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朱自清的作品

随笔 时间:2017-06-08 我要投稿

  说起朱自清,你会想到什么呢?下面小编整理了关于朱自清的作品,仅供参考!

  关于朱自清的作品一

  朱自清《春》的改编(一)

  加薪

  盼望着,盼望着,文件来了,加薪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

  物价涨起来了,房价涨起来了,职工的工资也要涨起来了,大家都高兴的欢呼起来了。

  标准悄悄地从官员口里漏出来,嫩嫩的,绿绿的。

  网络上,电视里,瞧去,一大叠满是钞票。

  人事、教育、财政,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齐声吆喝着赶趟儿。

  标准高得吓死人,标准低的也死吓人,标准没准儿的更是吓死人。

  言辞里总带着点猫腻味儿,闭上眼,我们仿佛已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最有钱的人、最NB的人!成千成百的职工嗡嗡地闹着,大小的精英争来吵去。

  加薪的标准遍地都:这样儿的,那样儿的,散在全国各地,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待遇不低于公务员”,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

  话里带来些慈祥的疼爱的气息,混着橙汁味儿,还有各种小道消息,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

  职工们将希望安在百元大钞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飞涨的物价纠结着。

  自行车上的汽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文件是最不管用的,一天就有两三变。

  可别恼。

  看,减点这,扣点那,缴点税,密密地排列着,工资单上全笼着一层浓烟。

  公务员却肥得流油,小贩儿也富得红你的眼。

  过些时候,兑现了,一点点零星的硬币,烘托出一片郁闷而烦躁的夜。

  在疾控、结防院落,办公室边,有无精打采慢慢走着的人,工地上还有穿梭的农民工,披着蓑戴着笠。

  他们的心情,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加薪风波还未平息了,来看病的也多了。

  城里乡下,大人小孩,男男女女,也无赖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

  舒活舒活郁闷,抖擞抖擞落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

  “神马都是浮云”,日子还得过,病人还得救,剩下的是希望。

  工资像纸上的大饼,从头到脚都是空的,它忽悠着······

  涨价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

  关于朱自清的作品二

  朱自清《春》的改编(二)

  食品

  盼望着,盼望着,歪风来了,中国毒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十分新鲜的样子,欣欣然摆上了货架。

  青菜朗润起来了,鱿鱼鲜起来了,辣椒的脸红起来了。

  豆芽偷偷地从豆壳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

  水缸里,池子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

  黄的,绿的,放一点无根激素、搁一点防腐剂,再来点尿素,绿豆芽白白的,黄豆芽胖胖的。

  辣椒、猪肉,腐竹、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着抢着赶趟儿。

  红的苏丹红像火,粉的瘦肉精像霞,白的吊白块像雪。

  馒头里带着馊味儿,闭了眼,作坊里仿佛已经满是熏肉、面包、果脯!案板上成千成百的苍蝇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蟑螂爬来爬去。

  昆虫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原料堆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爬呀爬的。

  “中国食品很安全”,不错的,像食监局、工商局、卫生局的虚假报告安慰着你。

  电视里带来些新调查的有毒食品的气息,混着记者暗访的味儿,还有各种有关有害食品曝光的新闻在网上酝酿。

  不法商贩把加工点安到更偏僻的地方,正规企业也来了,在原料里填加各种有害的化学品,做出好看的食品,在大型超市里卖着。

  换了加工后的包装,这时候卖得格外的旺。

  死猪肉是最寻常的,一进就是两三吨。

  可别恼。

  看,做腊肉,做熏肉,变牛肉,加班加点地制做着。

  银耳、生姜上全熏着一层硫黄,熏出来黄得发亮,工业盐腌制的四川泡菜也青得逼你的眼。

  墨汁粉丝,有毒花椒,地沟油,制造出一碗色泽鲜艳的麻辣烫。

  放眼去,医院里,厕所边,有吃了有毒食品患病的人;还有喝了三氯腈胺的小孩,结着石,憋着尿。

  他们的头发,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超市里的有害食品渐渐多了,吃有害食品的人也多了。

  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都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吃过了。

  积攒积攒毒素,借点药费,各看各的一份儿病去了。

  “制造食品在于放药”,刚起头儿,有的是技巧,有的是原料。

  草莓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毒素泡的,它生长着。

  馒头象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回收着,染着。

  中国食品像隐秘的杀手,有层出不穷的花招和手段,引着我们安乐中死去。

  关于朱自清的作品三

  朱自清《春》的改编(三)

  赚钱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

  邮市热起来了,票涨起来了,砸盘的脸红起来了。

  空方偷偷地从旮旯里钻出来,气气的,急急的。

  马甸里,卢工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

  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跺几下脚,着几会急,喊几回下跌。

  力轻悄悄的,量绵软软的。

  丝绸、生肖、小版,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接连涨起来赶趟儿。

  红的像火,粉的像霞,黄的像*。

  邮票带着甜味,闭了眼,市场仿佛已经满是钞票、宝马、别墅!市场里成千成百的空方嗡嗡的闹着,大小的喊声飞来飞去。

  喊空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市场里,像疯狗,像河马,还汪呀汪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

  风里带来些赚钱的高兴的气息,混着钞票味,还有各种钱币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他领着我们上前去。

  邮市在向我们招手,都来啊,赚钱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