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初恋的感觉是羞涩的,有关初恋的文章,请参考下面

初恋

  初恋【1】

  我真的好难过

  刘小歆一直不相信自己就这么和那个男生再也没有关系了。

  他明明可以和她的关系那么好。

  好的好像一个人似得。

  但是事实就是她再好的朋友也不会再在自己发生什么的时候说到他名字。

  而且自己在也不会听到别人在他的面前大叫自己的名字。

  这真的让她有点接受不了。

  就这么简单,变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吗?不可能,她坚信他们很快就会像以前一样和好了。

  1.我们的星空啊

  8:30了,时机终于到了。

  “又数到127颗星星了呢,你在哪里?”

  明明他也很闲,可他就好像看不到这说说似得。

  噼里啪啦的点赞就是没有他。

  那时候刘小歆和他才在一起一个多月吧,两个人还很腼腆,在学校很少说话,单一放假回家就会有很多的话,怎么说也说不完。

  “我睡不着。

  “数羊。

  “一只,两只,三只,”

  “不叫你打出来,自己在心里数就好了”

  “算了,不数羊了,数星星吧,哈哈,现在往外跑,看谁数的快,哈哈,123,跑。

  “喂,咱们看到的星星不一样多。

  “嘿,嘿,已经走了啊,好吧”

  “喂,我回来了,我先数完的,不过你说得也对哦,算了,不一样就不一样吧,反正我先数完的。

  127。

  “嘿,我后跑的,好不好,切,72个。

  “哈哈,我赢了。

  “嗯嗯,睡觉吧。

  “哦。

  晚安。

  “晚安。

  睡吧。

  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不想睡觉的,本来就是想和你在多说几句话。

  2.老公公,谁是你的老婆婆?

  在一起好久了,有三四个月了吧,慢慢熟悉了,觉得自己好喜欢好喜欢你啊,怎么和你说呢?还好像告诉所有人呢,发了说说@了你,大家都看到了,闹完玩,起哄,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还好开心呢。

  这是大家都看到的,都知道的,你看到了也会懂了吧?

  转手便发了说说:“我的老公公,谁是你的老婆婆?”

  你没有反应但后来你好像给了我答案呢,要不要我说谢谢呢?

  3.渐行渐远,叫我猝不及防

  吃完晚饭回班,门口好多人在闹着玩,不知道怎么了,后来看到主角是你不知道怎么的还有点开心,总觉得和你有关的都和我有关。

  刚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但后面的一句话叫我猝不及防,

  “嘿,蔡联,韩熙谁啊?哈哈,韩熙,蔡联喜欢你。

  蔡联喜欢你,喜欢谁呢?韩熙是谁呢?

  后来我知道了,是小我们一届的,同一楼层,很漂亮,而且我还知道了,她同意你的告白了,你们在一起了。

  从大家的话语里我知道了你们很般配。

  4.真的好想告诉你

  后来的日子里也没有多伤心,总觉得你还会是我的,但总是不自觉在晚自习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去了厕所,一呆就是好久,别人问我怎么了,我找不到理由,蔡联,你算不算理由呢?

  就在你和她在一起以后我们和解了,不在固执的不和对方说话,你对我很好,就像以前一样,我叫你给我接水,你帮我早早占好实验室的位置,一点一点教我实验,你说:“你笨啊?慢慢来,别着急。

  练体育了,你们男生练习完了,你怕我不好好练就在我旁边陪我跑。

  还学我丑丑的跑姿。

  你知不知道,越这样,我越喜欢你呢。

  练微机了,你微机特别好,就玩游戏了,我们俩坐对面,你忽然冲我坏笑,我就知道你没有做好事,一看,你做了Flash动画“刘小歆大傻子!!!”虽说嘴上在骂你,但是好开心啊。

  那么好的你,我都想和你表白了呢,我们和好好不好?

  5.再见

  吃完晚饭回教学楼,周雪非要绕宿舍楼回去,说是有东西落在宿舍楼上了,楼下等他,就看到旁边宿舍楼底下有人在说话,是你和她,不知道说什么了,咳了一声,好想你们离开,不用怎样,就是别让我在看到你们站在一起了好吗?你们没有走,等到周雪下来了,我们走了,你们也开始走了,一路上你在我前面,和她手牵着手。

  回去后,我撕了我写的“我们和好吧”重新写了一张“再见。

  ”你明明看到了我,但还是坚决的和她牵着手在我眼前走过,不就是为了这样吗?

  再见,我真的好难过,因为你离开我。

  我一直相信你说的,十年之后,我分就结婚吧,你那时候大学毕业了,?我那时候当兵就退伍,我们就一起生个娃娃,过我们的生活。

  我一直相信你说,你是我的依靠。

  我一直相信你说的,刘小歆,我最喜欢的女孩,你不知道我在心里默写了多少次你的名字。

  命中注定【2】

  十岁的丁文有一个小小的淡绿色的口琴,轻轻一吹就能发出神奇悦耳的声音,不用说口琴成了他的宝贝,即使睡觉也要握在手中。

  为此他还在口琴一角,用小刀刻了一个小小的“文”字。

  有一天,丁文跟着妈妈坐火车去到遥远的大城市看望打工的爸爸。

  下了火车左等右等没等到爸爸,原来爸爸临时有事要耽搁一会儿。

  丁文实在无聊,便拿出口琴吹起来。

  正吹得高兴,忽然旁边有个小女孩哭了起来,一个女人又是拉又是劝的,应该是小女孩的妈妈。

  丁文妈妈忙问怎么了,小女孩的妈妈一脸难为情地说:“这孩子,看中你家小哥哥的口琴了,我以前答应给她买个口琴的,可……一直没有闲钱。

  ”说着要拉小女孩走,谁知小女孩哭得更伤心了,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丁文手中的口琴。

  丁文妈妈心中不忍,便说:“文文,你看小妹妹哭得多伤心,要不,就把口琴送给小妹妹好不好?”

