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优美散文集

随笔 时间:2018-04-25 我要投稿

  优美散文集【1】

  《梦巴黎》把法兰西的浪漫主义跃然纸上,那耀眼柔媚的香舍丽榭大街,那昂首吻天的埃菲尔铁塔,那呼唤人间真爱的巴黎圣母院,那主泽沉浮的凯旋门,在作者笔下联成一桩桩现代神话。

  然而,谁也不曾想到这“蝴蝶效应”却在万里之外的我身上延续了一段美好的故事。

  那是上世纪全民经商的时代。

  我刚刚主政了局办公室的工作,局长约谈办经济实体,要树一面旗帜。

  风华正茂的我果敢挑起这副担子。

  与省纬亚公司总经理、我的仁兄好友洽谈,在县里办一家法式面包房。

  省厅出设备、技术,我们提供场地、流动资金,并负责管理,当然,是自负盈亏。

  通过一番市场调查,法式面包房全县没有,如果办成了是破天荒的第一家。

  由此各种各样的议论来啦。

  有人说:“老外的口味,咱吃不习惯,有赔无赚”!

  有人说:“生意好做,伙计难搁,有翻脸的时候”。

  有的好心人劝我:“算了吧,生意场可不是玩的,赔的时候你的工资全贴里也不够,到时前途就栽啦”!

  我犹豫彷徨。

  流动资金至少两万元从哪儿筹,那时一个月工资才五十来元啊!更苛刻的是,双方领导议定只能赚不能赔,自负盈亏是经理的事,每年必须保证投资者百分之二十的红利。

  自古华山一条路,退是死,拼出来天地宽。

  我发动办公室同志自愿集资,二百、三百都中,还鼓动领导班子成员集资,如此筹集了2.2万元资金。

  一切就绪,店名叫什么呢?好心人八仙过海,献上祈福祷运的诸多点号。

  思来想去,我突然掠过徐刚的报告文学《梦巴黎》,那篇文章写得太好了,沉淀了丰厚的法兰西文化,就叫它。

  “梦巴黎”在古老的中岳大地诞生了!由于宣传鼓动到位,产品质量保证,服务售后一流,瞬时在县城刮起巴黎风。

  儿童过生日,老人祝寿,妇孺尝鲜,武术学校师生“崇洋”,连老外来旅游也到店里享受故乡的风味。

  那一载春夏秋冬,白天我忙政事,晚上要在店里守到夜半打烊。

  店里四位职工每月要开工资,市场上收缴各种税费八种之多,还要应付个别无赖寻衅滋事者,不知道是如何过来的,好歹年终保证了股东的收益略有盈余。

  第二年,“梦巴黎”又开了一家分店。

  第三年再扩展一家。

  生意最红火时,“梦巴黎”不但做法式面包、蛋糕,还前店后作烤月饼。

  那些日子,真是火红的年代,我曾三天三夜没睡过一刻觉。

  进料、打坯、烤饼、送货。

  当然,受益也是成正比的。

  人间的事就是这样,干成一件事非常难,前怕狼后怕虎,有人说这,有人云那。

  而一旦你取得成功,就又有无数人盯着你“红眼”。

  第四年,县城又增加两家同行店,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周围的流言蜚语也溢耳成河。

  至此,股份制的优越性已荡然无存,别人以为你政商双丰收,这一切给正值向上发展的本人设下了重重障碍。

  市工商局一度借口不能以外国都市名称命名,威胁摘牌,无奈“梦巴黎”变成了“香舍丽榭”。

  恰逢国家政策转向,党政机关不准经商办实体,党政领导干部不准在企业兼职,我心一横,急流勇退。

  给省厅哥们汇报后达成共识,本金全额退还,红利一份不少结算。

  最终两个字,退场!

  梦巴黎,实实在在一场梦!

  事后我常想,当初如不退场,要么壮大,要么倒闭,要么自己陷进去。

  但心底那个愿望永远不会改变,有朝一日踏上法兰西这方神圣的土地,圆我的巴黎之梦!

