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优美散文摘抄

随笔 时间:2018-04-25 我要投稿

  清明,是一个诗的节日,古今有多少文人墨客吟咏歌赋,留下了不朽的诗篇。朋友们,这是清明节优美散文摘抄,欢迎大家阅读品鉴!

  写在清明节【1】

  清明时节雨,心中一何伤。

  怅望北山陲,眼神露凄凉。

  天空阴沉着脸象要哭,终于忍不住洒下几滴珠泪溅落地上。

  我心里祈祷:别这么快就让雨泥泞了归乡的路。

  因为第二天是难得的月休,我将回家祭扫父母坟。

  天使在夜里,还是哭了,时而呜咽,时而放声,泪珠飘洒到雨棚上,滴落在我心里。

  春雷怕雨孤独,奏乐跟随;风怕雨寂寞,如影相伴;天使怕我难过,让风雨敲打玻窗安慰。

  思念在清明潮湿的空气里苏醒,我父母的家呀,人去楼空,房屋易主。

  第二天早上,我以风为橹,摇回故乡,在如烟如雾的苍穹里穿行。

  山色空蒙雨如烟,丝丝缕缕,飘飘洒洒地漫天飞舞,笼罩着树,树难受,极力扭动;亲近了草,草瞪眼,摆动着小脑袋;湿润着花,花生气,香消玉殒。

  十里青山,一溪流水,曲径人稀,密林深处,啼鸟声声。

  盎然生机丰满着我枯瘦的目光,清脆蛙鸣奏响我归乡的心曲。

  来到父母荒冢前,拔去杂草,摆好祭品,点燃香烛,焚烧纸钱。

  鞭炮鸣响时,我感觉到父母健在时的热闹与温馨,香火弥漫中,父母的身影隐约在烟雾与酒杯间来了又飘散。

  我跪在坟前,手抚黄土,阴阳千古憾,无力托东风,一种呼唤超越时空。

  那深卧墓穴的亲情总在眼前闪现。

  父亲健在时,家是温暖的。

  不管严寒酷暑,父亲总让家人围坐桌前就餐,不管冬去春来,父亲总会用故事教我做人的道理。

  当我读课文时,父亲会接上几句,当我编席时,父亲会指点一二,当我干农活时,父亲会示范些许。

  有父亲在身边,心里踏实而温馨,虽然有时也害怕他的严厉,那是我借作业的机会抄歌,在劳动的间隙偷懒。

  在我心里,父亲是知书达理型,母亲是无理取闹型;父亲是疼我的,母亲是厌我的。

  我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母亲的出气对象,虽然这样,父亲还是常打我,母亲也怕我夭折。

  我记得幼年放牛割草时不小心跌落到水田里,浑身是泥,居然没淹死,到了傍晚,母亲拿着撮箕到我摔倒的田里边捞边扯着嗓门喊:“妹崽回来没有?”,家人在院坝里大声应答:“回来了”。

  当时我好生奇怪,后来才明白那是为我招魂。

  现在我想,如果这样能唤回父母的魂灵,即使如杜鹃啼血也在所不辞。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一任泪雨纷飞的红烛痛彻心扉,风吹纸钱化蝶飞。

  我咀嚼一个个故事成为精神上的慰藉,“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只好让思念化作袅袅青烟,随风飘去。

  面对黄土,我以想象结束彼此之间的距离。

  清明时节,雨也纷纷,泪也纷纷。

  清明时节,思也悠悠,念也悠悠。

  诗意清明【2】

  清明,是一个诗的节日,古今有多少文人墨客吟咏歌赋,留下了不朽的诗篇。

  每年的这个时节,正是春光明媚、万象更新的日子,人们纷纷走出家门,祭祖、踏青,在这忧伤与欢乐并存的日子里,感受清明节悠远的诗意。

  江南春早,如织的缠绵细雨,暖中略带着寒意。

  行人衣衫漉漉,头面尽湿,心中几许惆怅,几多凄凉,恹恹魂欲断!欲寻酒家,饮几杯暖酒,歇了这一路的疲惫,浇一浇思亲的愁绪。

  远处传来牧童那悠扬笛声,在雨中时隐时现。

  诗人上前且问何处沽酒?牧童短笛遥指“长堤十里,灿若红霞;平野三春,纷如绛雪”的杏花村。

  遥见杏林丛中飘点着酒帘,一阵酒香也随著斜风细雨传来,不由得举步前往那柳暗花明的去处,举杯三两盏,一醉解千愁!晚唐诗人杜牧的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意境空灵,婉转动人。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西湖堤岸,春风拂面,杨柳依依,梨花一枝春带雨,惹得游人不忍归。

  祭祖归来,于山野村间,正值草长莺飞,结伴同游于青山绿水之间,把酒纵歌,尽情抒怀。

  游人如织,惊得流莺纷纷飞向那白云深处,直到日落西山,笙歌渐消,游人散尽,才陆续归巢。

  宋代吴惟信的这首《苏真堤清明即事》文情并茂地展现了一幅如此生动迷人的游春画卷。

  “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

  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

  ”春风吹着杨柳,丝丝缕缕如雾如烟。

  蜂蝶恋花,暗香盈袖,树荫花影摇曳多姿,描绘不尽的清明二月天,良辰美景不虚设。

  春日的郊外,秋千翩飞,二八女郎笑声清脆,回旋山野,裙裾飘飘,似仙女下凡,更增添了几分撩人的春色!又是一幅春天的迷人画卷!

