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寂寞温柔又美丽

随笔 时间:2017-07-12 我要投稿

  我的寂寞温柔又美丽

  我的寂寞,温柔又美丽【1】

  也许,我的前世是一朵莲。

  我远离喧嚣的岸,亭亭于粼粼清波之中。

  静静地听风拂过,观雨绵绵,望月皎皎,升起,升起……。

  此时,我收拾起自己素净的花瓣,清幽的芬芳,满怀的情思。

  凝思静气的望着你,望着你淡淡的忧伤,淡淡的落寞,洒在我身旁的一池碧水里。

  月的眼神,缠绕着莲的目光,莲感受到了月光的温存,温柔的月光伴着莲倾心而语,沉静千年的莲心泛起了丝丝涟漪。

  莲醉了,满怀的柔情,为月光流溢;满心的依恋,为月光倾情。

  莲感觉,从来没有,这样的默契,这样的甜蜜,这样的心动。

  时光,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个转身,莲从美丽的梦中醒来,惊慌失措,因为她发现月亮不见了,她的月亮不见了,从此,不再有温馨的笑容,从此,不再有贴心的陪伴。

  莲哭了,晶莹的泪珠,滴落在深深的碧海里,谁也看不到。

  那些恬淡的时光,那些与月光起舞的快乐,再也找不到。

  莲把心深深的藏匿,独自品尝,那苦。

  莲心,苦。

  莲心,也许,注定,独自寂寞。

  今世,月亮升起来了,那样皎洁,那样圆满。

  轻轻地,我向着时光深处,款款走来,只为了今生与你相遇,在缱绻的时光里,与你深情对望。

  我的寂寞,是如此的温柔;我的寂寞,是如此的美丽。

  夜,渐渐深了,我又有了月的静随,思绪,可以不必遥远;夜,渐渐沉了,我又有了月的清辉,心绪,可以不必沉重。

  月光如水,可以涤尽,尘世蒙尘的心,可以泻去,心间的忧伤与寂寞。

  浩瀚的天宇,没有尽头,月,却让我有了圆心。

  月光洒落,我起舞弄清影。

  月光陪伴,夜的黑,不再让我害怕,心,也不再冷寂。

  走过几世,这一世,终于修得圆满。

  我恍然发现,以为自己不能忍耐的,已经懂得忍受;以为自己不能失去的,已经学会了放手;以为自己不能吃苦的,已经学会了坚强。

  其实,人生就是月,月就是人生,是深谙一切过后的通明。

  正如,月懂得了安静,恬然,而又坚韧,熬得了数日的残缺,才修得最后的圆满,人生最后的练达和通透也是如此。

  天上,澄澈的月光,懂得退让和隐忍,才会如此的皎洁,如此的清澈。

  我凝望你,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不是无法争取,也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

  有些东西,你不可以拥有,一如这清亮的月光,可以照在脸上,可以驻进心田,但是,却不可以把他握在手心,他是属于天空,属于宇宙,偶尔,他会投影到你的湖中。

  有些话,是不能言,永远不能。

  我知道,有一种结局会自然滋长,那就是向往,不断的向往,向往着你的方向。

  那个方向,只能让目光去凝望,去追随。

  缄默,不代表遗忘,恰恰是为了更深切的铭记。

  飘散在时空里的碎碎念念,如同月光,总是清清淡淡地安安静静地在夜色中弥漫,弥漫。

  我把我的寂寞,挂在月亮上。

  就像喧嚣过后的沉寂,没有了太阳般灼人的光芒,却如明镜高悬,世情,了然于心,没有了烦躁和不安,有的只是月光润泽过后的清明与澄澈。

  一滴晶莹的泪珠,在夜幕中被月光反射,像是永恒的灵魂,被钉在永远的天空,柔情万千的注视着从前,注视着现在,注视着未来的自己……

  谁把日子过成诗?【2】

  在旅途的车上,总爱坐在靠窗的位置。

  看着陌生的城市的夜景在我眼前飞奔,我仿佛感觉到时光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高傲的头也不回的离去,而我只能无可奈何的兀自叹息,歉疚的低下头。

