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褪尽一指流砂

随笔 时间:2017-07-17 我要投稿

  生死之间,始终以醇酒香车惶惶度日。风华褪尽一指流砂。

  风华褪尽,一指流砂【1】

  有人说,风华是一指流砂,而苍老是一段年华。

  风华褪去,遗留下的只是万点邪魅的腥红,妖冶,美丽。

  我从未相信,历经过撕心裂肺的痛,便会牵得天荒地老的伤感。

  风华褪尽,一指流砂,落拓的是繁华哀伤的悲,遗落千年,亘古不息。

  我一直都是情感的奴,跳不出痴心的迷途。

  这一世,拱手山河,不为来生,只为觅到自己许心的那段情缘。

  我在流年里,一个人静静的行走,一个人写自己喜欢的文。

风华褪尽一指流砂

  盈亏往复,人生如是。

  我一直在等,等一个诗影弄情的机会,一展宿命中的绝代风华。

  可惜,岁月蹉跎,任何执念都会随年轮苍老。

  当惊艳天涯的芳华不复,遗下的便只是嗜血妖魅的凄凉。

  当岁月允许的是一袭嫁衣红裳,是否就一定能披露深埋多年芳香?一指流砂,风华褪尽,余下的便只是血染红妆的落寂与孤凉。

  时间蹇促,年轮不休。

  从生到死,只是一段距离。

  黄泉碧落,道不清思念的苦楚;红尘天涯,诉不尽离落的残殇。

  奈何桥畔,总会有人倚栏回首,因为此生未够。

  时光来得总是很仓促,一切都是那么的来不及。

  我们总是在辗转流离,缓步相遇,转瞬别离,然后相忘于江湖。

  以至于我们都无法知道,到底是谁在谁的故事里反复沉沦。

  取一纸墨染,书下这经年的记忆。

  我把岁月紊乱,打翻前世的琉璃灯盏,想要将过往埋葬。

  殊不知,历史又怎能让人轻易涂抹?往昔的天天年年,辉煌绝艳,撒落万里荣光。

  江山易主,王朝更迭。

  在时间的铁蹄催逼之下,我们都无法守住那年岁的城池。

  因为,红颜倾颓,本就是一场命定。

  命定在此时,命定在此地,我们与苍老不期而遇。

  褪尽往日的风华,我们,只是最普通的凡尘俗子,没有过去,没有以后。

  有的只是,一点点恬静的淡定与心安。

  此生,不求光芒万丈,更不求富贵荣华,只要有一份安稳的生活,细如流砂,便已足够。

  风华褪尽,不为年轮所累,或许正是宿命的回报与施恩。

  三千繁华,错付流水, 惹得一世离愁。

  倾心无涯,透彻得如散落尘世的烟花。

  我是一个假剧作真的戏子,戏里风华无限,戏外沧桑落寞。

  故事,总在昨天的瞬间。

  往事一片一片,仿佛已不是梦幻的思念。

  我以天为鉴,用名字镌刻诺言。

  我用风云做砚,写下了无关岁月的诗篇。

  痴人一梦,横过万里黄沙,从此了无牵挂。

  逝去多年,我早已满头华发,而谁又在何处到老?转过三千佛塔,我却始终参不化前尘的风沙。

  抚一曲流水清风,我的指尖便落下过往的残红。

  思念太浓,却远离了旧时的悲喜枯荣。

  我将墓碑留白,却始终不见昔日的风华再开。

  岁月无端,有些过往,只能挥墨来铺陈。

  一个人的一生太短,却总有太长的那么一瞬。

  星夜沉天涯,你在彼岸等待繁花的开落。

  一曲嘲哳,唱得好与坏都无他,只要你在,我便无惧青丝白发。

  我总在一段海棠下沏一壶茶,等待岁月的无端变化。

  我一觉醒转,流年就在我的左岸,作一副参商渐暖的画,安慰错落的风华。

  风吹沙,埋藏一段段佳话。

  缘分总是阴错阳差,转身便会相忘天涯。

  多年的风华,经不住万里的尘沙,被岁月削去了鬓发。

  满纸画卷墨横干,清微诗书弄苍凉,我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绝代风华,又岂敢奢望时光待我如初。

