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欠债还债的因果故事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关于欠债还债的因果故事就在下面,欠人家的总是要还的,一起看看吧,下面就是因果故事哦!

  为还前债 投生驴身【1】

  《子不语》一书,又名《新齐谐》,作者为清代袁枚,记述之故事约有一千则。与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一书齐名,有“南袁北纪”之说。其中有一则故事:

  洛阳附近的水陆庵,有一位出家僧人,号大乐上人,十分富有。他的邻居周某人,在县衙门当差役,担任催讨税租的工作。因家里非常贫困,常将税租挪为私用。每到了催缴税租的期限,就向大乐上人借贷。过了几年,积欠的银两,累积到了七两之多。

  大乐上人知道周某人无力偿还,也不向他索讨。周某人十分感恩,每次见面,一定告诉上人说:“我这辈子无法报答上人,死后当投生驴身,为您所驱使,来报答您的恩德。”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有一天晚上,有人来敲门,声音十分急促。大乐上人问:“是谁啊?”有人应声说:“是您的邻居周某人,来报答您的恩德啊!”大乐上人开门,却不见人影,还以为是有人开玩笑。当天晚上,大乐上人畜养的驴子产下一子。第二天早上,大乐上人去拜访周某人,果然过世了。

  大乐上人走到驴子旁,这头新生驴子非常兴奋,仰起头,又翘起足,似曾相识的样子。后来,大乐上人把它当坐骑。很快过了一年,一天山西来的客人住宿在水陆庵,非常喜欢这头驴,希望大乐上人转卖给他,上人不答应,也不忍心告诉他原因。

关于欠债还债的因果故事

  这个客人说:“我将到某县办事,必须住宿一晚,这头驴子可否借我一用。”大乐上人答应了。客人一骑上马鞍,拉着缰绳,笑笑说:“我是骗您的,我很喜欢这头驴子,我这一走,未必马上归还。我已经把钱放在您的桌上,回去后,您可以直接取用。”话才说完,头也不回,奔驰而去。

  大乐上人无可奈何。一回到房间,桌上就放着白银七两,正是周某人生前所积欠的数量啊!

  皇甫迁投胎变猪的故事【2】

  隋朝大业八年,宜州城东南边四十余里处,有一家姓皇甫的,有兄弟四人。除了老二皇甫迁,结交不良的朋友,整天游手好闲,不事生产之外,其他兄弟都工作勤奋,仁慈忠孝。

  有一天,他们的母亲拿了六十钱准备到市场买东西,由于有事到屋后去,就顺手把钱放在床上。这时老二从外面回来,见钱在床而四下无人,于是就偷了钱出去外面花用。

  母亲回房找不到钱,也不知道是老二拿走的,于是就审问全家。全家大小都否认有偷钱,母亲很生气。全家大小因而通通都被鞭打,大家心里也都很怨恨。

  两年后老二死了,他托胎到家里的母猪腹中。三五个月之后,小猪生下来了。这头小猪长到两岁时,家里因为八月要拜土地神需要用钱,于是就把它卖给远村的社家,身价是六百文。社家就把小猪带走。

  卖到社家的第一晚,这头猪就把自己的家人,大大小小都惊扰了。它先托梦给他太太,它用猪鼻碰他太太说:“我是你先生,因为偷了母亲六十钱,害全家被打,所以被罚做猪来还债。今天你们把我卖给社家,社家把我绑缚住,准备要杀我。你是我太太,怎么忍心不告诉家人,好来赎我回去。”

  他太太做了这个梦后,突然心惊肉跳惊醒了过来,可是她又觉得难以置信,于是又再继续睡觉。接著又梦到同样的梦,这下子她信了,赶紧起床穿衣,到厅堂向婆婆报告。谁知婆婆早已在厅堂等候,因为她也做了同样的梦。不仅如此,他们的儿女也同样都梦见了。

  全家连夜准备去赎老二回来。皇甫迁的太太叫儿子和伯父一起去,并带了一千二百文钱。母亲告诉儿子说:“要是社家不肯放猪的话,就给他们双倍的价钱。”他们怕天亮就要杀猪,于是飞快的骑去。

  骑了三十几里,到了社家。儿子不说猪是自己的父亲投胎的,为的是怕侮辱家门。因此他只说要赎猪,不须要杀猪。社家不肯给,因为他们拜土地神的时间也快到了。双方再三都不肯让步。

  皇甫迁的哥哥和儿子都急了,怕社家真要杀猪。于是就找来一位认识的人,此人曾任县令,有见解,能获人信任尊敬。把实情原原本本告诉他,托他做调解人。最后终于赎回了这头猪。

  拿回猪之后,他们就把它赶到野地田里。哥哥跟猪说:“如果你真是我弟弟的话,你可以自己走回家。”儿子也向猪说:“如果你真是我父亲的话,也可以自己回家。”猪听了之后,就自己直奔老家。

  时间久了之后,乡里都知道这件事了。儿女都觉得很羞耻惭愧,跟他们有嫌隙的邻里,还用猪这件事来讥笑责骂他们。因此儿女私下对猪说:“爹爹您做了不善的业,受到了猪身的报应。我们做子女的,因此而没办法出头。生前您和徐贤者是好朋友,交情深厚。不如您住到徐家去,我们会到徐家,给您送饭去。”

  猪听到子女这番话,流著眼泪走向徐家。徐家离他老家有四十余里。大业十一年内,这头猪就在徐家过世了。

  变鸡生蛋偿债【3】

  沈老太说:村里有个赵三,与母亲一起在郭家做工。母亲死了一年多后的一个晚上,赵三躺在床上,像做梦又不像做梦,听见母亲说:“明天下大雪,院墙外会冻死一只鸡,东家肯定会送给你,你千万别吃。我曾偷过主人三百文钱,阴间官府判我变鸡还债。现在生的蛋已经够卖三百文钱,我将离开这里了。”

  第二天,果然一切都像她所说的。赵三不肯吃那只鸡,哭着将它埋掉。主人反复追问,赵三才说实话。这是近几年的事。由此看来,世界上供人骑和拉车的马牛,供人吃受屠宰烹煮的鸡猪等,前一辈子必定欠了这些人的债,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这些奴仆狡猾偷窃,下辈子也必遭报应,只是他们没有好好想想而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