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美文摘抄

随笔 时间:2018-04-26 我要投稿

  人生的栈道上,我是个赶路人。下面是小编与你分享的散文集美文摘抄,欢迎阅读。
 

散文集美文摘抄

  三毛散文集摘抄【1】

  梦里花落知多少

  你听说过有谁,在这世界上,不是孤独的生,不是孤独的死

  山河岁月,绵绵的来,匆匆的去。

  记得少女时,我看梦里花落是把眼泪看湿了的,现在再看,觉得我若这样爱一个人,爱到对方若不在自己没办法再留恋人间,觉得是只有当妈妈的人这样才正常。

  至于三毛绞头发,抱着荷西大哭,两人缠了一身的碎发就是不肯松手,感觉也太情绪化了,都结婚六年了,这样还很奇怪吗,我当年也很爱峰童鞋的,可现在我觉得俩人偶尔都要互看两生厌了,或许是我们没有拥有传说中的爱情,或许是我们在一起两个六年了多了。

  雨季不再来

  哈哈,一只不是自己的鸟儿死了,就可以写我再也没有春天了,昨夜风雨来时,春天已经过去了。

  真真是孩子气,真真是小女人气。

  雨季不再来,16岁多适合看这样的文字呀。

  不过一如既往的我喜欢她的一些台词。

  黄昏,落雾了,沉沉的,沉沉的雾。

  华罔的风一到冬天总化成一条呜咽的小河,在山谷里流来流去。

  碧空如洗,阳光在缓缓流过。

  温柔的夜

  五光十色的市集虽然挑不出什么过份特别的东西,可是只要在里面无拘无束的逛来逛去,对我们这种没大欲望的人来说,已经是十二分愉快的事了。

  夜,像一张毯子,温柔的向我覆盖上来。

  送你一匹马

  短短的路,一切寂静,好信永远没有尽头,而我,一步一步将自己踩回了少年。

  世上有那么多似曾相识的灵魂呀。

  撒哈拉的故事

  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大风呜咽的吹过,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壮而安静的。

  我并不气馁,人,多几种生活的经验总是可贵的。

  我的宝贝

  就是快二十年不看三毛,也是记得三毛打小就爱捡宝的。

  瑛也极爱逛极爱买这些小物。

  我是不爱房里杂物多的,且每隔上一段时间总要清理扔掉一些不要的东西,不过我对书对笔记本倒爱收。

  也是呀,现在的人不大说好听的话,走路生风,都能生风这样的话,那时就有了。

  走起路来都能生风

  把玩这些美物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守财奴,好了好了的在灯下不肯闭眼。

  冰心散文集摘抄【2】

  1、在我看来,冬天是最不浪漫的季节,特别是南方的冬天,它看不到北方的银装素裹,冰天雪地;也看不到西部的万里荒漠,悄无人声.南方的冬天永远都只是一片萧条之色.天很冷很冷,却不带一丝湿润,浸入骨髓的冰凉仿佛要把身体的所有温暖都抽去,只留下如干絮般散漫的冷一团一团的塞在胸肺间.在这样的季节里,人的思维都会被冻住,什末情感,浪漫会在刹那间被抛之九霄云外.在这样的境况下,难以提起一丝好兴致,哪怕偶尔有所愿望,也会很快被扔到记忆的角落里.

  2、站在户外,轻轻的嘘一口气,一团白雾裹着一份温暖袅袅升空,在半空中伸展,氤氲,半晌又汇入了干冷的空气.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有破灭了,消失得轻悄而又平静,仿佛从来就不曾有过,又恍惚有过这末一份特别的湿润.小澍长成大树,到了冬天便成了老树,老树枝桠交错,只有几片稀稀落落的叶子点缀着生命的痕迹.树皮微现焦黄,仿佛在火上烤了许久,煎熬的失了神采,半卷曲着好像随时都会坠地.

  3、夏日里花叶田田的荷塘,此时都只剩下了根根枯管,片片残叶.早已没了衔露含珠的风韵.寒风轻摇,枯和倓叶,仿佛悄悄的诉说着昔日美艳,又仿佛轻轻暗泣着如今没落.倘若再来一场冷雨,更催花落,倒符了李义山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心境.

  4、南方的山向来不如北方的高大巍峨,到了冬日更失了往日的润朗,之留下了略带灰蒙的身影悄然耸立于天地间.默守着一份寂静.倘若在北方,来一场大雪,将群山覆盖上一层苍茫的白色,那有是一副磅礴的好图景,巍芒间孕育着新的希望.只可惜南方无雪,如同土丘半散漫开的小山零零落落的点缀在辽阔的江汉平原上,山间便只剩下松柏苍翠的影子,但之绿色都如同带着一层霜,淡绿中隐隐的泛出青灰.远望去仿佛被飞扬的尘土覆住了.

  5、站在江边,这才发现昔日里的天堑而今只剩下了窄窄的一道灰链,昔日里浪拍千石的江畔现下已是波澜不兴.江水仿佛被冻住了,连东注的流速都似乎被停住了,一切都现着一片死寂.

