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的心事

随笔 时间:2017-06-19 我要投稿

  泡泡也会有心事吗?想知道作者的用意,请阅读下面

  泡泡的心事【1】

  黑夜,来了。

  天幕上挂着个月牙儿,微弱的光洒向大地,照在南场的湾里。

  她正好躺在那光里,朦朦胧胧地,竟有些美,浑然不觉得她魂魄全无。

  湾里的浑水击打着尖嘴沙滩,想让沙子涤荡去它的污浊,没料到裹了更多泥浆去。

  凉风一批批地赶来,芦苇冻得打颤,又草木皆兵样慌里慌张地四下眺望。

  俩庄稼汉从水湾里拖了个人出来,试了下鼻息斥道:“死了?他娘的,死人都美得跟仙儿似的!”

  “是你们!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她!就是你们!是你们!就是你们!呜呜……呜呜……”人堆里有个瘸子忽的大声嚷嚷,未等人反应,便又瘸拐着挪远了,身后留下一溜踢踢踏踏的声响。

  夜行的动物窸窸窣窣地爬出来,看着岸上的人就都当是些石头、芦苇,它们不但不害怕,还大着胆儿的在暗黑里穿来梭去。

  有人来敛尸身,又匆匆走了。

  围看的人也便散去,一路小心翼翼地相互“咬耳朵”。

  鞋磨沙子的声音,“吧噔吧噔”的,震得夜行者们随处乱窜。

  月牙儿又亮了几分。

  河湾也静下来。

  偶而有只夜猫子“磔磔磔磔”地叫。

  现在好了,人都走了,这条河还是它们的。

  湾里的水忽忽儿的冒出几个泡泡,一边相互争着说那月牙是像镰刀还是梭子,一边又留意风向,躲不及的话可是要被水淹掉的。

  然而,这大大小小的泡泡里,有只蘑菇泡最是静默。

  它一直窝在水面,想着先前水里的那个姑娘。

  泡泡的眼睛顿时千万双的眨呀眨,千万个她便躺在千万个沙滩上,都是一样的洁白,和着她的白衣裙,都在黑暗的河湾里闪着蓝盈盈的光。

  一闪一闪的亮着。

  亮着。

泡泡的心事

  “噔!嚓!噔!嚓!噔……”声音在堤坝上回荡,震得这水里的泡泡翻了几滚就醒了。

  岸上刚才不是人都走了嘛,连那个女孩子也被抬走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有人回来了不成?它越想冒出尖儿瞧瞧去,越被水面积压的喘不过气来。

  它只能隔着那一层灰蒙蒙的水面,望见堤坝上坐着个人。

  它知道,那肯定是拐子。

  看不见,它也还是知道。

  他回来,它知道是想她了。

  没有人会看见泡泡流眼泪。

  它落了大滴大滴的泪珠,没等凉透就入水了。

  泡泡掀起了小小的波纹,漾到岸边去,它想安慰他,却被岸边的石堆推了回来。

  石堆们诘责它多管闲事。

  它就只在黑夜里静静的听着他抽泣,抽泣。

  一声一声,回荡在空旷的田野里。

  泡泡隐约记得从前的拐子,只会在湾边独自一个人傻笑,独自一个人跟水里的影子对话。

  好似全是关于一个叫阿香的姑娘。

  那时,泡泡懵懵懂懂的感觉到拐子对阿香的喜爱,总爱乐滋滋的跑到影子里静静地听着拐子呜哩哇啦的陈述。

  自己就乐呵呵的光明正大的听着拐子的秘密。

  从那时到现在,多久了呢?泡泡不会计算时间,只是觉得好像很远了呢。

  泡泡在水里硬是漾到拐子跟前,安静的抚摸着那由黄厚的茧子包裹住的双脚,泡泡忽然意识到,也许只有它才知道,知道拐子是爱着阿香啊。

  泡泡又流泪了,它老爱在河里流眼泪。

  就像拐子的泪老爱流在心里。

  泡泡想,或许在这个世界上,知道拐子心事的总共也就它一个,可知道自己心事的竟是一个也没有。

  青春期的那颗朱砂痣【2】

  那年我在一所乡村中学读初中二年级,因为结识太多混日子的死党,整个人几乎疯掉了。

  于是我学业一塌糊涂,几乎所有科目都亮起了红灯。

  那时,旷课、逃学、打架,和老师顶嘴几乎成了我校园生活的全部。

  为了管教我,班主任决定把我孤立起来,并告诫班里其他的学生一概不许理我,我的座位由前三排,一下子移到了最后一排的一个死角。

  我成了一个无人理会的孤家寡人,每日,无聊的时候,只能与墙壁默默交谈。

  那天,班主任贾老师领进来一个瘦瘦的女孩子,对大家说她叫江南,新转来的。

  我抬头望了望她,然后用玩世不恭的目光盯了她一眼就不再理会了。

  不可否认,她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生,她的洋气长相与装扮立刻把她与班里那些丑小鸭区分开来。

  可是,这又与我有何相干呢?

