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龟兹,赴约一场大美盛宴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龟兹国”(拼音qiū‘cí,梵语Kucina),是中国古代西域大国之一。中国唐代安西四镇之一。又称丘慈、邱兹、丘兹,为古来西域出产铁器之地。以下是关于走进龟兹,赴约一场大美盛宴的散文诗集,欢迎阅读!

走进龟兹,赴约一场大美盛宴

  走进龟兹,赴约一场大美盛宴【1】

  上小学时,常听老师说,在咱祖国的西北,有个盆地叫塔里木,因为天山、阿尔金山、昆仑山山脉如屏风般包抄在周围,致使印度洋上潮湿的空气进不来,

  那里的土地因干热而变得荒凉,后来成了大漠戈壁,只有偶尔见得到星星点点的红柳、芨芨草和胡杨,千万年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敢于打破那无边寂寞的,唯有渐渐远去的驼铃叮当------

  随着知识的增加,眼界也逐渐开阔起来,知道了塔里木是个宝地,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及天然气、煤碳等,那里有湖泊、有绿洲,还能见到各种飞禽走兽,风光迷人,可惜的是,一般人都难以进入,即使进去了,出来也是个大问题。

  这对于酷爱旅行的我来说,并不要紧,因为位于盆地的北缘,有一座数千年的古城,正在吸引着我,在那里一样可以领略到大漠风采,可以体验到域外风情,还能饱览许多宗教文化和历史遗迹。

  于是,就在去年十月,当胡杨林又披上金色盛装的时候,我不辞迢遥路远,坐了汽车又换火车,朝向那魂牵梦绕的地方进发。

  刚下火车,一幅迥异于江南水乡的美丽画图立刻映入眼帘:苍天阔野,远山如黛,新楼耸起,大道纵横,田园叠绣,树木成行,人欢马叫,瓜果飘香。

  啊,眼前的景物告诉我,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古国龟兹,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往日,我听惯了吴侬软语,看惯了小桥流水,走惯了石街曲巷,如今,双脚踏着厚实的土地,突然感到耳目一新。

  看,这里的雅丹地貌,雄奇瑰丽,姿态万千;这里的一草一木,临风潇洒,柔中带刚;这里的男女老少,个个能歌善舞,随着一阵欢快的马蹄声,又走来一位美丽动人的维吾尔姑娘。

  请不要说这里沙太多、雨太少,大自然对我们的钟爱到处都一样,这里的山川有大美,这里遍地是牛羊——

  现在我来到的地方,叫天山神秘大峡谷。

  我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嶙峋大山,因长年累月风蚀雨淋,通体呈红褐色,中有一缝,深邃莫测,险如刀劈,让人叹为观止。

  待进入峡谷,不由的胆战心惊,总是往上看,担心头上的怪石有个闪失。

  愈往里走,愈险愈奇,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在这崖壁之上,居然还有盛唐时期的千佛洞,洞窟中还可欣赏到标志着唐代最高水平的壁画艺术。

  穿越在这5000多米长的神秘大峡谷,一路峰回路转,泉水叮咚,忽宽忽窄,变幻莫测,忽如裂缝,忽如丝线,千奇百怪、形态各异,惟妙惟肖,单已命名的,

  就有四十多处,如旋天古堡、神犬守谷、玉女泉、显灵洞、卧驼峰、月牙谷、悬心石、情未了、虎牙桥、一线天等,还有许多无名氏,只好等待游客们发挥自己的想象了。

  下一个要去的是大、小龙池,是天然高山湖泊,那里风光秀美异常。

  刚好有车要去,我便一同前往,经过数度转折,终于到达了群山环抱中的大龙池。

  如今确实是最好的旅游季节,处处色彩斑斓,赏心悦目。

  这池大约有2、3平方公里,周边地势开阔平坦,长满柔柔牧草,散落着一个又一个白色毡包,牧民在放牧羊群。

  池中碧绿幽深,波平如镜,看得见水禽在上面慢慢游弋。

  山边生长着排排云杉、塔松和不知名的树木,在墨绿中夹杂着深红、浅紫、赤金、橙黄等各种色彩,倒映于清澈的波光中,联成一片,分不清水上水下,此情此景,怎不叫我陶醉并且久久留连。

  再行2公里,隔座山,便是小龙池,这里景点密布,我游过的就有箭穿山、鸡娃峰、赵封山、棋盘山,山山树木葱笼,鸟声和鸣,池中绿玉般清亮透澈,池底大小奇石,历历在目,如到世外桃源,如临瑶池仙境。

