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张名片

随笔 时间:2017-07-10 我要投稿

  真正离开故乡,是从去省城的大学念书开始的,每年只有寒暑假我才能回到故乡。身居都市,浓浓的乡愁时刻萦绕在我的心间,乡愁是一张名片,写满乡音乡情。

  乡愁是一张名片

  “吾心安处即故乡”。

  远离故乡,只有在新闻里、网络世界里看到一点关于故乡的信息,听到一两句熟悉的声音,或者在路边的小摊吃一碗故乡的风味小吃,才能让我的乡愁有所缓解。

  远离故乡,故乡就成了一个空间符号,一个地域概念,在我们稀薄的乡音里被渐渐地淡忘抛弃,我们变得面目全非,而故乡一直保持最初的泥墙、青苔、灰瓦、木屋、旧巷、老井,我们在记忆里保留着故乡最初的美。

  一首《乡愁》道出了所有游人的忧郁、孤寂、无奈,余光中细腻地描绘出了无数游子漂泊异乡的凄苦和心声,但余光中又带有那么点幽默,把愁绪一一化解,沿着思念的方向回到故乡。

  余光中先生前半生在颠沛流离中辗转四方,后来定居静谧的小岛台湾。

  生活安定了,但是一湾浅浅的海峡却隔绝了他回乡的路。

  面对着波涛大海,一首《乡愁》让他蜚声海内外,他说这是故乡给予的灵感和馈赠。

  我们身上的所有胎记都来自故乡,我们的乡音、味蕾、嗅觉都深深地打上了故乡的印记,这是我们一辈子的名片。

  古诗中写到“乡音未改鬓毛衰”,每次回到故乡,我都用有些拗口生疏的方言,给路上遇到的每一个熟悉的长者发烟,用曾经熟悉的方言向婶婶、大娘们满脸笑意地问好,以示我没有忘本。

  前几天在公交车上,不经意间听到前排座位上的两个中年女人用熟稔的乡音对话。

  刹那间,我的心撒进了阳光,主动和她们交流起来。

  虽然我们远离了故乡,但我们把乡音的行囊背到了远方。

  方言,跟着我们辗转南北,一路相随。

  在异乡,我很少说方言,也没有人能听懂我的方言。

  寂寞的时候,我会拨通故乡亲人们的电话,这乡音就是一根电话线,连通了我和故乡之间的心电感应。

  黄永玉说: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

  故乡是一个人灵魂的轴和坐标,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那个原点延伸、转动,这个原点就像一眼甘泉,这是我们生命里程和命脉走向的力量所在。

  每逢佳节,我们手中紧握着一张窄窄的车、船票,掌心里的纹路就是回家的路,它把最遥远的距离变成永远的牵挂。

抒情

  珍重,生命中的青春

  仿佛一切都如此地美好,仿佛一切都如此地新鲜,在寻寻觅觅岁月的跋涉中,在忙忙碌碌生命的追求中。

  猛一回头,不知道多少个春夏秋冬早已从身边悄悄溜走,好远好远;刚一转身,发觉前方漆黑一片,令人捉摸不定之际,在美妙的星空下,摄下每段成长的喜悦。

  闲暇之余,喜欢仔细琢磨一番那些珍藏许久的儿时的相片,天真无邪的笑容令人感动——可惜,那段时光已经被无情地锁进尘封的记忆抽屉里,剩下的似乎仅有依稀可见的留恋情思。

  童年洋溢着无忧无虑的快乐,一种无知的莫名的快乐;少年被天真幼稚、轻狂莽撞占据了的心灵,却始终未被告知什么是“责任”。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当人生的标码游到青春的碧水中央,不知荡漾着的生命又将是何种定义?

  翻开厚重的哲学,刻录着这样一行醒目的字眼:青春是人生四季中最富激情与活力的季节。

  青春的魅力永恒如同钻石般光彩夺目,散发出迷人的色彩,多少少年在等待青春的花季中错过,又有多少正在沐浴着夕阳余辉的人儿黯然落泪,懊悔在空白惨淡的回忆里无奈挥手告别青春,如果说,人生如同一场梦,我想青春会是这梦中的另一个梦吧!千百年来有多少人流连忘返于这奇迹般的传说中,而梦醒之后又能真正得到些什么呢?青春列车的苛刻之处在于没有也不可能有回程车票,当你不小心打一个盹错过最美的景象之后,终点站已经到达。

  这看起来似乎很残酷很无情,然而对所有人来讲却是公平的。

  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成长的故事很精彩,很动情,冥冥之中转变为成熟的催化剂,瞧,这个季节的人会开始留心体会世间的喜怒哀乐,会开始懂得思索父母额头上的条条皱纹,会开始关注可怜的失学儿童,会开始着手缔造属于自己的未来世界——这或许便是所谓的“责任”吧!

