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活防汛抢险小故事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关于生活防汛抢险小故事就在下面,防汛抢险小故事六则,欢迎大家阅读!

  1、三轮车冲下堤坝孕妇遇险 特警及时营救母子平安

  7月12日中午,武穴市龙坪镇66岁高龄的老项带着怀孕的儿媳去医院检查,返回途中车辆失控冲下堤坝,俩人不同程度受伤,情况危急,正在附近防汛执勤点管控车辆的武穴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突击队员闻讯立即前往救助。

  由于救助及时,摔伤的老人伤情没有大碍,孕妇肚子里的胎儿也得以保住。

  7月12日12时35分许,武穴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民警虞华福带领辅警洪志亚、张鸿翔等人正在18号路口坝脚防汛执勤点执勤,突然听到执勤点不远处的坝脚传来尖叫声,顺眼望处,民警发现坐着两人的一辆三轮电瓶车从坝面顺斜波直往下冲翻到公路上,民警虞华福带领辅警迅速赶过去,见一老人和一孕妇躺在地上,孕妇自称羊水破裂,叫尽快施救。

  民警虞华福当即拨打120,组织辅警找来遮阳工具给孕妇和老人遮蔽阳光。

  几分钟后,120救护车来到现场,由于送医及时,孕妇肚子里的胎儿得以保住,老人的伤情也无大碍。

  经了解,老人姓项,今年66岁,武穴市龙坪镇下冯村人,孕妇黄某是他的儿媳,老人儿子在外打工,因为防汛的需要,导致进出武穴城区的道路不能通车,只能由老人骑电动三轮车带着儿媳到医院做检查。

  当天上午,老人带着儿媳到医院检查完后从江堤上骑车回家,一不小心车辆失控翻到坝脚下的公路上。

关于生活防汛抢险小故事

  2、太白湖鏖战的12小时

  ——记武穴市教育局防汛抢险突击队

  尽管昨晚加班至12点才睡、今早5:00就起床加班打印材料,武穴市教育招生考试中心干部陈节兴丝毫没耽误防汛集结时间。

  7月12日早上7:00,他准时出现在防汛抢险专用车前,随同教育局机关、教科院、教辅办、武穴师范、理工中专、实验三中、特教学校等单位干部(教师)组成的84名防汛抢险突击队队员一起,向目的地太白湖口花桥镇刘常村进发。

  车走刊江团山,经石大线再行花桥,到童司牌下车。

  由于前方有迎水坡滑坡,实行了交通管制,车辆无法通行。

  突击队员们换好鞋子,带上草帽、手套,手拿铲子、铁锹,步行了30多分钟才到达刘常村,手表指针显示时间为9:20。

  教育局党组成员、政府教育督导室副主任郭太友进行了战前分工,85人分成两组,一组负责灌沙袋,一组负责用船搬运竹子到对岸丰收堤防浪。

  太阳一晃一晃的,天气十分炎热;湖水抵岸,暑气尤其严重。

  陈节兴他们在上游大船在上负责装运,还没装十来根竹子,听到下游岸边一阵骚动,原来是教科院高中语文教研员张少云中暑了。

  张文杰、郭建武第一时间扶住了他,人却已是脸色惨白、晕了过去。

  队友们大多停下手头工作,换动着抱住张少云,打120电话的、向指挥部求救的、拿急救水的、用帽子扇风的、向路人借伞打伞的……场面既紧张又感人。

  中午从医院传来好消息,人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大家总算松了口气。

  中餐是在树阴下进行的,二两饭,一个鸡蛋,两个小菜。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够的,但他们都不叫一声饿。