  大小龙池,犹如一对孪生姐妹,相依相伴,深居简出,各有特色,各有千秋,都美丽动人。

  到了这古老而神奇的地方,若是没有看到大漠中的胡杨林,那是十分遗憾的事,早就听说,沙漠上的胡杨,能生长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

  倒下千年不朽,是与风沙搏斗的勇士,于是,我又沿着塔里木河走去,开始了一次金色浪漫之旅。

  到了盆地的边缘,已闻到从大漠中吹来的气息,踩在脚下的,不再是泥土,而是沙砾,走过一道道沙坡,绕过一道道沙梁,

  正当双脚越来越沉重的时候,突然在空旷中,发现了一棵胡杨树,那金色的胡杨,好象一位沙漠中的情人,在远处招手呼唤。

  我顿时忘了疲劳,快步冲向前去,没走多远,抬头一看,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急忙用手点数着:一棵、二棵、五棵、十棵、二十、三十------成片的胡杨出现在眼前,艳阳下,如镀上了一层金。

  我揉了揉眼睛,不由地怀疑起来,这是不是海市蜃楼?会不会转眼又消失?一时真不敢断定,犹疑中我试探着前进,事实证明,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是实实在在的胡杨树,我终于走进了梦幻般的胡杨林,沉浸在一片忘我的境界中。

  只有经过这种亲密接触后,才算真正认识了胡杨,理解了胡杨,懂得了沙漠中的英雄树——胡杨!从远处看,它们无疑是英姿飒爽,健美非常,尤其是在这金秋十月。

  你可知道,为了成长,根,要扎得多深,才能吸到一点点水分,才能枝繁叶茂,才能顶住狂风不被沙砾掩埋,才能长久保住荒漠中的靓丽风景!我一一观察着每棵胡杨,在粗大虬结的身躯上,布满着岁月伤痕,让人触目惊心。

  这时,抬眼望去,又是一番惊喜,我的夙愿终于实现了,风景如画的塔里木河,正蜿蜒曲折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如梦如幻,美不胜收,这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河,

  我独自在它的身边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远,几乎忘记了时间,直到一轮夕阳染红了西天。

  古国龟兹,座落于天山南麓中段,是沟通欧亚大陆的重要门户,经历了二千多年岁月烟云和历史风雨的侵蚀,当年雄伟的城郭和商贸盛况已无法复原,甚至完全消失,所幸的是还有众多文物古迹,在等待着人们去参观游览去寻觅去追忆。

  于是,天一亮,我的双脚又踏上了古老的旅程,首先探访了龟池故城遗址,它是汉唐西域三十六国著名的国都之一,现在还保留了不少城墙段落和依稀旧貌,据测算,这座城池居住十万人口管辖数十万平方公里根本没有问题。

  紧接着又游览了克孜尔尕哈烽火台,这是古时候的军事信号台,如发现有敌情,立即就在上面燃起狼烟,只有狼粪的烟才是笔直的,人们远远就能辨别出来,并作好战斗准备。

  还有克孜尔千佛洞,一走进去,里面的一切,会让人惊叹不已,不但有保存完好的壁画群,而且人物造型生动逼真,数千年来,它就一直静静地蕴藏在沙丘和山谷之中,

  由于洞窟设计精巧,结构独特,自然的风化便很难侵入,被称之为敦煌莫高窟第二,接着又游了龟兹清真寺,这是一座伊斯兰大寺院,远远就可看到它庄严挺拔的楼门和穹窿式的楼顶,

  里面支撑着64根菱形柱子,上下饰以彩色图案,金碧辉煌,庄严无比。

  这座仅次于喀什艾提尕尔的大寺院,同时可容纳3000人做礼拜,自建寺以来600年间,屡遭灾祸,多次重建,最后一次是在1931年,后经不断修缮完成。

  如今,这里不单是宗教仪式的聚会之所,更是热门的旅游景区。

  这里可看可玩的地方还很多很多,我到过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此地处于天山与塔里木盆地之间,有着独特的地形地貌,加上高山、草原、沙滩、戈壁各类物种都集中在这里,真是目不暇接。

  经过短短三天的游览,让我感受最深的,不是某个景点,而是神奇的山川大地,是整个龟兹古国的大美!

