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典散文

随笔 时间:2017-06-08 我要投稿

  想找经典散文,来小编这里找吧!

  关于经典散文1 烟月不知人事改

  给我一段老时光,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泡一壶闲茶。

  不去管,那南飞燕子,何日才可以返家。

  不去问,那一叶小舟,又会放逐到哪里的天涯。

  不去想,那些走过的岁月,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如果可以,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的梅花,守着寂寞的年华,在老去的渡口,和某个归人,一起静看日落烟霞。

  开间茶馆吧。

  在某个临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

  有一些古旧,一些单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遗忘,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还有那么,那么一个客人。

  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怎样的一场落叶匆匆,让死亡也这般地灿烂从容。

  都说韶光如梦,看惯了秋月春风,人生故事本相同,可终究,无法割舍一段美丽的相逢。

  往事就像一场无言的秋红,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

  纵算水尽山穷,叶落成空,那老去的年华依旧可以风姿万种。

  纵算岁月朦胧,天涯西东,依然可以觅寻当年遗落的影踪。

  世事早已擦肩而过,我们又何必反复追忆,反复提起。

  是时候和昨天告别了,忘记一切,也原谅一切。

  是真的忘记,做到心平气和,在安稳的现世里,循规蹈矩的过日子。

  不再追求虚浮的奢华,不再喜好俏丽的颜色,不再渴望热烈的爱情。

  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穿粗布素衣,和某个平淡的人,一同老去,相约白头。

  将万千心事寄放天涯的年龄早已过去,那份年少时的冲动,也被岁月消磨得荡然无存。

  不再那么奢望一场盛世繁花的相遇,不再期待月圆的重逢。

  春秋置换,开始让自己做一株草木,理性又安静地看着人世变迁。

  懂得唯有遵从宿命,才可以离合不惊;唯有恪守理则,才可以枯荣随缘。

  雨从檐角下落,风在窗外穿行。

  这样的日子,适合倚楼听戏,临池赏荷,眉间留三分浅笑,眼底藏七分冷傲。

  车水马龙的市井繁华,被理所当然地关在门外,细雨轻烟留在了心底。

  如此安宁,哪怕过到无人问津的地步,亦不觉孤独。

  花事已过,而我在匆匆时光里,无端地错过了花期。

  总以为,那些散落的芬芳,是爱的流转,是对华年最美的深铭。

  直到眉宇间,再也寻不见一丝青春的痕迹。

  才知晓,过往许多纯净的恩宠,都还给了流光。

  是不是每个人,走到最后,扫尽尘埃,都会把日子过到一无所有?也许那时,才能够在纷扰的人群里,得到安然。

  林下相逢,不问因果。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奔走,会突然发觉,那些说好了携手天涯的人,竟早早分道扬镳了。

  这世上岂有真正不被更改的诺言,纵是山和水,天与地之间,也会有相看两厌,心生疲倦的一天。

  所以,淡然心性,各安天命,如此,就真的简单了。

  我是船,静静地漂浮在时间的河上。

  人海茫茫,也曾为了一段萍水相逢,迷失过最初的方向。

  隔岸灯火已阑珊,而我打捞着一轮水中的月亮,止不住内心无尽的荒凉。

  在时间的河上,已然忘记那些落花无言的过往。

  当年的承诺,是我对青春撒下的谎。

  走过千回百转的岁月,不要问我,是否饮尽了尘世的风霜。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把苦涩尝遍,就会自然回甘。

  信了这些,就可以更坦然地面对人生沟壑,走过四季风霜。

  言者随意,但生命毕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寸时光,都要自己亲历,每一杯雨露,都要自己亲尝。

  如水的岁月,如水的光阴,原本该柔软多情,而它却偏生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削去我们的容颜,削去我们的青春,削去我们仅存的一点梦想,只留下残缺零碎的记忆。

  这散乱无章的记忆,还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吗?

