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感恩的散文或美文

随笔 时间:2018-04-25 我要投稿

  什么爱,厚重而深沉;什么爱,细长而深远。什么爱,如泉水如泰山;什么爱 ,如天空如大海。

关于感恩的散文或美文

  关于感恩的散文或美文【1】

  我锁着母亲,锁着她半年了。

  我把她的白发和叨唠锁在了四楼。

  她趴在阳台边,像一棵半枯的藤蔓,在阳光里呼吸,在风雨里憔悴。

  她,在淡然地承接着岁月的眷顾。

  最让母亲不堪的,这座灰旧的小楼还不是我的家。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母亲常独自诉说。

  那时的母亲是孤独而忧郁的,她的叨唠里,最大的心结是走不回月下的故乡了。

  这是我工作的学校,现在也是母亲没有预计的旅店了。

  母亲常说,无事莫如三堂。

  三堂,就是学堂、庙堂、祠堂。

  年初,我连哄带骗、好说歹说,让母亲离开了她空巢的老家。

  短短几天,母亲便意兴萧索了。

  我知道,离巢的老人比老人空巢更加无助、冷清和落寞了。

  锁着母亲,其实是我最大的心殇。

  年前,要强的母亲、88岁的母亲,终于用一根拐杖走上了暮年。

  她是摔伤的,卧病一年后又奇迹般地站起来了。

  只是她迈上几步,两腿颤颤巍巍的,让一边看的人更加着急。

  刚开始,母亲在我房间里走走,坐坐。

  一次,母亲居然一个人走下了四楼。

  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坐在一丛石楠树下,她和一个老婆婆在大声地闲聊。

  两位耳背的老人,大多听不清对方讲的什么,但这不影响她们交谈,她们聊得那么的开心。

  可是有一回,我下班回家,母亲不见了。

  我找遍了整个校园,不见她的拐杖,也没听见那熟悉的叨唠声。

  我走出校门,看见母亲了。

  她坐在路边,正在揉着那条萎缩的腿脚。

  我很生气,大声地凶她:“谁叫你出来的?再摔一次怎么办?碰着车了怎么办?走丢了怎么办?”

  母亲怯怯地看着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唉,再不出来了。

  我就想看看这条路能走到哪里。

  ”我没听她细说,我一把驮起母亲。

  我直起身的一瞬,心里微微一疼。

  母亲是那么轻,好像我背着的是一片叶子,又像是我背着的小时候的女儿。

  我背着她,轻轻地,走过一片艳阳,走过学生的目光。

  这以后,母亲不出去而我上班时,我便锁着母亲了。

  锁着母亲的日子,我回家更勤了。

  我怕她摔倒了,怕她烫着了,更怕她年迈的孤独了。

  有次,我出门,母亲明明是坐着的,可我走出楼道,偶一回头,母亲趴在阳台上了,她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这种情形,小时候母亲送我上学、迎我回家是常见的,可这时候她的目光里多了一份依赖和不舍。

  母亲是听不见我的脚步声的,她一定在心里默数着我的步履,数着我走下四楼、三楼,再看我走出一楼的那一刻。

  我想母亲是老了,她能看见我一定是她最大的心安了。

  母亲眼睛不好,她的目光抵达不了远方,但她浑浊的目光总能锁住儿子的背影。

  即使人来人往,亲情这个坐标,母亲说什么也不会丢失的。

  阳光满天时,母亲喜欢看云,喜欢看落在阳台上的麻雀,喜欢看楼下忙碌的人影;下雨天,阳台上的母亲叨唠更多了,我想母亲此时更落寞,一定在回想着她青春的往事。

  每次上班,当我落锁的那一刻,母亲便走向了阳台,她会准时地守候在阳台边。

  她目送着我的离去,搜寻着我渐行渐远的轨迹。

  我狠心地,有时是快速地逃离楼外那块平地。

  当我走入石楠树下时,我闭着眼,静静地站一会,我轻轻地说:

  “母亲,我会很快回来的”

  关于感恩的散文或美文【2】

  悬崖边,沟壑旁,山脚下,常常生长着一些叫不出名的小草,他们身形矮小,叶子翠绿。

  他们或倔强地屹立在悬崖的缝隙里,或坚强地挺立在沟壑的背脊上,或顽强地匍匐在山脚的乱石中,那么的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多想跟小草聊聊心里话……

  于是——

  我问小草:你独自在悬崖边,孤独吗?

