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朋友的随笔文章

随笔 时间:2017-07-17 我要投稿

  朋友,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身份,他们伴随着我们成长,也和我们一起长大,我们生活离不开朋友这两个字,下面就请看关于朋友的随笔是怎样的吧!

  关于朋友随笔【1】

  我最好的朋友是欧兴康,他性格顽强,喜好是打乒乓球,我和他交成朋友是因为他的学习一直名列前茅,而且我的爸爸和他的爸爸是同学,最主要的是,他会体贴人。

  一天,我和欧兴康在他家的院子里玩。

  可是,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欧兴康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我肚子疼”欧兴康说“那先去我家坐坐吧,喝杯白开水说不定就好了。”我说:“不用了,谢谢。”欧兴康说:“那我们去那里坐坐吧。 ”他把我扶到了一边,接着他跑上楼给我倒而了一杯白开水给我喝了,纷歧会儿,我就好了许多。

描写朋友的随笔文章

  我说:“谢谢。”欧兴康说:“不用谢,资助同学是我应该做的。”之后我们又玩了起来。

  从他那句话,我就听出了他经常资助同学和体贴别人,同时我也要谢谢他,是他让我的肚子不在疼痛了。

  关于朋友随笔【2】

  刁刁和未未从小一起长大,这卜几年来,他们就如“奥特曼”和“怪兽”一般“战斗不息”。

  未未是校队的,所以刁刁也进了校队。

  为了准备一星期以后的校运会,老班把班上女同学都不敢报的几项长跑任务全交给了刁刁。

  角逐的那天,是个难得的晴天气。

  “请三年级女子1000米.参赛选手到操场上荟萃……”颠颠看到刁刁还在慢吞吞地系鞋带,心里不禁一阵着急:“刁刁快点,主持人都催好几遍了。”“好了好了,马上就好,这上吊也得让人先喘口气啊!”刚跑完“女子800米”的刁刁很不满地嘟哝着。

  穿过拥挤的人群,刁刁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

  “又是那个家伙,他来干吗?难道是来给我加油的?”但是这一想法很快就被否认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和自己针锋相对多年的敌人啊,一定是来看我怎么出糗的!”

  “各就列位,预备——跑!”枪声一响,刁刁马上如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刁刁一直跑在第一位,跑第二圈的时候,刁刁开始感应自己的双腿发软无力,速度慢了下来。

  向阳酿成了血色的,空气似乎也凝固了。

  “就算拼死也得跑完这1000米,绝对不能让那个大怪兽给看扁了!”刁刁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可是步子越迈越重,头晕、恶心阵阵袭来,胃在不停地翻腾,霎时,她感受天旋地转。

  人群里有小我私家的眉头越皱越紧。

  终于,在刁刁跑到最后-圈的时候,他跟了上去。

  “喂!奥特曼就这么点能耐吗?”他眉头往上一扬,似乎在挑衅。

  “就知道他来准没好事。”刁刁这么想着,但倔强不平输的性格使她突然就来了精神,逾越“大怪兽”的愿望支撑着她。

  拼尽全力到达终点线时,刁刁看见了颠颠,另有不远处的未未,看到了那乱乱的头发下,舒展的眉头。

  不外,这一次,阳光洒在他身上,似乎使他平添了几分可爱。

  刁刁跨过终点线就眼前一黑,瘫倒在颠颠身上。

  刁刁再次醒来,已是半小时以后的事了。

  看到眼前无限放大的同学的脸,刁刁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没有被黑白无常拉走。

  “刁刁,你是运动量太大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颠颠心疼地说。

  “没事儿,我跑第儿‘?”“第二。”“唉,算了,不以成败论英雄。”刁刁开始发挥她的阿Q精神。

  刁刁一小我私家到教室拿水喝,水没找到,却在抽屉里摸出一个硬邦邦的工具,拿出来一看,是自己最爱喝的奶茶,背后还贴着一张纸条:奥特曼同学,生病了不能喝生水的,请快快康复起来,再继续与我战斗!纸条上面没有落款。

  刁刁的嘴角微微上扬,她终于明白r。

  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小鸟欢快地唱着歌,就像此时刁刁的心情一样。

  关于朋友随笔【3】

  我和山都是大四的学生了。

  我们的友谊是从大一开始的。

  直到现在,我们始终亲密无间。

  在师生眼里,我们胜似亲兄弟。

  我的家里很富有,爸妈是一家公司的老板。

  他们不许我和山来往——他们认为乡下的孩子土里土气,品质也差,会带坏我。

  山的家里很贫困,母亲卧床不起,父亲一小我私家忙里忙外,也只能够勉强生活。

  山的怙恃也不许山和我来往,他们认为城里的孩子鬼点子多,专会欺负人,担忧山会被我欺负。

  无论家长怎么阻挡,我河山仍然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课堂上,我们配合探讨科学的秘密;饭间,我们配合体验生活的乐趣;躺在床上,我们相互倾诉自己美好的梦想。

  四年来一直没变过。

  大学终于结业了,我到外洋继续深造,山也要到农学院上班,我们俩在也不能在一起了。

  划分那天,从未落过泪的两个小伙子,竟然落下大滴大滴的热泪。

  我擦干眼泪,对山说:“五年后的今天,黄山上见!”山也抹干眼泪,“好五年后的今天,黄山顶上见!”“不见不散!”我俩异口同声。

  时光似箭。

  一晃5年已往了。

  我慌忙从外洋赶回来。

  此时的我已是一位博士。

  我刚回家,还没来的及安宁下来,就急着上黄山。

  怙恃说什么也不愿。

  一听我说要去见山,怙恃更是拽着我不放,他们不明白我为啥老忘不掉山,可儿子究竟长大了,怙恃最终没能留住我,于是他们计划与我同行。

  山此时已是一位教授。

  当他告诉爸爸要去黄山见我时,他父亲的脸立刻沉下来,但这究竟布恩那个阻拦主意已决得山,无奈之下他父亲只好陪同儿子一起去。

  我和家人早早地到了黄山。

  我们爬上了山顶。

  我兴奋地期待着山的到来。

  可是我等了一整天,也不见山的身影。

  怙恃开始埋怨我,指责我不应该这样轻信别人的话。

  可我毫无怨言,我坚信山不会无缘无故违约的。

  到了第七天,我们一家人正准备回家时,山来了,还拄着一根手杖。

  原来山再来黄山的路上出了车祸,左腿骨折了。

  我们的眼中再次充满了热泪。

  “你为什么会等我七天?”山问。

  “你为什么会拄着手杖来见我?”“我信任你!”我们异口同声。

  怙恃们被深深地折服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