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潜规则了谁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优美的随笔该怎么写出来?有哪些优美的随笔文章呢?小编为大家精选了三篇优美的随笔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谁潜规则了谁

  谁潜规则了谁【1】

  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上,为了生活,于是活着的人都在为难活着的人。

  对于最近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有关于男编辑潜规则自由女诗人的消息,都在呼吁外界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关于这件事,我只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并不能听谁的一面之词就来评判孰是孰非,甚至是人性的扭曲。

  文坛这么高雅的地方,文学这么脱俗的东西,在几千年的历史变迁里都占据一个重要的地位,除了自身的发展特点外更重要的是现当今对对文学的敬仰和名族的精神,这是一个名族一个国家的软实力。

  但是有的人总是是扭曲了文学文字的本质,丑化了自己当初涉身文学的初衷,把它当做了一种恶性的交易,不管是为了名还是利,我总觉得这样的人事很恶心的,很可耻的。

  这实在是对文学的一种亵渎。

  有的人以为能写点东西,就是一种才情,拥有点姿色就就是一种资本,于是有的人便拿着鸡毛当令箭,为了名利便什么都都能想到做到,就像俗语说的做了小姐还想立贞节牌坊。

  文学这种东西难道不是人与人心灵的共鸣,一种陶冶情操、修身养息的过程吗?

  有人说编辑利用职权怎么样怎么样的潜规则了自己,如果自己遵循本心,没有向别人透露出任何你想要被潜规则的信息,那么我想一百个赵匡民男编辑都不会有一两个主动去潜一个小作者,甚至在没有见过面的情况下。

  如果你不抱着想被潜的心态你就不会去约一个男编辑出来吃饭,还说那么多露骨的话来勾搭别人,让别人来误会你,来揣度你。

  接着我们再来说说赵匡民那个作家那个编辑,说来人家也是着实有点委屈了,本来想利用职权来谋取点福利,谁知道这是一个辣妹子,就像他的回文里说的一样这个女孩子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一不小心啊自己大半辈子的名利就这样玩完了。

  但是作为一名作家,一个总编,一位大学客座教授,对于文学应该有一颗崇敬的心吧,就算私生活再怎么不堪再怎么混乱,至少在这一点上应该遵从本心吧。

  我一向特别尊重那些诗人作家,总觉得他们活出了一个新高度,是社会精神力量的源泉。

  干净的文学作品可以净化一个人的心灵,但是通过这件事我只看到了文坛的衰败和诗人作家的的丑恶嘴脸,我一直以为文坛是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方,但是今天看到网咯上铺天盖地的消息都是在说编辑怎么这么样,女孩子应该怎么怎么样,只是把它当成了一种娱乐,一种闲谈,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难过。

  有人义愤填膺,有人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像我这样的平凡人注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于谁潜规则了谁这个问题,我只能说是生活潜规则了他们。

  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管不好自己又管不了别人,一句话遵循本心。

  你有没有不快乐【2】

  你有没有不快乐?没有什么原因的,只是单纯的觉得不快乐?我有,就像是现在的样子。

  手机拨了一个人的号码,又匆匆挂了,总觉得她现在应该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其实有在跟一个人聊天,只是不知怎的就变成了表情包大战,你来我往好不热闹,渐渐的就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想表达的是什么?失落的心情像是带上了放大镜,一刻更比一刻茁壮。

  “嗨,姐妹我心里有些难过。

  “嗨,姐妹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话。

  “嗨,姐妹我想借你的肩膀靠靠。

  “嗨,姐妹我有许多心里话想跟你说。

  “嗨,姐妹其实我好想你啊。

  “嗨,姐妹......。

  ”颅内生成一个小剧场,想象着自己拨通了某一个人的电话,跟她说很多很多知心的话。

  我很怕,很怕自己绷不住就哭了。

  我是一个多么爱哭的人啊,跟妹妹打电话的时候,打着打着嚎啕大哭起来,吓得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考试考砸了,卷子都没发下来呢,就趴在桌子上哭了;生活中稍微有些不如意、不畅快也总是哭起来的。

  高中的时候,有同学曾说我:“你怎么是个如此坦率的人,说哭就哭了,还哭的惊天地泣鬼神。

  ”毕业也好,工作也好,都没能让我褪去心上的那份“天真”。

  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是移动的水龙头,轻轻一拧就开了。

  对于这样的自己除了沮丧,就是深深的无可奈何。

  我巴望着自己能够消化那些不愉快的心情和挥之不去的颓丧感,尽可能的不去联系谁。

  我很怕,怕别人对那样的自己感觉厌倦;也怕那样的自己会成为谁的心理包袱。

  努力着希望让别人感觉到我的积极,希望可以让别人觉得虽然我这一路都磕磕绊绊的,但也是点点滴滴走过来了。

  失落来的有些诡异,让人捉摸不透。

  想了又想,想了又想也只记得在这个阴雨的天气里,我处理完工作看了豆瓣上的一篇小说,感动于主角有喧腾的亲情和知心的爱人;下班的时间里看别人说“没有目标你只会越来越差”时内心有过一丝波动;还有就是吞咽完最后一颗小馄饨的时候,微信响了,听见阿姨和她儿子嬉笑着跟我说:“你吃饭吗?吃饭吗?我们吃饭了。

  ”平凡无奇的一天,像昨天一样的一天,没有发现什么起伏的一天。

  追了几集电视剧,看了看时间来到八点半,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间,刷牙的时候,回头跟室友说话,转身才意识到:“哦,她出去了,不在。