  小草微笑:孤独?世间有多少人比我孤独,虽然他们身处闹市,可心毫无寄托!我虽长在悬崖边,可我扎根大自然,装点大自然,给大自然点点绿色,我心里充实,我不孤独!

  我问小草:你趴在沟壑的背上,藏在沟壑的肚子里,委屈吗?

  小草微笑:沟壑的背是我的摇椅,肚子是我的床,春来我发芽,夏来我茂盛,秋来我泛黄,冬来我深眠。

  沟壑给我养分,也给我遮风挡雨,我感谢他,我不委屈!

  我问小草:你躺在山脚的乱石中,有时被人踩,有时被人“打”,有时被人连根拔起,害怕吗?

  小草微笑:害怕?人生在世间,无论是环境优越还是环境恶劣,都有被人伤害的可能,今天你打了我,明天我碰了你,天地之大,何处无摩擦?肉体的伤害咬咬牙过去了,那内心的伤害如何治愈?我长在自然中,汲取大自然给予的甘露,即便是死又如何?我不害怕!

  我问小草:同为自然的造物,你没有牡丹的高贵,没有茉莉的清香,没有玫瑰的妖娆,也没有兰花的珍贵,你嫉妒吗?

  小草微笑:嫉妒?我不知比较,我清楚的知道我生来就这样,就如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一样。

  我欣赏自己的独特,同样赞赏他人的美,造物主就是一个能工巧匠,他鬼斧神工般的让大自然五彩斑斓,各司其职。

  无论是牡丹,茉莉,玫瑰,还是兰花他们有他们的使命,我亦有我的职责,默默的奉献自己的一点绿,我知足,我不嫉妒!

  我问小草:你惧怕狂风暴雨吗?他们会随时将你摧残。

  小草回答:狂风暴雨的确猛烈,他们若能将我打到,这也正说明了我不够强大,我会继续磨练自己!有一天当我没有因此而消极,一蹶不振,我又一次站起来的时候,说明我长大了,我感谢他们对我的考验。

  人不就是如此吗?只有经历了种种磨难后又一次次爬起来,站起来,挺起来,才能让自己从容面对风雨,让自己立于人生的不败之地,笑傲人群中,收获自己人生的果实!

  我问小草:既然来到世间,总有所求,你有何求呢?

  小草回答:是呀,无论是谁来到世间走一遭,都有所期冀,有人盼望功成名就,有人盼望家庭幸福,有人盼望事业有成,有人盼望儿女双全,父母康健。

  ……我也一样,我祈求自然和谐,风调雨顺!

  我问小草:你活的如此自在潇洒,活的如此坚强,有人伤害了你,背叛了你,你怨吗?你恨吗?你会原谅吗?

  小草回答:人世间的确有太多的纷纷扰扰,恩恩怨怨。

  只要是伤害,背叛,就肯定会怨,会恨,可既然能对你造成伤害,构成背叛,正说明他是你的亲人,只有至亲的人才伤得到你,不是吗?既然是亲人可以不原谅吗?这原谅的决心,原谅的过程,真的让人难以承受,那是心在滴血,那是针在扎,那是石在堵,那是内心深处两个魔鬼的较量,撕扯……佛说:世间万事,要看得开,放得下。

  “看得开,放得下”,说来六个字,用时不到一秒钟,可做起来呢?也许一年,十年,甚至一辈子……。

  可无论多难总要学着原谅,因为你们是至亲的人,因为生活还要继续,因为前方的路还得赶!

  我问小草:有人伤害了你,背叛了你,一次你原谅了,如果又一次揭开了你的伤口,并撒上了盐,还原谅吗?