  人总是在企求圆满,觉得好茶需要配好壶,好花需要配好瓶,而佳人也自当配才子。

  却不知道,有时候缺憾是一种美丽,随兴更能怡情。

  太过精致,太过完美,反而要惊心度日。

  既是打算在人世生存,就不要奢求许多,不要问太多为什么。

  且当每一条路都是荒径,每一个人都是过客,每一片记忆都是曾经。

  许多人想行云流水过此一生,却总是风波四起。

  平和之人,纵是经历沧海桑田,也会安然无恙。

  敏感之人,遭遇一点风声,也会千疮百孔。

  命运给每个人同等的安排,而选择如何经营自己的生活,酿造自己的情感,则在于个人的心性。

  只有一个走过岁月的人,才会说,不要轻易许诺,不要轻易说爱,否则有一天,你终会为自己的曾经懊悔。

  真的如此么?同样有许多人,把所有的过往,都当作是一种磨砺,是人生最珍贵的篇章。

  其实,在纷扰的浮世,恩怨情愁都可以化开,荣辱幻灭转身被人遗忘。

  你在意的人事,你害怕的江湖,只是那么的寻常。

  来路是归途,每个人,从哪里来,就要回归哪里去。

  时间的长短,不是自己所能掌控,人的生命,就如同枝头的花朵,有些落得早,有些落得迟。

  总有人说,待到老去,老到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咀嚼回忆度日。

  然而人的一生,不是所有的记忆,都是美好、值得回味的。

  也许待你回首过往的时候,会发觉,所有的相逢,所有的拥有,都那么的不值一提。

  甚至会觉得是一种无奈与悲哀,就像是一张洁净的白纸上,被泼染了墨迹。

  人生是什么,是在三月的早春,看一群燕子,于古老的庭院衔泥筑巢。

  是在清凉的夏季,看满池莲荷,寂寞地在水中生长。

  是在风起的深秋,看一枚落叶,安静地赶赴美丽的死亡。

  是在落雪的冬夜,看一尾白狐,遁迹在荒寒的山林。

  我种今生因,谁得来世果。

  高原里浩荡的长风不语,来去无心的白云不语,神山圣湖不语。

  它们为了一个简单的诺言,可以永生永世守口如瓶。

  就让我对着温厚宽容的岁月,许下善良的心愿,唯愿这世间的每一条河流都可以清澈无尘,每一座山峦都可以平和沉静,每一片草原都可以不分彼此。

  愿山河静美,盛世长宁。

  你总是说我淡然,其实你不知道,我只不过假装让往事如烟。

  自从来到这烟火人间,就深刻地知晓,人生本就没有永远。

  可还是一如既往,一如既往地相信因果尘缘。

  你可知,我多想擦去所有的从前,只为和你在茫茫人海里,重新遇见,只为和你一起,等新月变圆……

  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远离纯净,开始漫步在红尘的烟火里。

  在茫茫世海里追逐,寻找所谓的归宿,其实人又何曾有真正的故乡,都只是暂将身寄,看几场春日芳菲,等几度新月变圆。

  停留是刹那,转身即天涯。

  关于经典散文2红尘隐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入秋。

  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

  这桥有着云烟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才会苏醒。

  这个时候,离红尘很远。

  飘渺的烟雾载着云梦般的世事远去,无影亦无痕。

  烧香的人带着一颗很窄的心来了,在匆忙间,将灵魂藏在某个有莲花的角落,又飘忽的离去。

  梵音是永不停止的,千百年来,只有端坐在大雄宝殿前的两株梧桐才能深悟它的空灵。

  有许多僧者的一生,都是在沉默中度过。

  他们从前世逃离到今生,又怀着清澈明净的心去赴来世的约定。

  在青灯古佛下,一次次告诉自己断却孽缘情债,去相信世间的因果轮回。

  白落梅经典散文3篇

  我的思绪被钟鼓声催醒,天色已近黄昏,该是他们诵晚课的时间了。

  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跪在蒲团上倾听,同他们一起朝拜庄严慈悲的佛主,那些经文似乎早在千年前就已听过。

