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欠债的哲理小故事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写欠债的哲理小故事就在下面,要看看哦,欠债还债的故事,一起阅读,一起感受吧!

  还债故事【1】

  因果规律的客观存在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宇宙自然的法则,天经地义。

  有人不信因果报应,总以为自己做的什么事别人看不见,其实人无论做了什么都有报应,欠下了什么都得偿还,善恶有报,欠债还债。

  以下为古籍中记载的两个故事。

  宋代的商懋,生性刚直,乐于助人。

写欠债的哲理小故事

  有一次患伤寒症候,梦中忽然觉得自己身体飘浮起来,渐渐来到了一个象茫茫海畔一样的旷野,这时看到有一个公吏打扮的人走来对他说:“汝数未该到此。

  今有一件公事,汝可到府中看一看。”商懋跟着他来到一个官府门前,看到两个差役押着一个头戴黑帽、颈荷铁枷的囚犯,囚犯喊道:“商家兄弟,认得我否?我乃贾谋。

  生前做的亏心事颇多,今要一一结证。

  诸事还一时了不来,得你到此,帮我了结一件吧。

  我昔年骗取你家财,阳世间偿还已差不多了,阴间未曾结绝得。

  多一件多受一样苦,今日烦你写一状,免我的风扇之苦吧。”

  商懋这时想起:“曾听母亲说早年被人以假造公牒骗去家资万两后,家道衰落,不知是谁。

  后来有人传说姐姐的公公贾谋横富,有人猜到商家失物这件事上,因是亲眷家,都不信是他。

  今见果然是他。

  不过他不久就死了,姐姐、姐夫一直帮助我家。

  姐夫死后,姐姐将家产又让我来掌管,救济了一些贫困的百姓。

  如今我也该递个结状,解他这一桩公案了。”就对囚犯说道:“我愿供结状。”囚犯就求旁边差役取纸笔递与商懋。

  商懋看那张纸时,原已写得有字。

  囚犯道:“只消您押个字就是了。

  ”商懋依言提起笔来写个花押,差役拿走状子,然后朝贾谋喝道:“快進去!”囚犯对着商懋大哭道:“今与您别了。

  不知几时得脱。

  好苦!好苦!”贾谋被带進去了,商懋不住叹息。

  这时公吏又递给商懋几个文簿,商懋看到里面记载着境中某家,肯行好事,积有年数;某家惯做歹事;某家心地光明;某家外假虚名,存心不善,随人善恶细微,各彰报应。

  忽然后面有人一推,商懋飒然惊觉,乃是南柯一梦,醒来病已好了,只见家人正焚香祷告,商懋述说所见之事,人们都说可见报应是实,做人决不可欺心啊。

  商懋自此更加力行善事,敬信神佛,并向人们劝善。

  清代时的北京居民张元养了一头驴,一天能走两百里路,可是却很喜欢踢人、咬人;唯有张元父子骑它时,它就非常的驯服。

  偶然有一个姓杨的人,姑且试着借驴来骑,驴却非常驯服的让他骑,于是就骑着它行走;回家之后,杨某梦到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告诉他:“我是张元家的驴,前世向你借用三百钱不还,现在应当补偿你;你昨天骑着我走了二百八十里,望你再骑我二十里,我欠你的债就可以还清了。”杨某问:“你欠张家多少钱呢?”黑衣人犯愁说:“多多多,不可说。”杨某醒来后果然又借驴来骑,骑到稍远,驴忽然跳了起来把杨某摔在地上,推算一下路程,果然是二十里。

  杨某更加惊异,于是对驴很诚恳地说:“我明白原因了!但现在离我家还有十里路,如果不骑你,怎么能够回去呢?我骑你回家,然后用十文钱买草料送你吃好吗?”驴子看着杨某好一会儿,才肯让杨某骑回去。

  后来,这驴就再也不让杨某骑了。

  古语说:“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做者是”,从古至今,因果报应无不历历应验,欠债必还,果报一毫不差,不过在迟早之间,因此人们做事决不可昧天理良心,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责任。

  正视因果法则,遵从天意,行善向善,才会有好的际遇和未来。

  欠人家的总是要还的【2】

  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年间。

  距北京城几十里外有一个村子叫瓦家店。

  在这个村中有一个有钱的大户人家,人称“钱员外”。

  在他们家两里外有一个农户人家,此人姓李,人称:“李老二”。

  由于他会一些泥瓦匠的活儿,经常到钱员外家干些零活。

  每次到钱员外家干活,钱家给的工钱都不少,一来二去就和钱员外很熟。

  所以钱李两家来往比较密切,钱员外称李老二:李老弟。

  李老二称钱员外:钱大哥。

  有一年,钱员外要全家到南方去办事,得几个月才能回来。

  钱员外把李老二找来说:“李老弟,我们关系相处不错,我有点事托付给你,不知你是否答应。”李老二说:“钱大哥,你有事就尽管说,我能办的事一定尽力去办。”钱员外说:“我有一批好酒,恐怕走后被看家护院的家人偷喝了,想放到你家保管,不知你意下如何。”李老二说:“这点事,我还当是什么大事,你放心走吧!等你回来,我原封不动还给你就是。”