  我时常想写些什么来记录写什么,可是提笔,发现,过去的日子,写满了空洞与荒芜,让我无从下手。

  那些日子终究是死得不明不白,连祭奠都找不到坟冢。

  为什么我们的日子,就这么不明不白,浑浑噩噩的过了呢,连招呼都不打的低头走了。

  日子渐渐拮据起来,觉得自己还有好多事未做,还有好多地方未去。

  开始不安,惶恐。

  疼惜那些早年荒薄的日子,掩面却无泣。

  那些立志要过得盛大而有意义的人生,如今已羞赧于心。

  我知道,时光很忙,它要忙着把我们变苍老,忙着让孩子们快些长大,还要忙着把人送进坟墓。

  时常说自己记忆力越来越差了,偶然听人提起往事,竟不记得了。

  似乎不是记忆力越来越差,而是,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去记,亦不勉强自己去记。

  小时候的事情,如今想起来,还能历历在目。

  而刚发生不久的事情竟然不记得了。

  至今,我还记得,小时候和小伙伴玩过的游戏,跑过的麦田,看过的动画片,背过的唐诗,偷吃过的东西。

  却不记得,土地是什么时候改革的,也不记得农业税是什么时候开始免除的。

  小时候,我们是把所有的小事情当大事情来过,过得隆重而郑重其事。

  而所有的大事情在我们眼里,不过是小事情,绵薄而无力。

  我知道,当我们开始怀念,开始回忆的时候,我们是真切的失去了,永久的失去了。

  我想,如果,我们将日子过得细致一些,质朴一些,把每个日子过得郑重其事,这样日子,会不会过得明朗起来呢,会不会深刻起来呢,会不会模样清晰起来呢。

  兰子若说:谁把日子过成诗。

  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细细品味着,如此简单的话,蕴藏的深意,在绵长的日子愈发清晰,又时刻撞击着最本质的生活。

  我亦懂得生活多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少的是,琴琴棋书画诗剑酒。

  我不苛求日子如同诗一样,只希望过得细致一些,再从容一些。

  喜欢走在青石板路上,细听脚底发出清脆的声响,缓慢的前行,将小桥流水看到夕阳西下。

  看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在偶然看到惊喜的句子的时候,合上书本,在脑海中回味一番。

  收到朋友的问候,都一一给予回复,哪怕简单到只有一个字,让他们知道,我过得很好。

  将笔记本里的文字,一笔一画认真的用心的写下。

  将喜欢听的歌,反复听着,把歌词听到能脱口而出。

  将苦涩的咖啡,喝到滋生后知后觉的清醒。

  那日,在山顶,看见一个人在大声的呐喊。

  随后后传来厚实的回音。

  许多时候,我们也是对生活怀有这样的期望,希望自己的付出如同回声一样,甚至期待回声比原声还要响亮。

  而生活似乎是不懂得等价交换的,我们便失望,埋怨,哀叹。

  而日子就在这些哀叹中落荒而逃,只留下自己在原地落寞的拾起干枯的残叶。

  我这样想着,日子终将会逐渐细微起来,明朗起来。

  我足够相信时间,能把所有的伤痛与愤懑过滤掉,只留下依稀明朗的温存。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执着于过往,不再轻易动怒,不再努力为自己辩解。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咖啡,喜欢兀自清醒,然后倍感珍惜。

  喜欢平静,亦不勉强自己微笑,喜欢云水禅心的文字,浅浅的落在心上,细致而质朴的温暖。

  想给每一个日子起一个俗气的名字,不招摇,心安理得。

  想把每一杯茶都喝到无味,不计较,独自安宁。

  想给每一种花编一个荒谬的故事,不孤独,自娱自乐。

  想替每一个路灯擦去尘埃,不眷恋,明朗于心。

  总喜欢走在江南的小桥,看河畔两岸的烟火人家,流水潺潺,绿柳如丝。

  桥上的人却局促匆忙,我总觉着这样的景,应该衬上悠闲自在的人群,浅歌浅行,曼溯从容,怎会忍心匆匆起来了。

  可是,这就是日子呀。

  时常为这样的景叹息,欣赏它的人,多为过客。

  日日相伴的人,多是不懂欣赏它的人,它如烟花寂寞,也许比烟花还寂寞。

  可是,这就是生活呀。

  抱怨过,怨恨过,谩骂过,哭泣过,然而,等一切都过了,还是好好生活吧。

  整理凌乱的衣物,翻阅旧日爱看的书籍,认真打理随意的发丝,将杯子里凉了水倒了,换一杯温水,捧在手心,温暖自知。

  在笔记本里写下下一段旅程,然后将我见到的,想到的说给你们听。

  细腻的去生活,把细微的琐事过得盛大,镂刻在心里,这样我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忘了吧。

  日子终究不像诗,若,硬要把它当做诗,应是一首诙谐朴素,通俗易懂,朴实无华的打油诗。

  日子很琐碎,碎到支离破碎。

  日子很暗淡,淡到索然无味。

  日子又很温暖,暖到真实明媚。

  而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你可以将它过得碌碌而无为,也可以过得简单而瓷实,也可以过得细致而温暖,而这一切都取决于自己。

  这也许是生命中为数不多可由自己掌控的。

  从前总觉日子还很长,一切都可以来日方长。

  便放肆的挥霍,并不觉着羞愧。

  如今,愈发觉得日子太快,太多暗涌与悸动在兵荒马乱的年岁里折腾,只其盼日子慢一些,再慢一些。

  矛盾与和谐共生,只要日子还在,我就不会悲哀,然后从容不惊的老去。

  等我老了,回想起人生,有几篇烂熟于心的文章,有几首哼唱完整的歌,有几个无话不谈的朋友,有几段啼笑皆非的故事,有几段记忆犹新的旅程,便觉得没有什么遗憾了。

  一切都那么平和安定。

  我记得有人对我说过,等到风景都看透,我会陪你看细水长流。

  我不喜欢等待,我等不到风景都看透了,我想就现在,看细水长流,如何?