  今生,我也想过要做个淡远超脱的隐者,幻化一身的仙风道骨,归卧深山古刹栽种菩提。

  可我有着风湿般的寂寥与俗忧、俗虑,无法忘却过往,也没法不去怀想将来。

  于是,我感动世人感动的一切,坚心做个凡尘中的女子。

  在不经意间,我来到一间僧房的门口。

  门虚掩着,好奇的心让我想推开它,看看清心的僧人过着怎样一种简单的生活。

  是否如想象中那样摆放一张木床,木桌上摊开一卷经书,一方木鱼,一盅茶,一盏香油灯?抑或是在墙壁上斜挂一管箫,在窗下横放一把绿绮琴?房内一定整洁素净,还溢满清幽的檀香味。

  我没敢打扰,寺中有太多的清规戒律,我只是个凡人,更况是个女子。

  其实,所有人心灵的门扉都是虚掩着的,而推开那重门的人就是有缘人。

  我相信姻缘宿命,只是我今生的那扇门扉,又将会是谁来轻叩?

  湿软的桐叶疏落在石阶上,我有些不忍踩过去。

  一座高墙便让人远离滔滔的尘寰,养在深院的雨也有着一种隔世的寡静。

  走进这肃穆庄严的宝殿,谁还会将罪恶与肮脏携带在身上?即使曾经走过迷途,丢失过善良,这儿也不会和你计较,它会给你时间去弥补人生的缺陷。

  当怒放佛光洒在身上时,你可以带着一颗轻松的心去飞翔。

  有鸟栖息在大殿的檐角上,以一种安详的姿态眺望远方,见着了山水也就寻到了故乡。

  有的时候,年轮它不是距离,哪怕在千百年后,某个瞬间的片段也依然会清晰。

  人间富贵花间露,纸上功名水上沤。

  幽静的山林自然有种忘我的美,可我也只是带着一颗平常的心来的。

  如果有一天,佛为我启开心门,我想我终会再来,那时我就再也不离开了。

  当我看着僧者诵完经文,沿着长廊缓缓回归自己的厢房时,留下的只是风一样的背影。

  那一刻,我明白,结局是注定的。

  踏出槛外,雨已停息。

  寺庙的门口摆着许多卖香烛的小摊,路边还有许多专为人称骨相面的江湖术士。

  有个留着银须的老者,不停地用手召唤我止步,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清的话语。

  我没有回头去看那双好似知晓我过去与未来的眼睛,一切自有结果。

  关于经典散文3 请和我,在红尘相爱一场

  巫山云雨入禅房,藩篱情深卧鸳鸯。

  辩机腰斩刑场日,长歌当哭美娇娘。

  ——佚名

  携着清秋的烟雨去了山中寺院,不是为了赶赴某场约定,只是想去。

  青石铺就的小径,长满了积岁的苔藓,细雨还有伶仃的秋叶落在上面,萧索的潮湿更添几分诗意。

  因为雨天,寺院没有香客,寂寞的铜炉依旧焚着檀香,空灵的梵音随着烟雨在山寺萦绕。

  几个年轻的僧人,聚在殿里翻读佛经,桌案上几杯清茶,氤氲着雾气。

  这番情景让我想起,自古以来,一代又一代的僧者,就是这样在庙宇里度着清寂的流年。

  黄卷是知己,青灯是佳人,难道他们就真的入定禅心,不为红尘有一丝的所动?

  不由自主地想起历代情僧,以及与他们相关的情事。

  其实不过是平凡的男欢女爱,阴阳和合,再寻常不过,只因僧者是佛门中人,须断尘念,所以这些事发生在他们身上,就成了传奇,成了世人心中凄美的故事。

  这不是戏,台上演完,台下的人看过也就罢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