  小草回答:问问你的内心,他还值得你要吗?一个人如果被人原谅过一次,可还重蹈覆辙,我想这样的人也就不值得你留恋了,放手也许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对自己最真的负责,你说呢?珍惜该珍惜的人,放手该放手的人,让自己的生活—-风来花自开!

  ……

  生活中太多的”?”需要变成“!”,惟愿每个人都能像小草般坚强,如小草般通透,若小草般豁达,凡事力求“看得开,放得下”,少一点猜测,少一点抱怨,少一点伤害;一生追求“看得开,放得下”,活得豁达,活得坦荡,活得真诚;心存感恩,抛却纷纷扰扰,恩恩怨怨,也活得自在,活得洒脱,活得真实!

  关于感恩的散文或美文【3】

  伴着秋的摇曳,望着枫的飘落,隐隐隔着青黛色的远山,我的耳畔传来了串串悦耳的铃声。

  这铃声是那么清脆,那么入耳,那么具有穿透力,那么陌生而熟悉。

  好似远方朋友的的呼唤,好似鸿雁传来的信息,好似......啊,我的朋友,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啊?

  你可能是浪漫的学童,手舞彩铃,在白发的爷爷、奶奶面前,翩翩起舞,你的两条羊角辫儿舞动着,那两个蝴蝶结翻飞起落着,你那红红胖胖的小手,挥舞着彩铃,铃儿会意的笑着,响着,响着,这悦耳的声音传过了千山,传过了千山万水......你笑出了眼泪。

  你是那样的天真活泼,那样的无邪可爱,你撒娇地搂着爷爷的脖子,在爷爷耳边悄悄地说:“爷爷,祝你和奶奶长命百岁!”是啊,今天是传统的重阳节,是我国第10个“老年节”啊,这铃声表达着亿万孝子的心,这铃声反复奏响着“孝行天下”美妙的乐章,这铃声博得老人的欢心:奶奶舒展的皱纹透着对你的赞许,爷爷捋着山羊胡子,满脸堆笑地说;俺的妞妞长大喽,真的长大了!

  你也可能是天山脚下,哈沙克族窈窕少女阿那尔汗,你今天峨眉点唇,披散着长长黑亮飘逸的瀑发,深邃的眼睛荡漾着一波秋水,你身着传统的民族节日服装,美丽的花裙下镶嵌着,

  叮咚作响小铃铛,脚下的马靴乌黑透亮,你捧着香甜的哈密瓜,来到辛劳一生的老爸老妈面前,笑容可掬的说:“阿爸,阿妈,祝愿二位老人家永远幸福!”你和你的伙伴们,

  旋开青春活力的舞步,伴着大草原的花香,在云朵般的毡房前,随着“陪你一起看草原”的旋律轻歌曼舞,白云衬着你美丽红晕,夜莺和着你清脆的铃声,歌声响彻了天南海北,铃声传遍了整个牧场。

  你也可能是西藏布达拉宫前的那达慕赛马会的小伙子。

  此刻,你双脚夹紧,策马扬鞭,马铃声声,风儿啸啸,人声沸沸,助威的人们抛帽喊叫着:洛桑,加油!加油!老阿妈拉着阿爸的黝黑的手,眼角笑开了花。

  耳边还响着你临行的

  “阿妈,今天是你的节日,我一定拿个冠军!”阿爸挥舞着马鞭,捧着哈达,喃喃地说:这小子有出息!有出息!

  你也可能是长白山脚下的朝鲜族兄弟,敲着长鼓,唱着古老的“橘梗谣”,在为阿爸吉和阿玛尼庆贺金婚;你也可能是黄河边上,艄公大爹的儿子,在激昂号子声中,破浪飞速划龙舟,欢庆着古老而崭新的敬老节;你也能可是......

  啊!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有重阳。

  老人是社会的财富,老人是社会的功臣。

  我们伟大的神州,在这九九重阳节都在为老人祝寿,祝天下的老人生活幸福,长命百岁!让我们永远摇响那感恩的铃声,世代相传,记住那句“善者孝为先”的古训,像父母爱我们那样爱父母,敬天下老人,扬中华美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