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男生你真的追不到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有些男生,你真的追不到,有哪些男生你是追不到的,想知道快看下面吧

有些男生,你真的追不到

  有些男生,你真的追不到【1】

  钟念风是我的高中同学,那个时候流行小虎队、林志颖,他长得比那些明星都好看,高瘦、白净,一身的书卷气,还总带着淡淡的肥皂香。

  小楠是我铁磁,要多铁有多铁,我俩从小住一个大杂院,从幼儿园到高中就没分开过。

  她侠骨柔情,外表萌妹子,内心女汉子。

  不说话的时候,追她的人从大杂院能排到美术馆后街。

  一说那些不着调的话,呼啦,人全跑了,就剩我。

  就这么一个心缝大的女孩,不知怎么也成了颜控,从高一入学开始就栽进了钟念风这个天坑。

  为什么说他是天坑呢?当时我们学校三个年级的女生无比团结,接头暗号就是念风如此多娇,引七中女生竞折腰。

  作为钟念风的同桌,我常年目睹这片战场上硝烟弥漫死伤无数的惨烈,心里留下了无穷大的阴影面积。

  因为念风的位兜里总是被人偷偷塞进各种颜色的情书、各式小礼物,他从来都不看,满了就丢出去。

  于是我对自己说,将来长大了,无论心里喜欢谁,打死也不能说。

  不然碰到钟念风这种终极冷血杀手,绝对是自取其辱。

  别人喜不喜欢念风我不在意,但小楠居然也参加了一个叫什么钟爱念风的地下组织,气得我连饭都顾不上吃,把小楠揪到学校后花园一通数落。

  我说你知不知道,念风就是个冷血动物,没感情的。

  那些情书都阵亡在他的位兜里,尸骨无存。

  他整抽屉整抽屉的丢进垃圾箱,你还写它干吗?小楠满不在乎地说,他对别人越绝情越好,因为我有可能就是那个特例。

  我说女生多少要矜持,上赶着不是买卖。

  小楠说我处心积虑瓦解她的士气。

  总之,小楠变成了另一个人,整个世界只有钟念风的人。

  但钟念风还是岿然不动,对所有人都一样,没有例外。

  小楠开始不安于地下,她自学了很多追男生的妙招。

  什么苦肉计、美人计、欲擒故纵、声东击西,把三十六计里三十五计都使遍了,就差走为上计了。

  2

  在大家熬夜奋战的高三,小楠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攻克念风上,像我们这样的县城中学,不考年级前十,根本上不了知名大学。

  眼见我的成绩稳步上升,小楠的父母急得要死,求我一定再找小楠谈一谈。

  一模成绩刚出来,我正暗暗欣慰自己新的名次。

  念风是万年老大,从来没让别人染指过第一把交椅。

  小楠忽地冲进来,站在念风面前,一边哭一边说:“我到底怎么做你才能喜欢我?”

  那个年代,很少会有女孩子如此明目张胆。

  同学们“喔”一声炸开了锅。

  我看着小楠,不知不觉中,她变得高挑纤细。

  眉眼那么秀丽,腰肢那么柔软。

  可是念风,丝毫不为所动。

  “我从没有回应过你。

  现在我不会喜欢任何人。

  念风冷冷地说。

  忽地,同学们都散开了。

  班主任站在门口看着这场琼瑶大戏。

  我拉着小楠出去,她歪着脖子,斜着眼睛看着念风,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噼噼啪啪地落下来,怎么抹也抹不干净。

  我永远忘不了她的眼神,那么凄苦那么无助。

  我对小楠说:“承认吧,有些男孩我们就是追不到。

  但追不到就追不到,天又不会塌下来,地球又不会爆炸。

  我们眼下最重要的是把高考考好,上更好的大学。

  到时候,会有更好的男孩在前面等着你。

  “可是钟念风,全世界只有一个!”小楠冲着我嘶吼。

  两排牙齿狠狠地咬在了我的肩头。

  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

  我们学校有9个人考到了北京。

  我和念风上了同一所大学。

  小楠决定复读。

  我们约定在北京见。

  上了大学,念风的世界还是老样子。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小楠到底没有考到北京,她常写信来询问念风的消息。

