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春树的优美散文

随笔 时间:2017-07-10 我要投稿

  村上春树,日本现代著名小说家,生于京都伏见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演剧科,亦擅长美国文学的翻译。以下是关于树上春树的优美散文,欢迎阅读!

  树上春树的优美散文【1】

  我们不过是借住者

  日语里有句话叫无常,它的意思是,一直持续的状态并不等于唯一的常态。

  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万物总有一天都会消逝,所有的事物将马不停蹄地持续变化。

  没有永远的安定,也没有不变不灭的事物能让人依赖。

  这是从佛教起源的世界观。

  无常这个观念,虽跟宗教的解释有些许差异,但深植在我们心中,从古代开始就几乎不见改变地被传承下来,成为日本民族的精神结构。

  “所有事物终究都会消逝”这个观点,换句话说就是个消极的世界观,人类再怎么抵抗都是无用的。

  但日本人反而在那消极之中,积极地找出了美学。

  说到日本的自然,我们在春天时迎接樱花盛开,夏天观看萤火虫,到了秋天可欣赏红叶,这些观赏自然的行为,可说是具有集团式、习惯性的,人们明知道自己在重复同样的事,却还是热心地去参与。

  赏樱名所,赏萤名所,赏枫名所,每到季节来临就会拥挤不堪,连旅馆都很难预约。

  为什么呢?

  因为不管是樱、萤或枫,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去它的美丽。

  我们为了目击那一瞬的光彩,路途再远也愿意前往。

  那里存在的不只是纯粹的美丽,人们亲眼确认它们失去小小的光芒,看到鲜艳的色彩在眼前凋零,会不自觉地松一口气。

  当人们目睹一场美丽的盛宴消逝时,反而能找到安心感。

  这种精神到底有没有影响到日本国民对自然灾害的看法,我也不知道。

  但我们确实是在从不间断的自然灾害中越过一道道关卡,接受一切都是“没办法的事”,集团式地克服困难生存下来的。

  或许这种共同经验,影响到了我们的美学意识也说不定。

树上春树的优美散文

  这次的大地震,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受到相当剧烈的打击。

  连平常习惯地震的我们,看到这次的大规模灾情,直到现在仍然心存恐惧,抱持着无力感,并对国家的未来感到不安。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仍必须重新整理精神,迈向复兴之路。

  关于这一点,我并不特别担心。

  因为日本人就是这样超越艰苦,写下悠久历史的民族。

  我们不会一直停留在恐慌中,倒塌的房屋可以再盖,崩塌的道路可以再修。

  说到头来,我们只不过是在地球这颗星球上恣意地借住罢了,我们从来没问过地球要不要让我们住。

  所以当它晃几下时,我们也没资格抱怨,因为地球本来就会摇晃。

  一切非关喜恶,我们只能与这样的自然共存。

  树上春树的优美散文【2】

  就像恋爱中的人一样

  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一首歌。

  每当晴朗的夜晚,当我抬头遥望夜空中闪烁的群星是,我便会情不自禁地哼起这首老歌,歌名就叫”就像恋爱中的人一样”。

  在爵士乐中,这是一首非常有名的经典歌曲.不知你是否听过。

  这些日子以来

  忽然发觉

  不知从何时起

  常常独自一人,有时望着星星发呆

  有时拨弄着吉他出神

  就像恋爱中的人那样

  恋爱的时候常常就是那个样子。

  意识就像蝴蝶一般,自由自在地翩翩飞舞,让人忘记了自我。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觉竟已过了很长时间。

  如同那首和歌中所唱:”想起伊人,恍恍惚惚。”

  想来,恋爱的最佳年龄应该是在16岁到21岁之间吧.当然,每个人都有差别,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在那个年龄以下,怎么看都像个毛头小子,让人觉得幼稚可笑。

  反之,过了20岁,人又现实起来。

  岁数再往上,有了“多余的”知识,人也就不知不觉地变成“那样”了。

  然而,十几岁少男少女的恋爱,恰似身边掠过的清风,涉世尚且不深,做起事来也是毛手毛脚的.然而,正因为如此,才对凡事都充满着新鲜和感动.

