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月亮的名人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4-26 我要投稿

  描写月亮的名人散文,每一种月光下的事物都有了光明,以下的描写月亮的名人散文相关文章,欢迎浏览。

  描写月亮的名人散文:林清玄《月到天心》【1】

  二十多年前的乡下没有路灯,夜里穿过田野要回到家里,差不多是摸黑的,平常时日,都是借着微明的天光,摸索着回家。

  偶尔有星星,就亮了很多,感觉到心里也有星星的光明。

  如果是有月亮的时候,心里就整个沉淀下来,丝毫没有了黑夜的恐惧。在南台湾,尤其是夏夜,月亮的光格外有辉煌的光明,能使整条山路都清清楚楚地延展出来。

  乡下的月光是很难形容的,它不像太阳的投影是从外面来,它的光明犹如从草树、从街路、从花叶,乃至从屋檐下、墙垣内部微微地渗出,有时会误以为万事万物的本身有着自在的光明。假如夜深有雾,到处都弥漫着清气,当萤火虫成群飞过,仿佛是月光所掉落出来的精灵。

  每一种月光下的事物都有了光明,真是好!

  更好的是,在月光底下,我们也觉得自己心里有着月亮、有着光明,那光明虽不如阳光温暖,却是清凉的,从头顶的发到脚尖的指甲都感受月的清凉。

  走一段路,抬起头来,月亮总是跟着我们,照着我们。在童年的岁月里,我们心目中的月亮有一种亲切的生命,就如同有人提灯为我们引路一样。我们在路上,月在路上;我们在山顶,月在山顶;我们在江边,月在江中;我们回到家里,月正好在家屋门前。

  直到如今,童年看月的景象,以及月光下的乡村都还历历如绘。但对于月之随人却带着一丝迷思,月亮永远跟随我们,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的呢?可以说它既是错觉,也是真实。由于我们知道月亮只有一个,人人却都认为月亮跟随自己,这是错觉;但当月亮伴随我们时,我们感觉到月是唯一的,只为我照耀,这是真实。

  长大以后才知道,真正的事实是,每一个人心中有一片月,它是独一无二、光明湛然的,当月亮照耀我们时,它反映着月光,感觉天上的月也是心中的月。在这个世界上 ,每个人心里都有月亮埋藏,只是自己不知罢了。只有极少数的人,在最黑暗的时刻,仍然放散月的光明,那是知觉到自己就是月亮的人。

  这是为什么禅宗把直指人心称为“指月”,指着天上的月教人看,见了月就应忘指;教化人心里都有月的光明,光明显现时就应舍弃教化。无非是标明了人心之月与天边之月是相应的、含容的,所以才说“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即使江水千条,条条里都有一轮明月。从前读过许多诵月的诗,有一些颇能说出“心中之月”的境界,例如王明的《蔽月山房》:

  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

  确实,如果我们能把心眼放开到天一样大,月不就在其中吗?只是一般人心眼小,看起来山就大于月亮了。还有一首是宋朝理学家邵雍写的《清夜吟》: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

  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月到天心、风来水面,都有着清凉明净的意味,只有微细的心情才能体会,一般人是不能知道的。

  我们看月,如果只看到天上之月,没有见到心灵之月,则月亮只是极短暂的偶遇,哪里谈得上什么永恒之美呢?

  所以回到自己,让自己光明吧!

  描写月亮的名人散文:初冬月【2】

  陈国华

  秋意尚浓,恍然就到了初冬,月亮也带着秋温,走进了冬的夜空。

  天黑得早了,晚饭后摸黑回宿舍,过了山头,豁然见西南山坡上空这轮橙黄明净的初冬月,低垂圆满,硕大清新,一种美好亲切的感觉顿从心底漾起。

  夜幕中,黑森森的山峰错落而列,视野尽处,一岭横天际接晚霞;渐暗的余霞边,山的剪影如淡淡的水墨画,近山的轮廓则像浓墨涂出的一样;山坡西南出口方向,山势迅速开阔,峰峦连绵起伏,像一片黑色的波涛,磅礴在融融的月光下。