  ”我一手拿着牙刷,一手端着水杯愣在了那里,悲伤像是开了阀门的水,滚滚而来,那些没来由的悲伤像是找到了一个出口,怎么兜也兜不住。

  很多时候,我都希望自己是个阳光的、积极的、正能量的女生,给别人一个健康明亮的印象。

  只是在一天天的日子里,总是会有些悲伤的、莫名的情绪如脱困的小兽挣扎着出来。

  你有没有不快乐,没有来由、没有原因,只是感觉不快乐。

  我有,时常会有,不快乐的时候就会抱紧我自己,告诉自己说:“这一切都会过去。

  ”“一定会过去。

  你看,阳光又一次升起,透过窗户洒满了整个居室。

  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会看到喜悦、看见星星点点的希望。

  小概率事件引发的蝴蝶效应【3】

  年初,看完了姑父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深深地被赵又廷圈粉了,传闻《搜索》是高圆圆和赵又廷的定情之作,遂翻来看看。

  12年上映的作品距今已过去5年了,在这5年的时间里,电影所反映的网络暴力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

  正如影片中所说的“屁大点儿的事都能成为新闻”,明明是公交车上不给老人让座的小概率事情,偏偏经过新闻发酵演变成道德沦丧的拷问,并波及到太多不相干的人。

  不给老人让座这件事情很正常啊,你可以说谁都是自私的,也可以说年轻人也很累啊,本来让座就是自愿的行为,你凭什么强迫别人做自己心不甘情不愿的事?但网络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大家都可以在虚拟的空间里不咸不淡地谩骂着别人,却从未想过某一天当你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否会和叶蓝秋做相似的选择。

  我们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随意点评别人的行为,“自私”“道德沦丧”“社会价值观缺失”,但对自己却多了点宽容,现实中的自己又比他人道德高多少呢?

  诚然,网络暴力是伴随着网络而生的,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只要具备“新闻点”的事件都有可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再加上某些人的恶意引导,其传播速度之快,影响力之深,让人瞠目咋舌。

  如果叶蓝秋事件没有被杨佳琪拍到,没有被陈若兮制作成专题片,这样的事情早就淹没在网络的海洋里,连泛起一朵小浪花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杨佳琪是实习记者,而陈若兮是电视台王牌栏目《今日事件》的主编,机缘巧合之下,凭借着多年来对新闻灵敏的嗅觉,叶蓝秋就这样无辜躺枪了。

  之前看过撒贝宁主持的一个综艺节目《青年中国说》,讲的是广州女检察官杨斌的故事,她曾因在法庭上为犯人“求情”而广受关注,并引发了公正和人性的探讨。

  在节目中讲到了她的故事:

  “刚开始在检察院工作的时候,我从来不会去关注个体的命运,不会在当事人身上浪费一丝一毫的情感。

  直到有一天,一个盛夏炎热的下午,我正在办公室里面看卷宗,一位风尘仆仆的老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身上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他从皱巴巴的包里面掏出一张用小学生作业纸写的诉状。

  我看了一下告诉他,我们这里只收复印件不收原件,如果你要复印的话,要坐车回到几公里之外的老城区。

  老人在我的身边站了一会儿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老人走了之后,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头,突然想猛地惊醒了似的,跑出去追老人。

  我跟他说老人家你把材料给我吧,我帮你复印,让我震撼的是,年近七旬的老人,在那一刻哭了,哭得像个孩子。

  他说他的儿子在这边打工,因为出车祸死了,他从山东老家过来料理后事,听说可以要求肇事者赔偿,他托人写了这一份诉状。

  可就是为了这张纸,他跑交警,跑法院,已经在烈日下奔波了好几天了。

  我当时觉得特别震撼,我为什么会忽略这位老人的感受,为什么会无视那绝望而又充满期盼的眼光?我开始反思,不再以冰冷的框架,而是要以温暖的人性来规范我的言行,开始尝试在我的办案过程中注入法律的温度。

  我们为何要以冰冷的框架,要以道德的制高点规范他人的言行,而不去关注甚至无视事件背后的原因呢。

  叶蓝秋确实没有给老人让座,确实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确实没有树立好的榜样,可是我们为什么就不去试着了解她背后的故事,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得了淋巴癌晚期,在惊恐与恍惚中坐上了公交车,还处于医院、癌症的强大的刺激中,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老人,或者就算是有身边有老人又怎样,法律并没有规定年轻人一定要让座。

  而且叶蓝秋道歉了,承认自己情绪失控,但职场老江湖陈若兮压着不肯播放道歉视频,任由舆论持续发酵,直至谩骂、人肉铺天盖地而来。

  最后的最后,叶蓝秋自杀了,杨受诚爱上了叶蓝秋,陈若兮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事业,莫小渝离开了,杨佳琪升职了……这样的结局总让人唏嘘不已,在看电影的时候开启着弹幕,一大波网友评论是希望医院误诊,叶蓝秋没有得癌症,她跟杨受诚在一起了。

  但我想这是不可能的,处于舆论漩涡里,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落得个美满结局?幸好叶蓝秋是孤女,不然家人估计也要被人肉出来,承受着周围人的指责和谩骂,亲人断绝关系,朋友划清界限。

  小概率事件能够引发蝴蝶效应,离不开“意见领袖”的有意引导,更离不开周围人的推波助澜,但我们又何曾没在网络上扮演过推波助澜中的一员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