,往常我都会很迅速的收好盘子并说一句,“我明天准时来”。

  但今天的我一直在一旁抽烟,它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异样,都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起没出声。

  点燃第三支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掐灭烟头丢进垃圾桶走过去收好盘子对它们说,“我该走了,以后我都不会在来了,希望这里还会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它们似乎听懂了我说的话,一直静静的蹲坐在哪儿,我则起身往回走,等我走到街头的时候转过身来还看见四个瘦小的身影,心也随着疼了一下,但想了想该离开的总要离开并向它们挥了挥手转回身走进另一条更黑更长的巷子。

  回到小屋,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9点45分,行李已经收拾好,觉得无所事事,想看看在这座小城里还有没有我该道别却没道别的人,于是拿起手机却发现有10个未接电话,有3个是母亲打来了,2个是她打来的,1个是房东打来的,剩下的是这里同事打来了。

  先回了同事的电话,跟他们道别,然后给房东回电话,房东是个老两口,孩子都在外地,他们说,既然要走明早一起吃个饭吧,我很感谢他们,他们总让我想起父母。

  然后给母亲回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的温暖,即便那些话她说过不止上百次,但我还是细心的听着并在回复她的时候尽量不让他当心,其实我猜得到母亲想说什么,但是她总怕说出来之后失望所以每次她都会尽量的用其他的话语把那句话隐藏得紧紧的,听着母亲说话的我忽然间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母亲听不到我这边的声音,她急忙叫起我的小名,把我从自己的意识中拉了回来,我顿了顿说,“妈,我今年想回家。

  ”母亲听到后,带着笑意说,“好、好,我们等你回来,回来多看看家也好,你爸也挺想你的,不过路上要注意安全。

  那你先去忙吧,我就不耽误你了。

  ”在电话要挂断的一刻,我还听到那边母亲对父亲说的话——儿子要回家过年咯,快点准备……。

  刚合上电话,电话又想起,拿起一看,是她的,我在犹豫接还是不接,因为给不了她所要的,我之所以选择远离,想了想,都半年了是该好好说清楚,电话接通后,我先说了声对不起,她没说话,听到那边低低的哭声,我接着说,“你还好吗?”因为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用这句话搪塞。

  她带着哭腔说,“这半年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半年,你知道我过得有多苦吗?”我说,“嗯,对不起,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也承受不起你的爱,所以我悄悄的离开,想让你没有任何我离开的感觉。

  ”她接着说,“你知道吗,从习惯到不习惯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现在才知道没有你在的地方我是多么的不习惯,心都被这不习惯的感觉掏空了,我知道是我不好,太任性,这半年来我想了好多,也改变了很多。

  ”我接过她的话,“嗯,很好,等你变得更好的时候会有更好的人出现在你面前的。

  ”他在那边哭了,哭得很伤心,我不善于安慰别人,尤其是哭的女人,只有静静的听着她哭并在想若是我真的伤她很深是不是她就会彻底的恨上我从而忘记我的存在。

  她哭了好久才缓过神来接着说,“你说过要带我去你们家乡看海棠的,现在海棠快开了,我会等你回来的,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我希望她能实现,很晚了,你不用管我,反正我会等你回来的,我会听你以前说的话的。

  ”这回反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原先准备好的话在开口时却变得没了声音,她接着说,“等你回来我会变得更好,我会一直等你!”说完她挂了电话留我在这里陷入沉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