  后来有了手机,就经常打电话了解念风的近况。

  后来打得少了。

  再后来听说小楠恋爱了。

  再回忆起这段经历是在欢送念风的聚会上。

  他如愿去了美国读研。

  饭桌上,大家喝得特别开心,男生们都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提醒念风深陷敌后,一定要抵御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香车美女。

  念风一边笑一边陪着大家慷慨激昂地胡闹。

  回宿舍的路上,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提到小楠。

  他说那时候自己年轻,没想过别人的处境。

  他知道小楠是真的喜欢他。

  如果伤害了小楠,请我代他道歉。

  我说没事,现在小楠很好。

  只是我很好奇,这么多年,各种类型的女孩追你,从没有一个让你动心?你从没有喜欢过一个女孩?

  念风平静地说,我从来没见过父亲,是妈妈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

  这辈子让妈妈过上好日子,是刻在我心上的一排字。

  我的每一分付出必须得到回报,我的每一次努力必须看见成效。

  这么说吧,我的人生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哪个时间驱动哪个齿轮早已定好。

  那些女孩都很好,可惜都出现得太早。

  我看着钟念风的背影,不知该说些什么。

  无论怎么努力,有些男生你就是追不到。

  因为人生是一场没有彩排的话剧,演出顺序真的很重要。

  在错的时间里,你一出场就输了。

  莫雷卡的宿命【2】

  这是西部一个偏远的小镇,莫雷卡压低牛仔帽檐,拉紧风衣,以便阻挡迎面吹来的风沙,然后隐没在一个酒吧门口。

  里面是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莫雷卡走进一个包厢里,坐在座位上的老亨夫站起身来,脸上舒展出笑容,向他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莫雷卡摘下牛仔帽,脱下大衣,然后放在手上。

  “哦,我的老伙计,”老亨夫讪讪地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莫雷卡冷峻的目光望着他,脸上没有表情。

  说道:“你知道的,我已经金盆洗手了,今天过来,就只是想跟老朋友吃顿饭。

  “哦,伙计,这可是一笔大买卖,”老亨夫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这可是关于密斯雷卡的买卖,你知道的,就是那个西部淘金者的大家族。

  莫雷卡的眼里闪过一丝光。

  老亨夫知道机会来了,他开始坐到桌上吃起东西来。

  莫雷卡坐了下来,看着老亨夫:“你得给我讲讲这笔买卖。

  老亨夫吃下一块牛肉,问道:“你有兴趣了。

  “不,不过你得给我讲讲这笔买卖。

  老亨夫停下手里的碗筷,开始介绍起这次任务。

  “莫雷卡,你知道的,密斯雷卡的势力,已经影响到“斗牛者”的利益,他们得拔出他们眼里的这颗眼中钉,于是他们就想到了你——这片地域唯一的一位顶级杀手,我想你的退出,只能让他们支付更多的酬劳给杀手团伙,那些家伙的办事效率,可没你高。

  莫雷卡幽幽的笑了下。

  “那么我得先走了”。

  莫雷卡戴上牛仔帽,准备离开。

  “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临走之前,莫雷卡问。

  “这可说不准,这总得选个好时机,不过就在这几天。

  老亨夫啜了一口啤酒,显然现在桌上的美食更吸引他。

  夜色降临之后,西部地区总是带着一种萧瑟的气息。

  这里的气温可以高达几十度,有的时候也会低至零下几度。

  就像一个感性的女人那样,阴晴不定,叫人难以捉摸与接受。

  莫雷卡站在阳台上,这是这片区域仅有的一座旅馆,他的对面就是密斯雷卡家族的大房子。

  在观望了三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的夜晚,莫雷卡看到一群人开始往密斯雷卡靠近,这是来之一位金牌杀手的敏锐的洞察力。