优美散文集

  优美散文集【2】

  我的老家村庄前面有条路,是通往镇上的要道。

  至今数落起来,历历在目。

  村边上有个翻水洞,是水库灌渠与路交叉的建筑物,倒虹。

  南走二百米为大房屋,那是生产队的仓库,储存桑杈、扫帚、牛龙头之类的农具和余粮。

  分东西、开会也不时在这里。

  再南半里右侧是砖瓦窑,谁家盖房使砖用瓦就在这里生产。

  大约再行个吧里是生产队的菜园子,种些萝卜、白菜、大葱、辣椒大众菜。

  园里一间小平房,那是菜把式休息放置农具的地方。

  下个不大的土坡,再走半里,就是南河,我说是家乡的“长江”,宽约一二百米,夏天发洪水时波浪滚滚。

  后来我非常喜欢唱《上甘岭》的主题歌“一条大河波浪宽”,因为每每放喉就想起了它。

  河上没有桥,摆着一个个孤立的露出水面的石头踮脚,家乡称为“跶石”,紧过跶石满过桥俗语说的就是这。

  因为“跶石”人踩上去易晃动,步伐紧点以保持平衡,不致落水。

  过河上坡,两边是外村的两眼机井,前行里吧路边有方坟莹,十余颗孤零零的柏树森然,若是傍晚黄昏特别煞人。

  再走里吧子就是镇上了。

  这条路在记忆里并不宽,仅仅能过架子车。

  个别段土交卵石,走起来硌脚。

  若是车子则“蹦蹦咚咚”发“牢骚”。

  听爷爷说,这条路他小时候就有。

  不过河北段没有菜园子、砖瓦窑、翻水洞,那都是解放后大集体时期的产物。

  也不通架子车,早些年人都是靠扁担独木轱轮车运东西也不需要这么宽。

  在我的记忆里这条路并不长,也就两公里,却让我的人生经历了几十年。

  记得童年一件事真逗。

  奶奶让我去镇上给她买染布的颜色,隐约那时也就六七岁的样子,可能刚上一年级,不会写笔画多的字。

  说让买“煮青”,一再交待不要买“煮黑”。

  我一路走一路念诵“煮青、煮青”,结果下河坡摔了一跤,忘了!再想也拿不准是“煮青”还是“煮黑”,纠结了一路。

  镇上的染坊师傅问我,我说摔了一跤记不准了。

  人家说你慢慢想想干什么用,我说好像是染被里的,师父说“煮青的多”!结果回家真是“煮青”,奶奶听了直笑。

  孩提时男孩儿淘气,到河里捉鱼摸虾洗澡是经常的,为此母亲没少唠叨。

  一天中午母亲到南河“偷袭”,我出水潭赤裸身子提着裤头就跑,结果屁股上挨了好几巴掌。

  后来到镇上读中学,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回。

  只是那柏树坟里的“鬼”太害人。

  一次周末学校开班干部会,布置给烈士扫墓事宜。

  我走到柏树坟边时天已黑下来,隐约看见有几个黑影在风中走动。

  我想定是鬼无疑。

  霎时毛骨悚然,拔腿就跑,越跑后面的脚步越近,过河时掉到水里,书都湿了。

  这条路的印象太深刻,也因它见证着我的初恋。

  我的班上有位女同学,她学习也很好,她姨家给我是同村,来来回回同行,她曾向我剖露心声。

  只是后来她因家庭的缘故患了癔病过早离世。

  再后来,我到外地上学、工作,这条路走的少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又修了条双车道水泥公路通镇上。

  这条路村民也很少走了。

  前些年焦桐高速公路跨南河而去,河水随着环境改变日渐枯竭,那条路我再也没有走过。

  本来是上几辈人走出来的记忆,瞬间淹没在社会发展的洪流中。

  故乡的那条路黯然消逝了。

  但“她”却常驻我的心中!

  优美散文集【3】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冲动。

  这是清晨在朋友圈看到的一条消息,一位城市白领,在下班之际,看见冬天的路边卖菜的老奶奶,冻得直搓手,就花了32元钱全部买下了老奶奶的青菜,可是他竟然连个厨房都没有。

  不久前读过的一篇文章,一位老人,用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孩子们都在国外,老伴去世后,就是老人的一个学生每天跟出跟进伺候着,照顾着老人的起居。

  大家都说这个学生是为了老人的古董才这样做的,老人当然知道,律师宣读遗嘱时,老人大部分的收藏都给了那个学生。

  老人在遗嘱中写着:“我知道我的学生可能贪图我的收藏,但是在我苍凉的晚年,真正陪我的是他。

  就算我的孩子们爱我,说在嘴上,挂在心上,却不伸出手来,那真爱也成了假爱。

  相反,就算是我的这个学生对我的情都是假的,假的帮了我十几年,连句怨言都没有,也就算是真的! ”

  看了朋友圈的消息,在想起读过的这篇文章,我们是不是应该知道怎么去爱这个世界了。

  对,就是伸出手的爱。

  如果我们每一个社会人,都伸出自己的手,去帮助那些身边贫困的人,他们会不会感觉到世界上真的有许多温暖的东西,让这些需要帮助的人,能在寒冷的冬天里,也感受到世界的温暖.

  纵有抱负远大,也要从点滴做起。

  伸出手来,给身边的人一份实实在在的爱。

  那个假装成开饭馆的白领买了老奶奶所有的青菜,那个学生十年如一日的照顾孤单老人,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爱,是能让人触摸到的温度。

  我们一生又会需要多少高大上的东西呢,其实在我们离开人世的时候,仅仅能带走的就是遮盖自己身体的几件衣物。

  在我们用力飞翔的时候,也要低下头来看看身边的人,伸出手来去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你的一点点善举,也许对别人是一盏照明的灯。

  一篇杂志中报道的一位留学生,遇见了一个帮助他的导师,留学生贫困潦倒,导师不仅传授知识给他,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识都传输出来,还带着他出席很多场合,让他在异国建立起人脉。

  留学生在成功之后,问导师为什么这样无私的帮助他?导师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你能像我一样的,把知识传授出去,把经验分享给大家。

  这就是爱,伸出手的爱。

  我们不需要高谈阔论,只需要付出实际行动,做一个发光体,自己充满能量,用自己的微弱的光,来照亮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

  对,就在当下,让我们一起,伸出手去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