  月下的山坡和附近的山川上空月光旖旎,给人“今月专为此处明”的美感。

  这月光山色太美了!望着明月,我似乎忘却了自身的存在,只剩下一缕美好的情感,羽化在这月色之中。

  独自徜徉在月色里,白天必须思虑萦怀甚至忧戚的,此刻全忘了,而白天无暇顾及甚至早已忘却了的,有的却会清晰地想起来。

  如此美丽的月光,会使心灵深处的珍藏开出花朵,连痛楚也会变得美丽。

  但这月夜更多的是使我无所虑无所思,身心放松,呼吸都变得轻微均匀,不易觉察。

  我像一条游到清水里“偷清”的鱼,浮在月光里,吮月华,汲清辉,或停泊或徘徊,如醉如痴。

  橙黄的月,橙黄的光,橙黄的光里浮悬着轻轻的霜。

  清虚的夜空里,我仿佛感觉到了月光的流泻,感觉到了月光的韵律,颖悟到人的情感波动与月光波动的相通相融;在这柔和美丽的月光下,只要一凝神一动情,仿佛就能听到低徊悠美的《梁祝》曲,看到飘逸如梦的《天鹅湖》……难道这些作品的诞生也经过了月光的孕育,作者的灵感也得到过月光的滋润和浇灌?不然,这些美好的东西怎么会还原在这月光之中?  山脉相互枕藉着、依偎着,匍匐在融融的月色里安详地睡了。

  真没想到白天反复经过反复看过的山,经月光的再创作,竟如仙境。

  山上的林木挤挨着、拥抱着,进入了梦乡。

  松树等乔木高高的婆娑的树冠,如伞如云如絮,像幽幽夜幕里的泼墨画。

  山在呼吸,树在呼吸,空气在呼吸,夜在呼吸……此刻凝目,能看达天涯;此刻倾听,可听及海角。

  听者看者,非耳非目,乃心也,乃月夜之助也。

  月光如橙色而淡泊的液体,山川景物浸在月色里,天国般地宁和。

  独处月下,平和而安宁的心灵在接受月光慈祥的抚慰时,也会感到月光睿智的审视。

  人生一瞬,人生是美好的,人的心灵也该是美好的,我们的所作所为应无愧于这美好的世界,无愧于这美好的月光;美好的心灵才能照进美好的月光,心灵美好的人,才敢于独自静静地面对这美好的月色而灵魂安宁。

  感谢生活感谢大自然的赐予,我的生命之舟放逐了喧嚣污染和拥挤,泊进了这汪月色,际遇了这处明丽如梦的风景。

  陶醉在月华天籁中,我甚至忘了我是什么时候是怎样进入这月色的,也没想到要走出这月色,走出这个恬静和悦的梦境。

  在时间的长河里,我们仅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缕月光,稍不珍惜,就会去日苦多,万事成蹉跎。

  君不见,此月方从远古来,历沧桑,经兴衰,送千古风流,看花开花落……大王月,霜晨月,关山月,红楼月,俱往矣!人不惜月月自明,吾辈该如何把握这仅有的一缕月光?初冬月高悬不语,娟然如洗。

  关于描写月亮的散文【3】

  借象传意,就是作者把文章主旨和浓厚的感情寓于客观事物或事件的描写叙述之中,而不是明显地、生硬地直接说出。

  这种方法写作动机上,是作者从客观事物或事件中悟出了某种道理,产生了某种情感,从而形诸文字。

  它往往根据客观事物之间的某种联系,借助联想与想像的作用,通过熟悉的、具体的、自然的东西的状摹,表现生疏的、抽象的、社会的东西,从而形成象征性的手法,展示出象征性的某种哲理意义,使主旨深远,寄意深刻,给人深省、深味,接受启迪,得到教益。

  这便是所谓“借物抒情”、“托物言志”的象征性表现手法,常常采用委婉、曲折、含蓄的写法,去体现深刻的哲理,寄寓长远的旨意。

  它可以用于构思全篇文章,如《白杨礼赞》中的白杨,象征中华民族的质朴、坚强和力求上进的精神;也可以用于局部,如鲁迅的《药》的结尾,以坟上的花环象征革命的前景与希望。