  当成长的烦恼如潮水一样汹涌而来,无知的幻影在被泉水冲淡虚假的色彩之后,闪电在风雨中穿梭,背上又多了一个包袱,名字叫做“责任”,从此以后,迈出的每一步都将会更加地艰辛,责任在人生道路的关卡等候匆匆的行人,直到有一天你清楚地感觉到生活中有了“责任”的概念的时候,很庆幸,你又向成熟前进了一大步。

  大千世界,不论是保家卫国还是“柴、米、油、盐”,责任无处不在,青春的责任无异于洁白的哈达,圣洁而高贵,细心品位,必将受益终生。

  个人、家庭和社会构造了一个坚硬的责任晶体分子,源源不断地赋予人们成长的原动力。

  约束自己、追求成熟是一种责任,努力工作、养家糊口是一种责任,齐心协力、报效祖国也是一种责任。

  我们并不否认承受责任的巨大压力,但是我们可以把这样的责任理解成是一种心甘情愿的付出,是一份心灵交融的感动,不然世间万物的灵气将从何而来?既然选择青春,就不能放弃责任;既然拥有青春与责任,就没有理由拒绝留下美好的瞬间。

  我们不禁会问:应该如何度过今生才“不枉此行”?携着“责任”一起上路,没有一个人愿意一生碌碌无为,也没有谁甘心永远苟活于无趣的尘世间,可是为何一阵心灵震撼之后又重拾起动摇的念头,或许我们想的太多太多,而真正付诸行动的却又少得可怜吧!人就是这样,拥有的东西不懂得好好去珍惜,等到失去之后才后悔莫及,值得吗?

  青春飞逝而过,与其眼睁睁看它远区,倒不如尽心尽力营造舒适安逸的生活,让生命留下的不再是遗憾的谴责声。

  珍重,这如歌的岁月;珍重,生命中的青春!

抒情

  像柳树一样俯首

  柳树是大地上的君子。

  无论生长的地方是残雪未融,还是花团锦簇,也无论是繁华的长街,还是寂寞的戈壁,柳树都轻盈优雅地俯下身去,行躬身大礼。

  初春时碧玉新妆,秋深处繁叶落尽,柳树依然一派谦和恭顺的风度,款款柔枝,每一枝都彬彬有礼。

  所以,即使是荒凉寂寥的旷野,因为一株柳树,也会生出些许温润诗意。

  除了柳树,杨树、槐树和梧桐们也是城市里常见的树种,但它们的样子都有些张扬傲气,要仰起头看,就少了些亲近。

  而那株生长在《诗经》中的柳树,今天依然枝青叶碧撩人心怀,就是因了它那与众不同的姿和态——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无论风雨寒暑,柳树的“姿”都是温柔含情的。

  在古诗词里依依拂袖,在旧水墨里如含烟似云,那枝条间的优美倾倒了众生;柳树的“态”更是沉静仁爱的,像须发飘飘慈眉善目的老者,无论是离客,是归人,是爱侣,还是一位在树荫下歇脚的农人,它都传递着温和清凉的善意,给予了宽厚的抚慰和遮蔽。

  喜欢那些人,那些柳树一样温柔的人,用温和的枝叶轻轻抚摸这浮躁的世界——松下幸之助是日本有名的企业家,一次在一家餐厅招待客人,结束时松下的菜只吃了一半,他让人去请主厨。

  人们有些尴尬和紧张,以为松下会挑剔指责什么,却见他温和地对主厨说:“菜很好吃,但我已80岁了,胃口大不如前,我想当面和你谈,是因为我担心,你看到吃了一半的菜送回厨房,心里会误解难过。

  ”还有一位老人,是剧作家夏衍。

  他临终前突感不适,秘书说:“我去叫大夫!”正在她开门欲出时,夏老艰难地纠正她说:“不是叫,是请。

  ”这是夏老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用尽了所有的气力。

  认识一位女子,她的眼睛里总是盛着浅浅的笑意,即使是给乞丐一元硬币,她也会轻轻地弯下腰,朋友们都喜欢她,喜欢她的乐善好施,喜欢她的谦和优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