  借着灰暗的月光,借着自己从事这一行的多年经验,他知道,“斗牛者”的牛角已经对准了他们。

  莫雷卡用极快的速度收拾好一切,骑上他的爱马,奔向密斯雷卡。

  第一盏灯亮了起来,接下来是第二盏,然后是第三盏。

  院子里开始传出枪身,此起披伏。

  莫雷卡知道,双方已经在激烈交火,对于杀手团伙的蛮干,莫雷卡也只能不置可否。

  莫雷卡掏出他的左轮枪,两只手上各拿一把。

  他已经离门口越来越近了。

  “嘭”、“嘭”两声,莫雷卡连发出两枪,杀手团伙后排的两个人应声而倒。

  莫雷卡的拔枪的速度是如此的迅速,就像一只迅猛的猎豹猎杀它的猎物。

  趁着杀手们还没回过神来,莫雷卡的两把枪已经发射出8道火焰。

  杀手团伙这才意识到已经被人袭击。

  莫雷卡绕到院子的城墙后边,从马上站起来,顺着围墙就翻了上去。

  他把左轮装满子弹,走到一个可以隐蔽的地方,他对这个地方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他只要用一会儿的功夫就能想出他以前需要精心去布置的计划。

  站到上面,他才看清楚整个局势,杀手团伙一共二十来个人,密斯雷卡的几个人全都躲在一些柱子后边,显然早有准备。

  莫雷卡开始尽情的扳动他手中的左轮枪。

  一时间枪声四起,密斯雷卡的人配合着莫雷卡,开始疯狂的射击。

  密斯雷卡的保卫战就此打开序幕。

  莫雷卡从围墙上跳下来,跨上战马,这种战斗的气息让他想到以往的职业生涯。

  ————他是如何从这个家里出去闯荡,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

  密斯雷卡的楼顶上,站着观望着这一切的他的老爸,他的妻子,还有那个站在密斯雷卡一家之主一旁的管家,老亨夫。

  如果有来生【3】

  他是个很安静的少年啊,一头微微翘起的黑发,一双笑起来会发光的眸子,他穿着黑色的套头卫衣,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双无论何时都干干静静的篮球鞋。

  他会从车窗里探出身来朝她笑着挥挥手,会在她奔波劳累一整天之后送上一枚浅淡的吻和一桌子美味的佳肴,会在酒足饭饱后优雅的坐在钢琴前弹上一曲静谧悠远的《秋日私语》。

  她是摄影家,总会每天去到好几个不同的地方,但每次回到家后一身的疲劳总会一扫而光。

  他从来不问她为什么会选择摄影师这个职业,也从来没有让她闲置在家里什么都不干。

  她知道,他尊重她的决定,哪怕是一些世人都不会认可的事情。

  第一次见面是在法国巴黎的亚历山大桥下,他修长的身体靠在身后价格不菲的汽车上,穿着酒红色的衬衫和熨的笔直的西装裤,这种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名门望族的人竟然浪费着大把大把的好时光在这儿欣赏风景。

  她那时还是个贫穷的高中生,利用为数不多的假期出来勤工俭学。

  工作是把她所见到的豪车拍下来,这些照片会用到车辆杂志上,卖给世界各地的人。

  不过她的运气向来不太好,几年看见的豪车都可以用两只手数过来,以至于她拿不到稿费,买不起回国的机票,连最廉价的旅馆也住不起,只能睡在道路旁的长椅上。

  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他面前,一把拽过他的衣角急切的问:“我可以给您的车拍几张照片吗?”

  她自学了法语,因为时间紧迫可能有些不太标准,但一般人是可以听懂的。

  他愣了几秒,大概想不到他会在异国的街道上被一个看起来脏兮兮的中国姑娘拉住衣服,这画面有些难以想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