  中学课文里选用象征手法的还有高尔基的《海燕》、巴金的《灯》、李乐薇的《我的空中楼阁》等。

  象征包括本体和征体两个方面,二者之间的联系不是必然的,而是一种传统习惯和心理感觉上的特殊联系。

  运用象征手法,必须紧扣这种联系,将自己的思想,感情、倾向等寓于征体的具体描写中。

  同时,要找寻出事物之间的相似点、接近处,展开对形象的深层次联想,对所状写的事物进行创造性想像。

  最后,要选好象征物,充分显示象征物的本质审美属性,处理好点眼之笔。

  这样,就可以构成一种诗的意境,使形象生动、思想蕴藉、感情真挚,整个作品富于哲理的深刻性和艺术的感染力,显示出一种含蓄美,从而有力地启发读者的思考和想像。

  因此,这种文章的特点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读起来感到含蓄、生动,富于哲理、意味深远。

  例文1站在生命的某一个高度,寻觅着应该属于生命的极至,我仰望……我竭力仰望着,原本没有边缘的生命却在不经意间显现出若干种近乎答案的至高点或者称之为至低点……那是一株“悬崖之松”。

  松将其仅有的根深深的,坚实地扎入崖的边缘,树干已经枯萎到看不到半点清新,枝条上再也找不出一粒果实,但松却依然如呵护孩子般呵护着他仅存的一切。

  他很快活,俯瞰着崖下流淌的溪水,倾听着溪水丁冬的歌唱,沉浸于别人的幸福之中。

  他很艰难,在时间与空间的来往中挣扎、奔跑,迎着晨光,带着星光,想把一切一齐引向明天,艰辛地延续着属于他的生命。

  那是一朵“迎霜之菊”。

  秋天将尽,生命不止。

  孤傲的秋菊依然昂首挺胸,去迎接寒冷的冰霜,无畏无惧,无怨无悔。

  她在落红之际,带给人们关于秋的最后一段思念,虽然一切终将成为往事,但正是这过眼烟云,使她更显得灿烂几分,她很满足。

  她无声无息,有霜的季节到了,白色的冰粒严实地裹着不再饱满的身躯,但那是冰粒,没有一颗泪珠,她很刚强。

  那是一条“竭泽之鱼”。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一滩即将干涸的淤泥上,蒸气不再缭绕,些许有那么几缕,早已干瘪的鱼鳞在嘎嘎吱吱地作响,同时夹杂着喘息声……他还活着,逃脱了盘中餐的厄运,他宁愿凭自己的力量去争得最后的一分一秒,一点一滴,但并未乞求哀怜,从骨子里流露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坚毅与悲壮,她依然活着……那是一根“风中之草”,在纷乱中把持着自己的根……那是一片“浪中之叶”,依然在欢快中荡漾着扁舟……我仰望着,泪水充盈着眼眶,但却注满了全身。

  生命并不只是单纯地延续,在延续中往往散发出一种超自然的力,那种力将冲出天宇,响彻九霄……我仰望生命……这是一篇采用“借象传意法”写成的颇具特色的考场佳作。

  你看,“悬崖之松”、“迎霜之菊”、“竭泽之鱼”、“风中之草”、“浪中之叶”等看似平常的意象,在作者全新视角的观照下,不仅赋予了它们伟岸的品格,展示了它们生命的张力,而且发现了它们独特的个性,讴歌了它们可贵的禀赋。

  这正是换个角度观察事物的结果。

  例文2 月亮凉风习习,夜来香的芳香在空气中酝酿。

  夜色浓,灯火明明灭灭。

  浩浩长空,只见夜的精灵舞着那铺天盖地的黑纱。

  我无言,深深体味了这夜的悲凉。

  这样一次考试的失误,又有谁能理解和同情呢?月亮在屋檐探头探脑,灿烂如金盘。

  心想,就把愁与烦诉说给明月听吧。

  或许这圆圆的月别有一番胸怀!月得意地笑了:“都说出来吧,我永远与你分担忧愁。”一个水灵灵的笑靥,让人倾倒!我信了,然而月却反悔了。

  渐渐地,一股浓重的阴影遮住了月的脸,月变得狰狞可怖,不再有和蔼、真诚的面孔。

  月渐渐消失了,我有些恼怒:它骗了我!我对这无常的月不满起来。

  失去了诚信,如花的笑脸也会变得黯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