  就这样,钱员外把三十坛封好的酒坛让家人送到李老二家。

  李老二把这些酒坛摆到西屋的空房中,平时用锁锁着。

  一晃,钱员外家走了两个月了,仍无音信。

  有一天,李老二想起钱员外寄存于他家的好酒,就打开房门看一看。

  这三十坛好酒都用牛皮纸封口,坛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

  李老二用双手捧起一个酒坛闻了闻,没有什么味儿。

  心想:这酒坛封得再严,也应该闻到酒味儿;他双手晃了晃,也听不到酒坛里有酒的声音,他很好奇,索性拆开一个酒坛,倒出的东西让他大吃一惊:这哪里是酒,竟是白花花的雪花白银。

  他把所有的酒坛都打开一数,正好是白银三千两。

  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财富,看着这些白银,李老二就动了贪心,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把这些白银占为己有的妙计。

  最后,他终于想出了一个损招。

  他上街买来一些好酒,灌到酒坛中,再把酒坛原封不动地封好,把这三千两白银却埋在自家的地窖里。

  几个月后,钱员外回来了。

  李老二就把这三十坛酒给钱家送去。

  等李老二一走,钱员外打开酒坛一看,白银变成了白酒。

  钱员外心里明白:自己一生的积蓄全让李老二占为己有了。

  有心到衙门去告他。

  又一想,当初说好让他保管的是酒,他送回来的也是酒。

  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钱员外真是又憋气又窝火,没有半年时间就因为忧郁而死。

  李老二看钱员外已死。

  又无人找他要帐。

  用钱员外的白银买了地,置了很大的宅院,又娶了几个小妾。

  真是:昔日寒门冷落,今日门庭若市。

  有一天,他的一个小妾要临产了。

  因为妻子都没给他生个孩子。

  这个小妾要给他生儿子了,他能不高兴吗?偌大的一个家业没人来继承可不行。

  这一天,他突然做了一个梦:他正在一个房间里喝茶,门突然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人,他仔细一看:是钱员外。

  那钱员外肩上搭着一个钱褡裢,笑呵呵地对李老二说:“我来讨债来了。”他猛然惊醒了,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一个女佣人走进来说:“恭喜老爷,二少奶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

  本来是个很高兴的事,可一想到昨晚的梦,李老二就浑身不自在。

  总是想着梦与他儿子有什么联系。

  因此,他对这个儿子存有戒心。

  可是,这个儿子却出奇地孝顺,到了上学的年龄,李老二给他请了几个老师教他,这孩子也争气,学过的东西过目不忘,先生也常夸他是个奇才,将来能考个一官半职的。

  时间一长,关于梦中讨债的事也就淡忘了。

  到了十八岁那年,李老二的儿子要进京赶考,果然这孩子一考即中,封了个七品官。

  李老二家红灯高挂,喜庆盈门,亲朋好友都来祝贺。

  席间一个人说:“如今时兴用钱买官。

  我看李兄你家也不缺钱,不如花点钱给你儿子买个大一点的官。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做引见人。

  ”在座的人都说是个好主意。

  李老二想:自己的唯一的一个儿子才华横溢,当个七品太枉才了,买个大一点的官也行。

  于是,李老二又花重金为儿子买官。

  几个月后,那个收重礼的宰相果真把李老二的儿子提拔成四品官。

  这又是一个喜事,李家更是欢天喜地地庆祝了一番。

  因为官也有了,提亲保媒的人也多了。

  可是,儿子一个也不同意,却偏偏相中了朝中一个大臣的千金小姐。

  于是,李老二免不了又花重金送礼,请媒人说媒,花了许多钱,那女方家总算同意了,可却要了一大笔彩礼,没有办法。

  李老二只得咬咬牙“照拿不误”。

  事情总算办妥了。

  迎亲的日子定在下月初五,这一天渐渐临近了。

  还差几天就要给儿子娶亲了,李老二很高兴。

  高兴之余,晚上他多喝了几杯酒,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十八年前的那个梦境又出现在他的眼前:钱员外笑呵呵地对他说:“你欠我的债,我讨了十八年,总算要回来了,还带了一点利息。”说着还伸手拍拍肩上的钱褡裢,果然来时钱褡裢是瘪的,现在都鼓了起来。

  钱员外接着说:“债也讨完了,我也该走了。”李老二猛然惊醒。

  正在这时一个佣人慌慌张张跑进来说:“老爷,不好了,大公子有病了,快去看看吧!”

  李老二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儿子房间一看。

  他的宝贝儿子已经死了。

  李老二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什么都明白了:钱员外托生成他的儿子来向他讨债。

  他回想起来:从他儿子出生、到请教书先生、赶考、买官、定亲,他儿子足足花掉三万两白银也不止呢?所以钱员外临走还说带了一些利息呢。

  从此,这个李老二闹了个人财两空。

  他整天象乞丐一样在大街上见人就讲他骗财害人的往事,劝人们别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否则,欠人家的总是要还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