  当然,这样的日子转瞬即逝.唯有鲜明的记忆,常常有效地给予我们的余生——充满着种种的痛苦——一些温存的暖意。

  这些感情上的记忆十分重要,即便是上了年纪,倘若在内心深处,保留着这样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那就如同体内始终点燃着一盏暖炉,不会那样孤寒的老去。

  “因此,为了能够多积蓄一些宝贵的燃料,就不妨趁年轻的时候多谈些恋爱吧.金钱固然十分重要,事业也不可放弃,然而,独自一人仰望着星空发呆,

  拨弄着吉他出神的日子,在人生当中实在是太短暂,太珍贵了。

  一不小心,忘了关掉煤气开关,或者从楼梯上失脚跌落的经历,偶尔有几次,又何妨呢?

  树上春树的优美散文【3】

  父亲可怕的预言

  雕塑家田村浩二遇刺身亡

  自家书房一片血海

  世界知名雕塑家田村浩二氏(五十?岁)在东京都中野区野方自家书房死亡。

  最先发现的是三十日下午去其家帮忙料理家务的一位妇女。

  田村先生赤身裸体伏卧在地,地板上处处是血。

  有争斗痕迹,可视为他杀。

  作案使用的刀具是从厨房拿出的,扔在尸体旁边。

  警察公布的死亡推定时间为二十八日傍晚。

  田村先生现在一人生活,因此差不多两天之后尸体才被发现。

  被切肉用的锋利刀具深深刺入胸口若干部位,心脏和肺部大量出血致使几乎当场死亡。

  肋骨也折断数根,看来受力很大。

  关于指纹和遗留物,警察方面眼下尚未公布调查结果。

  作案当时的目击者也似乎没有。

  房间内没有乱翻乱动的迹象,身旁贵重物品和钱夹亦未拿走,故有人认为此乃私怨导致的犯罪行为。

  田村先生的住宅位于中野区安静住宅地段,附近居民完全没有觉察到当时作案的动静,知道后惊愕之情溢于言表。

  田村先生同左邻右舍几无交往,独自悄然度日,因此周围无人觉察其有异常变化。

  田村先生同长子(十五岁)两人生活,但据上门帮做家务的妇女说,长子约于十天前失踪,同一期间也没在学校出现。

  警察正在搜查其去向。

  田村先生除自家住宅外还在武藏野市拥有事务所兼工作室。

  在事务所工作的秘书说直到遇害前一天他还一如往常从事创作。

  事发当日,有事往他家打了几次电话,但终日是录音电话。

  田村先生一九四?年生于东京都国分寺市,在东京艺术大学雕塑系就读期间便发表了许多富有个性的作品,因而作为雕塑界新秀受到关注。

  创作主题始终追求人的潜意识的具象化,其超越既成概念自出机抒的崭新雕塑风格获得世界性高度评价。

  以自由奔放的想象力追求迷宫形态之美及其感应性的大型《迷宫》系列,作为作品在一般公众中最具知名度。

  现任××美术大学客座教授。

  两年前在纽约近代美术馆举办的作品展中……

  ※※※

  我停止了看报。

  版面上刊有家门照片,父亲年轻时候的免冠相片也在上边,二者都给版面以不吉利的印象。

  我一声不吭地坐在床沿,指尖按住眼睛。

  耳内一直以固定频率响着沉闷的声音。

  我在房间里。

  时针指过七点。

  刚和大岛关上图书馆门。

  佐伯稍早一点儿带着“大众·高尔夫”引擎声回去了,图书馆里只有我和大岛。

  耳中令人心焦意躁的声音仍在继续。

  “前天的报纸。

  你在山里期间的报道。

  看着,心想上面的田村浩二说不定是你父亲,因为细想之下很多情况都正相吻合。

  本该昨天给你看,又觉得还是等你在这里安顿好了再说。”

  我点头。

  我仍按着眼睛。

  大岛坐在桌前转椅上,架起腿,一言不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