  可是,我错了。

  因为座位刚刚调过的缘故,班主任只好把江南安排在我旁边的空位坐下来。

  江南的到来让我立刻不自在起来,尤其是和一个美丽的女生坐在一起,让我芒刺在背坐立不安。

  据说,她的成绩超好,从市里一所重点中学转学来的。

  这样的情况让我汗颜。

  第一次因为这样一个特殊的女孩子,我开始有了几分收敛。

  第二天,我偷偷换洗了干净的衣服,并理了短发,还第一次破天荒地把上课用的所有资料带齐。

  在那个偏僻的角落里,第一次听她用优美的普通话回答问题,第一次看她把一本钢笔字帖放在书桌上练习书法,心中竟然有了几分莫名的激动。

  可是,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我依然是老师黑名单上的坏学生,依然没有一个朋友。

  “喂!你的画蛮特别的。

  自习课上,她轻拍我的手臂,指着我在数学课本上胡乱涂鸦笑着说。

  “有什么特别的,垃圾。

  我虎着脸看都没看她。

  我的回应令她有些吃惊,她呆呆地看我一眼然后不作声了。

  她的到来让班里那些调皮的小男生找到了新的捉弄对象。

  下课铃声刚刚响过,她的座位周围立刻围满了各色各样的男孩子。

  他们大喊大叫吵翻了天,而她红着脸低下头不去看他们。

  我看不过去,瞪着眼一挥拳将他们全部赶跑。

  用借来的爱装饰青春【3】

  我一直暗恋同桌司马烟,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汗涔涔地盯着黑板,不敢扭头看她。

  我怕一看她,她就千娇百媚地朝我笑,那样我可能会糊里糊涂把地理老师喊成数学老师。

  可是司马烟喜欢的人不是我宋子则,她喜欢的是我们的数学老师。

  司马烟迷恋的,是数学老师英俊的外貌和非凡的气质。

  那个夏天,他调到我们学校,被分到我们班后,司马烟就开始痴迷地钻研起高深的数学定理,和毕达哥拉斯、高斯等人混在一起,开始对我的诗歌不屑一顾。

  此前我把写诗看成是无上光荣的事,因为司马烟喜欢。

  可是在司马烟专心学数学之后,我就封笔了。

  写诗,按照司马烟的说法就是,落魄,没出息。

  她说真正的才子是像高斯那样的人。

  其实我知道,她口口声声说的高斯,还不就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嘛。

  我硬着头皮一道道地做数学题,咬紧牙,捏紧拳头,只为了能与司马烟齐头并进。

  语文课上,司马烟逃课了。

  司马烟说,宋子则,我的语文就交给你了,落下的课文你给我补。

  我听了高兴了一阵子,但回头一想,不对啊,司马烟逃课干吗去呢。

  在知道真相后,我伏案大哭——司马烟逃语文课是为了去看数学老师打球。

  司马烟还在我面前把数学老师打球时的潇洒帅气渲染了一番。

  我心里醋意大发。

  我思索了三天,内容是如何将数学老师打败,重新夺回我在司马烟心中的位置。

  司马烟说过,她喜欢数学老师,喜欢他的一切。

  我听了身上起鸡皮疙瘩。

  但我记住了她的话。

  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数学上。

  演算习题的草稿纸雪片般塞满我的课桌;台灯下,我“悬梁刺股”;大冬天,我“孙康映雪”。

  一年下来,我的数学成绩终于超过了班上其他所有人,包括司马烟。

  然后,我将自己最喜欢的足球悄悄送给了别人,发誓戒掉足球,花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去买了篮球服和篮球鞋。

  司马烟开始对我刮目相看。

  她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妩媚一笑,也不说话,就转身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不解。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司马烟乌黑的瞳仁中,开始有了我宋子则的倒影。

  高二升高三那年,数学老师结婚了——和我们语文老师。

  我记得那天司马烟一整天没来上课,待我找到她时,她正一个人蹲在公园的长椅旁发呆,确切地说是在看一群蚂蚁搬家。

  那天我和司马烟第一次喝啤酒。

  司马烟喝醉了,就开始唱《同桌的你》……

  自数学老师结婚后,司马烟就将数学抛到了九霄云外。

  每次数学课,司马烟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雷打不动。

  我次次数学考试拿第一,司马烟对我撇撇嘴说,你好好的诗歌不写,跟着别人摇什么尾巴啊?

  司马烟不听我劝,执意跟数学过不去,她甚至扬言高考数学交白卷,吓得数学老师三番五次找她谈话。

  但司马烟真的交了白卷。

  高考结束那天,司马烟告诉我,她要结婚了。

  我吓了一跳,后来打听,她是准备不读大学了,到外地打工,之后会很快结婚。

  高考分数公布了,我的数学成绩是全年级最高的。

  我报了外省的一所重点大学。

  司马烟数学得了零分,总分勉强上了专科线。

  她没有去打工,还是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去往大学的火车。

  我大学四年间,司马烟一共给我写过三封信,她在信里总是问我是不是过着春风得意的日子。

  我大三那年,司马烟毕业,去了一家小公司上班。

  我去找过她,我问她当年交白卷后不后悔。

  司马烟说,青春总要留下遗憾的,但是她不后悔,她要感谢数学老师,感谢那张白卷,让她懂得了换一个方向将人生走下去。

  其实我也一样,因为司马烟,我模仿着他人生活,放弃了梦想,但也因为她,我用借来的爱装饰了青春,懂得了成长,收获了前程。

  青春里总有一场暗恋,每一场暗恋都是一种成长,不是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