  怀念一棵树【2】

  盛夏的午后,大地已被强烈的阳光烘烤的炽热,气温已高达36度,据天气预报说,在有些地区已超过了40度。

  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心情自然也就憋闷,百无聊赖,于是凭栏窗前,想找一个透透气的地方,找一个带来清凉放松心情栖息心灵的地方。

  这个时候,我便怀念起一棵树来,怀念的竟是四十多年前就已长在我心底的那棵树,也就打开了我已尘封四十多年的记忆,回忆起我与那棵树的过往。

  那是一棵杏树。

  从我记事起,就知晓家里的自留地里有一棵杏树,杏树长的粗壮,矮墩墩的,那时就一个成年人搂不过来。

  粗矮的树桩上雕刻着斑驳的岁月,一块块老树皮就如同耄耋老人的一张脸,一身皮,已失去了弹性,浑身皱皱巴巴,但内里却仍显现着“不服老”的余力。

  我先是问父亲,这棵杏树是什么时候栽的?父亲不知道。

  后又问上了年纪的祖母,祖母也不知道。

  这更在我的心灵深处增添了对那棵杏树的神秘感,油然而生出对那棵杏树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愫,树底下就成了我童年乘凉的地方,

  树桩上就成了我少年攀爬、玩耍的地方,杏树上放飞儿时的梦想,在我脑海深处也留下了昨日的美丽风景。

  回忆过往,我把那棵长在心底的杏树移植到眼前,仿佛还在昨天,那棵粗壮的枝繁叶茂的杏树还是从前,我的眼前立时浮现出一片绿色的风光……

  儿时的我常常坐在杏树底下乘凉,依偎在祖母身边,看飞来飞去的小鸟儿,听树上时断时续的蝉鸣,我就感到杏树既不孤独,也不寂寞,常有鸟儿、蝉儿陪伴。

  我还时而发现树桩上攀爬的一种貌似丑陋的虫子,我便急切地问祖母这是一种什么虫子,祖母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看,

  似乎故意压低声音对我说:“它叫‘臭大姐,你可别叫它,若一叫它,它身上就会散发出臭气来,让人受不了。

  ”我那时出于好奇,就对着正在树桩上缓慢爬行的“臭大姐”大声叫喊着:“臭大姐、臭大姐……”不知是不是因我的喊叫,“臭大姐”顿时散发出了一股股臭气,一时间确实觉得臭不可闻。

  自此以后,我就觉得它与“大姐”的亲切称呼不相符,它攀爬在散发杏树上,与周身散发着清香的杏树不相符,我也越来越厌恶起它来。

  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杏树底下发生的多是些高兴的事,譬如说,我常常在杏树底下缠着祖母讲故事,祖母煞有介事地给我讲《秃尾巴老李的故事》、

  《李世民吃萋萋菜的故事》、《乔天华的故事》……祖母最爱讲的故事当属《杨家将》,讲起“穆桂英挂帅”来,生动形象,妙趣横生。

  讲起“佘太君”来,还不时地添油加醋夸耀一番,从祖母的表情上,我看出了祖母这是对同为女人、同为老年人的“佘太君”的一种敬重,讲的多了,我也不知不觉地对“佘太君”敬重起来,我的心中立起了一位精忠报国女性的高大形象。

  童年的杏树底下发生过许多往事,总是让我回味无穷。

  及至到了我上学的时候,那棵老杏树又成了另一道风景,成了我童年的天堂,是我忘年的朋友,我童年时代的许多时光就是在那棵老杏树的树荫下度过的。

  因它正好长在我上学的路上,上学的时候,我的头总爱往右边歪,因为右边有我家的杏树;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的头又总爱往左边歪,因为左边有我家的杏树,

  我还愿意总过去,抬头看看葳蕤的枝叶,伸手抚摸着粗壮的树桩,兴趣来了,还要爬到树上去坐一会儿,在树上看着小人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有时做完了作业,我还会提着一张狗皮,到杏树底下玩耍、看书。

  即使离开它的时候,还常常三步一回头。

  我想,这不只是出于对杏树的呵护,更重要的是对杏树凝聚着一种浓浓的深情,这种深情是无法言表的。

  植物动物如同人一样,你与它交往时间长了,就会慢慢滋生着感情,日久生情,你说不是吗?

  杏树的动人之处在春天。

  在万物刚刚复苏的时候,杏树就抢了百树之先,枝头上的蓓蕾盛开了,那些带着嫣然笑容的杏花一簇簇、一串串,真是花团锦簇,千姿百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