  6、是的,南方的冬天便只能用死寂来形容,看不到一丝生命的动感.天地间唯存单一的灰蒙.这种萧条的氛围充斥了万物,一点一点的抽走了它们生命的活力.

  7、我走了——要离开父母兄弟,一切亲爱的人。

  虽然是时期很短,我也已觉得很难过。

  倘若你们在风晨雨夕,在父亲母亲的膝下 怀前,姊妹弟兄的行间队里,快乐甜柔的时光之中,能联想到海外万里有一个热情忠实的朋友,独在恼人凄清的天气中,不能享得这般浓福,则你们一瞥时的天真的 怜念,从宇宙之灵中,已遥遥的付与我以极大无量的快乐与慰安!

  8、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

  点缀得季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凉。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9、我小时曾为一头折足的蟋蟀流泪,为一只受伤的黄雀呜咽;我小时明白一切生命,在造物者眼中是一般大小的;我小时未曾做过不仁爱的事情,但如今堕落 了……

  10、今天都在你们面前陈诉承认了,严正的小朋友,请你们裁判罢!

  张晓风散文集摘抄【3】

  球与煮饭

  我每想到那个故事,心里就有点酸恻,有点欢忭,有点惆怅无奈,却又无限踏实。

  那其实不是一则故事,那是报尾的一段小新闻,主角是王贞治的妻子,那阵子王贞治正是热门,他的全垒打眼见要赶到美国某球员的前面去了。

  他果真赶过去了,全日本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疯了!他的两个孩子当然更疯了!

  事后照例有记者去采访,要王贞治的妻子发表感想——记者真奇怪,他们老是假定别人一脑子都是感想。

  “我当时正在厨房里烧菜——听到小孩大叫,才知道的。”

  不知道那是她生平的第几次烹调,孩子看完球是要吃饭的,丈夫打完球也是得侍候的,她日复一日守着厨房——没人来为她数记录,连她自己也没数过。

  世界上好像没有女人为自己的一日三餐数算记录,一个女人如果熬到五十年金婚,她会烧五万四千多顿饭,那真是疯狂,女人硬是把小小的厨房用馨香的火祭供成了庙宇了。

  她自己是终身以之的祭司,比任何僧侣都虔诚,一日三举火,风雨寒暑不断,那里面一定有些什么执着,一定有些什么令人落泪的温柔。

  让全世界去为那一棒疯狂,对一个终身执棒的人而言,每一棒全垒打和另一棒全垒打其实都一样,都一样是一次完美的成就,但也都一样可以是一种身清气闲不着意的有如呼吸一般既神圣又自如的一击。

  东方哲学里一切的好都是一种“常”态,“常”字真好,有一种天长地久无垠无垠的大气魄。

  那一天,全日本也许只有两个人没有守在电视机前,只有两个人没有盯着记录牌看,只有两个人没有发疯,那是王贞治的妻子和王贞治自己。

  面包出炉时刻

  我最不能抗拒的食物,是谷类食物。

  面包、烤饼、剔圆透亮的饭粒都使我忽然感到饥饿。

  现代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吃肉的一代”,但我很不光采的坚持着喜欢面和饭。

  有次,是下雨天,在乡下的山上看一个陌生人的葬仪,主礼人捧着一箩谷子,一边洒一边念,“福禄子孙——有喔——”忽然觉得眼眶发热,忽然觉得五谷真华丽,真完美,黍稷的馨香是可以上荐神明,下慰死者的。

  是三十岁那年吧,有一天,正慢慢地嚼着一口饭,忽然心中一惊,发现满口饭都是一粒一粒的种子。

  一想到种子立刻懔然敛容,不知道吃的是江南那片水田里的稻种,不知是经过几世几劫,假多少手流多少汗才到了台湾,也不知它是来自嘉南平原还是遍野甘蔗被诗人形容甜如“一块方糖”的小城屏东,但不管这稻米是来自何处,我都感激,那里面有叨叨絮絮的深情切意,从唐虞上古直说到如今。

  我也喜欢面包,非常喜欢。

  面包店里总是涨溢着烘培的香味,我有时不买什么也要进去闻闻。

  冬天下午如果碰上面包出炉时刻真是幸福,连街上的空气都一时喧哗哄动起来,大师傅捧着个黑铁盘子快步跑着,把烤得黄脆焦香的面包神话似的送到我们眼前。

  我尤其喜欢那种粗大圆涨的麸皮面包,我有时竟会傻里傻气地买上一堆。

  传说里,道家修仙都要“避谷”,我不要“避谷”,我要做人,要闻它一辈子稻香麦香。

  我有时弄不清楚我喜欢面包或者米饭的真正理由,我是爱那荧白质朴远超乎酸甜苦辣之上的无味之味吗?我是爱它那一直是穷人粮食的贫贱出身吗?我是迷上了那令我恍然如见先民的神圣肃穆的情感吗,或者,我只是爱那炊饭的锅子乍掀、烤炉初启的奇异喜悦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个杂乱的世纪能走尽长街,去伫立在一间面包店里等面包出炉的一刹那,是一件幸福的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