  苍白就是幸福的颜色 简单就是生活的奢侈【3】

  乱世凡尘,一直被岁月牵着向前,或许,生活便是这样,一边怀念,一边继续,不给你转身与选择的余地,至此,终做了岁月的奴。

  ——题记

  昨日的一场雨,淋湿了这座寂寞的北城,也冰冷了一颗温暖的心;几日了,总是在午夜梦回间惊醒,那一张张看不清表情的脸来来回回,我无法遁逃也无法呼吸,醒来,脸颊冰凉一片,满满的漆黑与无助让我几近崩溃的边缘。

  没有人喜欢孤独,但有的时候不得不逼着自己独享这份孤独的自由,习惯了这样寂静的感受,想着心底的秘密,想起的时候会笑,会流泪,会忧伤。

  曾如此习惯一个人的世界,寂寥而安静,可是,却无法承受繁华过后的落寞,那是一种太过残忍的折磨,然,只能缄默其口,照单全收。

  荒芜己乘轻舟越过绿意,山涧跌落宋词,在所谓的感情世界里,没有所谓的公平,只有爱或不爱,只有去或留,我们无法猜透灰色天空背后的阴霾,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背影走出视线,赏一季花开的美丽,品一季落花的惆怅,将忧伤当成一种赎罪,我们必须学会坚强。

  春己去,浅夏时令,聆听风声,飞驰的浪漫,在闪过的背影中,皆为风景,幻化成梦,无迹可寻。

  不在逆流中挣扎,便在沉默中消亡,虾哥说,落了单,静是静了,人也快疯了,大抵如此吧,一个人的世界真的很静,静得可以窒息,静得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纤纤流琴韵,停躇倾心听;细雨飞,漫步庭,愁思萦回,一缕忧伤黏在指尖,感染了键盘,敲出灰暗的文字,融在血液流遍全身每个角落,似这般透明无形却可感知,似这般压抑,疼痛,无以形容。

  曾几时,惧怕黑夜的到来,将一夜无眠睁到天明,忆往昔繁华,如镜中花,似水中月,美丽无比,终是虚妄一场;跌跌撞撞间,落得这一身的伤,是为自己画下的残妆,告诉自己,将冷漠、薄凉做外衣,来保护一颗纤细玲珑心,不是所有人都是真心,不要轻易去相信;一个人,临风悠悠,静默行走,心,被寂寞上了一道锁,从此不再轻易开启。

  很多日子里,恋上了伤感,你说,不要将伤感写入文字,那样会无限放大,深陷其中将无法自拔;于是,我不敢再提笔写字。

  很多时候,一个人独坐,聆听季节轮回的细碎声音,看窗外花开灿然落花凄凉,在晨钟暮鼓的更替中聆听岁月的心声,心中有苦,能思不能言,无疑是一种煎熬,一颗心就这般沉沉浮浮,起起落落,任忧伤蔓延,任疼痛灼伤,任泪水涌流。

  风有风的情,怎懂云的漂泊;天有天的空,哪知雨的落魄,那些走远的时光,无人可以挽留,那些记忆的遗忘,无人可以阻挡;岁月,亦不过一指流沙,苍老仅是一截年华,有些过去,关于幸福或伤痛,只能埋在心底,时间不一定淡化一些东西,但一定会看透许多东西,那时,我相信,可以很坦然的,以一杯水的单纯,面对一辈子的复杂。

  清河石岸,小桥流水,是我明澈如洗的眷恋;此时,夜己深,心己静,一缕发香飘散在风花雪月中,风过无痕,月落无声,花落无影;散落的青丝,随风飘逸,醉眼中充满忧郁,碎碎发梢下隐藏着凄凉……捡拾冷落的残枝,也许会在下一次的迁徙中相遇,那里是梦的彼岸,那里是心的归宿。

  纷乱红尘,真真假假,遮遮藏藏,能否给自己留一份真?

  走得最急的永远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深的永远是最真的感情,再美,也要遗忘,再真,也只能埋藏心底;至少,心是自由的,干净的,澄澈的。

  “用最干净的声音,哼唱着心底最真实的旋律,感受那埋藏的柔情。

  柔情似水的女子,纯净如雪的灵魂,不想随波逐流,不想委屈泪流,不想自怨自艾,不想改变,只愿给自己留一方澄澈如水的天空,放飞着自己洁白的梦境”

  红尘沧桑辗转,依然坚定着,心中的信仰停在最初的地方,挂一脸清浅的笑容,携一腔清幽的情怀。

  试问,什么是天涯?在一转身的那一刹那,此刻己是天涯;无法回头,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害怕那惊心动魄的美,害怕那一触即发的伤,害怕一回头再无法转身。

  轮回的时光里,聚散离合不断上演,花己谢,楼己空,人醉未醒,是何等凄凉,只能空对着红楼,空对着镜中缩影……夜雨淋湿了诗意,诗意空灵了夜雨。

  是谁说,文字是最好的倾诉者,它不会伤害善感的心,而今,我想说,文字入迷了,也会伤到心。

  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其实,苍白就是幸福的颜色,简单就是生活的奢侈;愿你我携一缕风清云淡,在岁月中翩跹,体最真一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