  当年眉目无双,如今旧梦一场。

  再回望,亦只得半生思量。

  把酒愿图疏狂,若能白头,何妨一醉千江。

  去而未往,箫声不断,想那年嫁衣红裳。

  一伤便是刻骨铭心,时间太远,已不愿去记起,今夕何夕。

  彼时相许,念自如昔,低眉信手,是谁喃呢。

  恍惚梦里,是谁的笑意,拂袖而去。

  我早已身心异域,换得一生相许,便可足矣。

  可岁月踏乱了痕迹,侵蚀了我一世绝伦的美丽。

  青丝成雪,迟暮当年。

  打翻前世的轮回,我焚香祭奠,让青史成灰。

  红线千匝,我却只愿那一把。

  看尽盛世的烟花,谁有为我倾尽天下?眉间一点朱砂,我颠覆了三千繁华。

  功也好,罪也罢,此生便已无瑕。

  一夜浮华,风流不假,画船轻荡颠倒容华。

  将岁月隐藏,舞一曲水袖霓裳,纵是流魂也长出了枝桠。

  最后总是温柔的决绝,洗去了,我今生所有的罪孽。

  逃不过俗世的劫,我从花开走到花谢。

  琴声起,我挽过薄纱而去。

  只留下,越传越奇的佳话与传奇。

  丹青写意,风华褪去。

  翻手是千年绵延的细雨,让人无法去忘记。

  当年,我身着琅琊金羽,横吹长笛。

  前世歉疚,我尽将曲意付予风沙,留得一指的芳华。

  青空杳然,白鬓相拥。

  我希望有一个人,不在乎岁月的更替与消融。

  洗尽双瞳,把滚滚红尘倒进杯中,我愿饮思过之酒一盅。

  改过这年年岁岁的错,求一隅安歇之所。

  涉过千层雪,唤醒了旧梦。

  但我早已不是当年的狂妄少年,韶华逝去,我的风华亦早已枯萎难荣。

  红尘变成坟冢,兴衰一瞬相溶。

  恍惚间,沧桑便逝,转过身,一场盛世年华轻如昙花。

  看尽人间悲喜交加,余生便无心红妆。

  很多故事,泅于相思的河畔。

  你信,便好,不信,便权当路过。

  在故事的扉页里,我们都是时光的枝桠,一点一点零落,化作微尘。

  无论你有多么耀眼的芳华,亦不过是匆匆过客。

  走进岁月的断章,耗尽风华,一指流砂而已。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

  天地为证,就算风华殆尽,我亦要优雅地活。

  我是尘土之外的孤星,天荒地老,一刻不曾更迭。

  风华褪尽,一指流砂,余下的是三千水墨,一世繁华。

  风华褪尽,一指流砂,遗下的是闲情千载,宁静淡泊。

  冬雪研墨,心念芊芊【2】

  塞外的冬,雪地冰天,酷寒凛冽。

  白皑皑的雪,素裹处处,是一番别样的风光。

  无论在哪里,风吹在人们的脸上、身上,都会令人禁不住瑟缩。

  在北国居住的人,可谓很不容易,那既需要勇气和毅力,也能锤炼人的勇气和毅力。

  而且,那雪地冰天也有一番独特的韵味,有着令人振奋的风光,更具娆娆的情志,所以也更陶醉人。

  我由于接连好多年冬天在三亚度过,所以对家乡的冬似乎是久违了的挚友,既有点生疏 ,又十分亲切。

  今夜,鹅毛般的大雪在飘飘荡荡地下着 ,望着那絮飞般的雪翎,洋洋洒洒,漫天飞舞,蹁跹起伏,千姿百态,我浮思联翩,诗心文情禁不住激荡澎湃,于是,我借冬雪研墨,将心念入笺。

  雪啊,是以冰洁冷艳为世人所倾心。

  她的纨素的洁雅,为古往今来的文客诗人所咏叹。

  称赞玉人富有灵感和智慧,人们喻之为“冰雪聪明”;称赞红颜的玲珑剔透,人们称之为“冰雪佳人”;称赞佳丽的典雅琼碧,人们喻之以“玉洁冰清”,总之,那雪尊洁圣雅,是不染尘秽、不纳污垢、不容亵渎的高贵之神物。

  《纳兰词》中,有不少写冰雪的诗词之作,号称冰雪诗圣的才子吴兆骞更有许许多多的上乘冰雪之作。

  所以,现代大作家刘白羽才有“为嫌诗少幽燕气,故向冰天跃马行”的诗句。

  就是说,要想让诗词有刚劲的豪迈的气魄,必须到漫天冰雪的北方去体验锤炼,去体验那里的冰情雪趣,去亲自领略北国的风光,那才可以让自己的创作有“燕赵豪侠之士的气魄、慷慨悲歌的神韵”。