  这要放在平时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谁知这回丁文竟痛快地一伸手递过口琴,说:“给你!”

  小女孩娘儿俩一下子愣住了,直到小女孩怯怯地伸出手接过口琴,才相信是真的。

  小女孩一下子破涕为笑。

  小女孩的妈妈高兴坏了,摸摸丁文的头,说:“小哥哥心真好,等你们都长大了,我把我女儿送给你做媳妇,要不要?”

  两个大人一起笑了起来,这当然是句玩笑话,异乡入海,萍水相逢,一转眼就各奔东西,哪有可能再见面?

  事后妈妈一次次问丁文:“文文,你把宝贝送给那不认识的小妹妹,后悔吗?”

  丁文认真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只有一点点后悔,但一想到小妹妹笑的样子,就不后悔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丁文一直找不到另一半,原因只有一个字:穷。

  尽管他很优秀,也一直努力着,但因为家境贫寒,他暂时在城里还买不起房子。

  爱情不久还是降临了,女孩叫林苗,性格温婉大方,正是丁文喜欢的那种类型。

  但问题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丁文第一次上林苗家,当林苗的母亲听说了丁文家的经济情况后,断然否决了他们的爱情。

  丁文心里一片灰暗,低着头难过地往外走,就在这时林苗在身后叫了起来:“丁文,我跟你一块走!”

  林苗旋风似的冲进房间,片刻工夫拎着一个乱七八糟的大包又冲了出来,满脸是泪地冲妈妈喊道:“妈,我知道您要房子是为我好,可房子以后可以买,爱情错过就再也找不到了。

  妈,我要跟丁文走,对不起!”

  妈妈追上去拉着林苗的包不放手,苦苦劝道:“苗苗,你不要傻了……”

  娘儿俩拉扯起来,丁文傻傻地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从林苗的包里掉下一样东西。

  丁文忙拾起来,正要递给林苗,忽然愣住了,那是一个看上去已有些年代的淡绿色的口琴。

  丁文惊讶地开了口:“这口琴,曾经是我的,瞧,这儿有一个小小的‘文’字!好多年前,我曾在火车站把这个口琴送给一个小女孩……”

  林苗双手捂住胸口惊叫起来:“天啊,那个小女孩就是我啊!”

  林苗妈妈吃惊地盯着丁文看了又看,末了说:“你真的是那个傻头傻脑的小男孩?!”然后她长叹一声,“行,我服了,傻小子,好多年前我曾说过要把女儿送给你做媳妇的,现在,我该兑现承诺了──命中注定啊!”

  借钱【3】

  幺妈最近头发又白了不少,最近更是没见她眉头展开过。

  “小许”这一声顿时让幺妈的眉头舒展不少,她立即起身相迎:“三嫂,进来坐吧!”

  三嫂坐下后叹了口气,这口气一叹幺妈的眉头又蹙了起来。

  “小许,欢欢要结婚了”

  “这是好事儿啊,我咋才听你说啊!”

  “是啊,太忙了,没来得及”

  “男方那边人怎么样?”幺妈的眼睛是笑的。

  “人不错,听说在城里还有一套房,是个有钱人家”三嫂眼中闪着光。

  “那就好,欢欢嫁过去不会吃太多苦”

  “好是好,可是人家是有钱人家我们就不能显得小气”三嫂看似无奈的说。

  幺妈眉头一动,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男方是有钱人家,那我们的嫁妆就不能显得寒酸,所以……”三嫂盯着幺妈的眼睛。

  幺妈没有接话,却将视线移走了,眼光微闪。

  接着就听到三嫂说:“小许,不是我不借你钱,而是我家里确实需要用钱……”

  “嗯……没事,我能理解,三嫂还是感谢你”

  “那好吧,小许实在抱歉啊,好了,我还有事要做就先走了”三嫂说这话时面露轻松。

  “我送你出门吧!”

  “不了,你的事儿也挺多的,你忙吧!”话说完三嫂就起身走了,脚步轻快,却也局促仿佛害怕有人追上来似得……幺妈坐在椅子上,双手撑住额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一年后,幺妈一家终于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这一年里幺妈知道了一件事,欢欢在一年前交了个男朋友,却硬是被三嫂逼着和那个才交了半个月的男朋友结婚了,这一年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幺妈一家生活却是越来越红火,渐渐富裕起来了。

  又过了一年,三嫂一脸悲切的来到幺妈的家里,幺妈依旧很客气。

  “三嫂,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幺妈关切的问道。

  “你三哥在外地打工,这你是知道的”

  “是的,难道三哥出事了吗?”幺妈眼里闪着惊疑。

  “唉,你三哥在工地上受了工伤,负责人已经进行了赔偿,可是却不能完全支付的了医药费,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帮我们”三嫂的眼中充满希冀。

  “我……”幺妈有点犹豫,这一丝犹豫却惹恼了三嫂。

  “怎么,这点忙都不愿帮吗?不就借几个钱吗?担心我们还不起吗?”三嫂的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三嫂,不是的,我不是不愿帮忙,只是我刚把存折给了小磊,我得等他回来才能给你取钱去救三哥”幺妈因被人这样误解脸变得通红。

  三个小时后幺妈拿着从小磊手里取回的存折和刚从取出的一万块钱走出了银行,回到家交给三嫂,三嫂连忙道谢,并承诺一定会还的……

  五年过去了,三嫂的承诺仿佛水中泡影,一吹就破了,幺妈也不再提这件事,更没有要求过三嫂还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