  下午1:10,他们来不及好好休息,又接着忙了起来。

  下午的工作任务是沙袋装船、卸船。

  官兵们装填的沙袋又大又重,让他们这些平时只会动嘴的人装船、卸船叫苦不迭,但任务来了还是得干。

  60岁的陈自虎、59岁的库保弟搬运沙袋丝毫不输年轻人,突击队员深受鼓舞。

  几千袋沙袋,他们轮番装卸,全身衣鞋湿透,鞋子满是烧焦的味道。

  下午6:45左右,武穴市委副书记、市长李新桥来此巡查,对教育局干部热火朝天的干劲和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赞扬。

  下午7:00,沙袋基本运完,大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2、勇于担当,乐于奉献

  ——湖北兴雨泵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防汛抗灾纪实

  近期,洪水肆虐,武穴地区遭遇了百年一遇的特大自然灾害,长江洪峰浩荡,武山湖水位暴涨,太白湖水位超过警戒线,百米港水位创历史新高,马口湖干堤告急……形势十分严峻。

  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武穴全体干群积极投身这场“人水”大战中,涌现出一批批可歌可泣的抗洪、抢险、救灾故事。

  当时,兴雨泵业董事长田慧敏正在天津学习。

  她得知武穴的受灾情况后,迅速指挥全体员工兵分两路,投身抗洪救灾中。

  一路由销售和技术人员组成,前往防汛一线,及时将水泵交到指挥现场,并指导设备安装,同时间赛跑,确保尽快排水,控制险情;另一路,车间员工加班加点赶制急需的大功率混流泵,为前方提供可靠保障。

  7月12日,田总学习回来后,又马不停蹄地奔赴武穴各防汛指挥部,看望了坚守阵地的领导和群众,对他们的辛苦表示亲切的慰问,对他们的奉献精神表示深深的敬意。

  在武穴市水利局和长江干堤武穴段防汛指挥部,田总还分别与领导们交流了防汛排涝的实战经验,并提出一系列方案供参考。

  此举,得到了领导们的重视。

  7月13日,田总亲自带领公司三名技术人员一行,驱车四十多公里,来到太白湖刘常渡口。

  由于太白湖的水位过高,北岸的内涝情况十分严重,急需排水。

  田总察看灾情后,与驻点领导现场指挥,迅速提出最佳方案,确保在五个小时内出水,力争让受灾群众早日回到自己家中,恢复生产。

  直到夜色已深,两台水泵设备安装就绪后,田总才披着一身疲惫,踏上返程。

  7月14日一大早,田总的电话再次响起。

  当得知武穴水利局现有的采购订单仍无法满足救灾需求时,她依然满口答应,继续加班加点,保证完成任务;当回想起受灾群众饱受无家可归的痛苦时,她又一次慷概解囊,为灾区捐赠了水泵、电机、钢管等设备物资,共计价值十多万元;同时,她也向市防汛指挥部郑重承诺,在此期间,公司将为全市所有受灾点提供24小时免费技术服务,以此,希望把灾害的损失降到最低。

  这份责任,这份爱心,对于严重的自然灾害来说,也许只是杯水车薪,但再小的行动也是一种力量。

  田总相信,只要大家同心同德,群策群力,一定能够战胜灾害;幸福属于人民,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4、太白湖畔来了“秀才兵”

  7月12日早上6:30,武穴师范学校第三批抗洪突击队15名队员集结在市教育局,7:15出发,目的地太白湖刘常村。

  8:10到达太白湖堤区,由于湖水蔓延,道路泡坏,车子过不去,市教育局领导带领大家步行,抗洪突击队员换好鞋子,带上草帽、手套,手拿铲子、铁锹行走约40分钟才到达刘常村。