  雪的美,是非常特别的。

  那雪型、雪色、雪情、雪韵、雪心,能让你有一股特殊的滋味。

  她能让你喷发出对雪美之恋,激起你那心中的雪趣,牵出你的对雪的无限之爱。

  在许多著作中,那些丽女名媛,闺阁佳丽,由于她们对美的追求,往往把雪当成一种寄托。

  有好多的咏雪诗都是出自秀媛之手。

  或是闺中的雅娱。

  如:“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芦花都不见。”就是常见的闺謎。

  前三句俗极,而尾句却特别的清雅,据说这是纪晓岚的戏作。

  谢道蕴的“未若柳絮因风起”造就了她一生的芳名 ,而班婕妤的“新裂齐纨素,皎洁如冰雪”之句,把冰雪与纨素类比,可见她的雪情。

  而“卧雪鸳鸯不自飞”是说那比翼齐飞的鸳鸯,当飞不动、落在雪地时,无论雌雄,从不一只独自飞走,反映了人们对爱情坚贞的向往与追求。

  “西风吹落雪,雪萦蔽寒窗。

  伊人天涯远,仰卧皆彷徨。”则是对远在天涯之恋人的雪夜无限的思恋。

  当闺中独卧,夜雪萦窗,凄惨冷落,孤苦寂寞,文人墨客笔下的雪,咏雪是极富韵味的题材。

  在他们的笔下,既可以倾诉自己心中的情致,又可以抒发自己的胸怀。

  可以痛陈自己的失意,也可以宣扬自己的的得意。

  儒家大师韩愈,在被贬出京时,曾有“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之句,可见他当时的凄苦心境。

  而孟浩然的“孤船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则是特别悠然的心境。

  鲍照的“寒风吹朔雪,千里度龙山。

  集君瑶台下,飞舞两楹前。

  兹晨白为美,当避艳阳年。

  艳阳桃李节,皎洁不成研。”是说在艳阳桃李节時,与桃李相比,虽不成研,但依旧皎洁。

  沈约的“思鸟聚寒芦,苍云轸暮色。

  夜雪合且离,晓风惊复息。

  婵娟入绮窗,徘徊惊情极。”裴子野“飘飘千里雪,倏然度龙沙。

  从云合且散,因风卷复斜”,描绘的是雪的姿态,唐太宗“秋云宵遍岭,素雪晓凝华。

  入牖千重碎,迎风一半斜。

  不妆空散粉,无树独飘花。

  萦空慙夕照,破彩谢晨霞。”描绘的则是下雪时的辉煌景象。

  毛泽东的“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则是把雪的风采、妙丽、情趣写得淋漓尽致。

  完全表达出英雄豪杰那种对锦绣江山、美好事物、妖娆奇景的情趣和神思。

  雪,做为一种美丽与洁雅的象征,不仅仅是冰绝、冷艳的化身,也是多情多义、侠骨柔肠、温婉敦良的心意的寄托。

  记得有一支歌叫《江南雨》,其中的歌词是:“江南人,好客不说话。

  只把那小雨悄悄地下”,我就觉得“北国的雪 ,情意浓,迎来送往寂无声”。

  你看啊,迎来者时,她“轻歌曼舞款款意”,送往时,她“无限挽恋最多情”,“萦绕回环终不舍 ”,“几程相陪到长亭”……不是吗?在寂闲的隆冬,当远方的客人来到时,那飞舞的雪花,就是迎宾的使节。

  她与客人拥抱,向客人问候;为客人轻歌,为客人曼舞,宛如久别的挚友;她那么热烈,那么欣喜,又那么亲切;而当客人归去,她那么缠绵,那么恋恋不舍,那么追随挽留,使每个归去人都有“它日再来”的意愿。

  所以,我觉得她堪为北国的迎宾使节。

  你如果读懂了雪的情感,你会觉得那纷纷扬扬的碧雪,真有人的灵性,不仅可亲可敬,更是可恋可爱,你一定会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你也许会情不自禁地吟出“我今归去是暂别,它年再来更相逢”的心中的诗,心中的歌。

  你一定会有深重的雪乡情,雪雅的馨香,雪韵的依恋。

  你一定会和这尤物结成永无相弃的浓情厚谊,甚至在你的梦魂中扎下倾雪、恋雪、爱雪、迷雪的深根、密叶,你会获得那诗情画意的、永不凋落的、令你神醉魂迷的雪乡之恋……

  白雪和梅花所构成的画面,是一幅绝美的画卷。

  那皑皑的白雪,配着挺拔、美慠的梅花,那是何等的壮观啊?那是绝美的搭配,最美的画卷。

  一个洁白无瑕,一个傲骨铮铮,一个是上天之曼洒,一个是地下之钟灵,那是多麽高洁琼碧呵!在朝日晚霞的映照下,好比酮体玉人披着紫丽的轻纱,那轻纱上簇簇如火的梅花,闪着勾人魂魄的光华,那会多么令人难以自持啊?再配以楼台、亭榭、山树,纵然你是神仙,你也会心旷神怡,如履方丈、蓬莱、瀛洲,你也会痴醉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