  “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正值清明时节,又是一年春草绿。

  在乌啼鹊噪的郊外,荒冢林立,芳草萋萋。

  逝者已矣,生者何堪!跪倒墓前,焚一柱香,虔诚的诉说哀思。

  风吹得纸钱在空中乱舞,洁白的梨花、海棠花映着白杨树在墓前依然灿烂如昔。

  故人音容笑貌还在眼前,如今却阴阳相隔,怎不叫人唏嘘感叹!风凄凄、雨潇潇,更添心中凄凉。

  暮色苍茫中,凄凄然不忍离去!诗中写尽生离死别的伤痛与思念!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

  “春风重拂地,佳节倍思亲。

  ”祝福已逝的亲人们在天堂安好!

  清明时节泪纷纷【3】

  清明,坟前一缕青烟把父亲从悠远的天际接来。

  我随父亲飘进五彩缤纷、变幻莫测的时间隧道——

  热火朝天的大跃进场面,有一个小孩凄厉地呼喊:我饿!!那是我。

  父亲把稀粥似的四两米饭分一半给我,悄悄留下一半给我作午餐。

  父亲他们的碗里总是掺合着瓜瓜菜菜什么的。

  父亲分着饭,我也便渐渐长大。

  1970年我小学毕业,班主任刘承琪老师登门对我父亲说:“全县统考,你家公子得全公社第一。

  进中学后,望他更好地学习,长大为人民服务。

  ”我父亲第一次笑了。

  同班同学都去上中学,我没去。

  因家庭成分和社会关系使我无法上学读书。

  我下地和大人们在生产队一起劳动挣工分,一天只挣6分。

  次年,公社附设初中班,不论成分和社会关系,于是我便成了初中学生。

  但家里的经济却面临困境。

  我想退学,父亲严肃地说:读书要苦读,我们再困难也要供你毕业。

  大哥在修湘黔铁路,大姐出嫁,父母和二哥二姐起早贪黑抢工分。

  二哥还要负担买米重担。

  他经常摸黑从湖南偷偷买米回家。

  父亲省吃俭用,身上的血肉已实在不多,但他看到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优秀,心里总是乐滋滋的。

  1974年,学校邀请所有三好学生家长到学校座谈,我父亲还在会上发了言。

  他的发言有点文采,赢得了在座校领导和老师们的好评。

  我第二次看到父亲笑。

  笑着,他年轻了许多。

  初中毕业,学校为我们这类人升高中与否展开激烈的争论。

  教导主任坚持要收成绩优秀的学生,于是我又成了高中学生。

  我和父亲拐弯又走过一段艰辛的历程,转眼到了我高中毕业。

  1976年不能考大学,我就当民办教师,教初中。

  父亲有意无意在我娘面前夸我:要是在过去,我们家老三也算得上是个秀才了。

  我听后很受鼓舞。

  1977年恢复高考,因政审不合格,我又一次被拒之校门外。

  1978年改考师范。

  跨进了师范大门,对父亲来说,这无异于子已成龙。

  此时,二哥二姐也相继成家分居,父亲病体沉重,娘年迈体衰,经济无来源,我又一次面临失学的考验。

  后了解到在师范读书有助学金,这才使我有勇气入学。

  助学金便是我维持学业的唯一经济来源。

  师范期间,我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我把些微薄稿费用于购书,父亲带病看到我用稿费买给他看的《西游记》《红楼梦》《儒林外史》等书时高兴得不得了,脸上绽开了第三次笑容。

  1980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分到区中学我的母校任教。

  我终于熬出了头,父亲也油灯耗尽。

  我一参加工作,他便病卧在床支撑不住了。

  领第一个月的工资时,我首先给父亲买了顶御寒的绒帽,给娘买了双保暖的棉鞋。

  我携女友到家看望父母时,父母喜悦安慰之情溢于言表。

  我一边努力工作,一边却时时担心病魔缠身的老父会突然离我而去。

  终于有一天,噩耗传来,那是198  2年农历12月初九日,即我和妻结婚后不到两周的星期六。

  头天夜里,我梦见父亲变成一小孩笑眯眯地蹲在我家老屋后阳沟石板上,脸红红的。

  醒后我对妻说,今天是星期六,下午不上课你和我去看父母吧。

  贤惠的妻赞同。

  不料,在我上完第二节课时,堂弟就从25华里远的家赶到学校,说父亲不在了。

  我象被雷轰了一样。

  妻和堂弟一路上搀扶我回家。

  一进门,看到父亲躺在堂屋右边的梦床上,身上盖着被单,脸上盖着白纸。

  我跪上去,揭开白纸。

  父亲一脸慈祥。

  我悲痛欲绝,搂住父亲:“爸——我来了!您的三儿子来了!”

  我随父出了时间隧道,我来到父亲坟前。

  坟上草青青,坟前雨淅淅,坟前情依依。

  爸,您的血脉有了延续,四两米哺育的生命有了延续,您的真爱有了延续。

  您要儿做一名好老师的愿望已经实现。

  我为有慈祥真爱的爸骄傲一生,也将让我的儿孙们拥有这份骄傲。

  爸,而今,大学深造后的三儿子已更完美地站在高级中学那神圣的讲台上、站在您的面前:教学成绩多年超省超州;在国家和省级报刊发表了十多万字的教研论文和文学作品,其教学成绩和教学研究事迹登了报并载入《锦屏县志》,三儿为您圆了一个好梦。

  看着父亲在袅袅香烟中微笑着远去,我知道,父亲将在另一个世界里得到永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