  教育系统90名队员分工协作,一批运送竹竿过河,一批灌沙包,大家迅速行动,场面火热。

  太阳一晃一晃的,天气十分炎热;湖水抵岸,湿气尤其严重。

  上午武穴师范抗洪突击队的15名队员主要任务是灌沙包,还没灌几十包沙袋,就听到前面岸边一阵骚动,市教育局教科院有人中暑了,人第一时间送到医院。

  大家一边装袋一边等送水来,干活的地方距离居住地太远,带来的矿泉水已经喝完。

  队员们汗流浃背,脸晒得通红通红的,几个身材偏胖的直喘气。

  上午十一点半,一堆沙堆已经全部灌进袋子,市教育局领导带领大家步行一两里路的树荫下歇息。

  中餐就在大坝的树阴下进行,二两饭,一个鸡蛋,两个小菜。

  下午1:10,开始上阵,任务是沙袋装船、卸船,几千袋沙包,大家轮番装卸,队员们全身衣鞋湿透。

  副校长干小平身先士卒,搬运沙袋不输年轻人,突击队员深受鼓舞。

  6:20,沙包基本运完,大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最最辛苦的一天,天热得出奇,饮水不充足,时间跨度大,休息时间短,太阳火辣辣。

  5、没有入围突击队,他坐不住了

  近日,党员刘堂礼同志主动请缨参加抗洪突击队的事迹在武穴理工中专传为佳话。

  进入汛期以来,武穴理工中专响应上级号召随机抽调人员成立了两支防汛突击队,先后出动4批次40人次参加了武山湖、童司牌、龙坪下冯十八户、太白湖参加抗洪救灾,刘堂礼同志因腰伤未能入选突击队,但他时刻关注汛情,常常通过打电话或者微信向一线同事表达问候和了解情况,并为自己不能亲临一线深感不安。

  7月13日,腰痛略有缓解,他便迫不及待地找到副校长王碧锋同志说:“在这抗洪卫家的特殊时期,很多非党员都奋战在抗洪一线,我这个正儿八经的党员怎能够置身事外?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履行一名党员的责任吧!”有感于刘堂礼同志的真诚,王碧锋同志答应了他的请求。

  刘堂礼同志当即表示,自己一定牢记党的宗旨,发挥党员带头作用,为武穴防汛工作做出最大贡献。

  6、村民张中弟为堵溃口每天只睡3小时

  7月5日早上6时许,武穴市花桥镇太白湖区东河港坝发生长约20米的溃口,湖水倒灌进万亩湖田,刘常、郭大垸、菱角塘三村5500人受灾。

  灾情发生后当天,武穴大法寺镇张胜村人张中弟接到通知:他的小机船被紧急征用到太白湖抢险。

  张中弟虽然只有46岁,却已有30多年的驾船经验。

  早在少年时,他便随父亲以在长江上开船为生,长期出没在风波浪里,练就一身娴熟的船舶驾驶技术。

  在长江汛期,他每天在江上做交通船,有300多元收入。

  即使如此,在接到调运小机船到东河港防汛的通知时,张中弟爽快地答应说,防汛抗洪,保护家园,人人有责,党和人民需要自己,自己义不容辞。

  当天,他来不及与家人道别,下午便连船带人来到距离家里七十里外的东河港。

  东河港六十米宽,在溃口水面有八艘机船来回摆渡,运送舟桥旅官兵及沙包,船舶停靠溃口处,水流湍急,既无法抛锚固定货船,又不能触碰泡在水中的打桩官兵,完全靠船员识准水流,把船稳在狂流劲浪中。

  张中弟谨慎操作,劈波斩浪,平均20分钟运一趟,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十点,平均每天往返达四十多趟,因为技术高超,没有出现一次偏差,为此舟桥旅官兵称赞他技术高,配合的好,任劳任怨,像战士一样冲在最前线。

  晚上十点收工后,张中弟还要将抢险官兵送到太白湖闸口,然后再返回溃口现场。

  船上没有电,照明全靠手电筒,睡在两平方米的船舱里,不仅闷热,蚊子也多,张中弟常常是凌晨两点才入睡,五点就要起床,每天只睡了三个小时。

  经过五天五夜军民奋战,溃口封堵成功,汹涌的洪水被驯服了。

  在这期间,张中弟和他的船员兄弟们共运输沙包80多万袋,防汛突击员2000多人次,为保护太白湖区抗洪救灾贡献出光和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