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俗事-散文日志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3-17 我要投稿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有句名言:“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想想这进了城易,想出城可就难了,所以城中人只要是自己愿意走进去,还是想尽一切办法来维持这婚姻的和谐的,这要想和谐就得从点滴小事彼此共同做起。

  “家”字自从两个陌生的男女共同生活在一起,走进婚姻,便存在了。初入城中,一切新鲜,原有爱情浪漫滋味未逝,于是甜蜜细腻,可时间久了,随之而来的琐事也就应婚姻而产生。矛盾的产生并不一定都是原则性问题,鸡毛蒜皮都有可能引发两人战争,却又无人可以断清,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嘛。为了维持这婚姻,维持这城中平安无事,时而有些快乐,就得城中两人彼此多让一分,磨合到无脾气,无架吵,达到“和”的境界。而要“和”首先要解决的便是衣食住行的俗事,办好了这些事,这家庭也就安稳了,城也坚固了,而这些小事当中,家务事居首位。

  中国家庭自古多是男主外,女主内,而今天很多女性事业独立,成了一名在外打拼的女性,于是这家务内事就成了彼此都要承担的责任,我家便是此例。因为一个单位上班,且家距离单位不远,所以作为一个传统的女性,我尽量自己能做的都做完,不让人家操心。于是同时下班之后,人家进屋找点瓜子什么的吃吃,而咱围裙一系,做饭!等咱把饭做好,碗盛好,喊一声,人家就来吃了,不过碗归人家刷。别管刷得干净与否,只要愿意干就够了,咱要求不高。有点闲空,想把地拖下,人家说:“这地不脏,不要拖。”咱不管他,自己去干了,人家说:“你就是个瞎干净,拖完了还得脏。”找衣服,人家只一声:“我的衣服呢?”咱说:“你找啊。”人家说:“找不到。”等咱到那就拿到,人家说:“这一定是你放的,我怎么不知道, 以后我的东西你不要乱放。”好好好,咱不收不放,你该能找着了吧,等下回找衣服人家还喊你:“我的衣服呢?”其他事件以此类推。至于买菜做饭,人家也会,只不轻易表现,若咱实在不得空,必须提前交待详细,指哪打哪,如买菜买几样又是几个几根几棵,饭做几样几碟,如交待不明便不知吃啥喝啥,更不必说开水没了还要烧,菜米没有了还要买之类,概不操心之事不胜枚举。犹记某日咱出门几日不在家,回至家中才发现桌椅灰尘已厚,说与人家听,人家说:“你们女人眼里头怎么哪么多活,我们男人就看不见。”幸好咱这性子是练出来了,你不干算,咱干。等咱满头大汗干完了,人家说了:“你就会没事找事,在哪歇会不好吗?自己找累。”合着咱这忙半天,人家没说动动手帮帮忙,还说咱找事,听这话,气就直往上顶。心里寻思,这家是我一个人的啊,打扫好了就我一个人舒服吗?忍不住就要战一场。经过多场口角之战,最终结果是咱这性子磨平了,人家还是没看见家里有活!有时实在唠叨得多了,人家也干,但极不情愿,带着情绪干活,所以有时相信中国的一句古话“使狗不如自走。”不指人家,咱只要能干的都自己搞定。在这种家务极不合理分配情况下,我家这位被我校家属院广大人民群众评为“聋瓜不瓜”第一名,懒惰指数位居我校家属院榜首。

  后孩子出世,一段时间内咱不能干了,于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能吃上饭就行,还管它地脏与不脏,拖与不拖。眼看着人家忙起来了,单位一头,家一头,团团转,一下子变成了勤快人。咱觉得还行吧,有了娃娃,这责任大了,人家也成熟了,有担当了,挺好的事!后来孩子渐大,于是人家又恢复往日作风,咱一抱怨,人家就说:“谁让你干了吗?都是你自己找的。”咱原来只干两个人的家务,现在是三个人了,他还不知道咱在单位工作干得比他多,家里干得更比他多,他也不晓得咱心也累。那时想想觉得自己挺可怜!后来经过调整我们工作量基本一样多了,人家干了几天工作,回家说:“这么多年,你都是这样干工作的吗?”我说:“咋啦,才知道啊,光干工作吗,还有这家里的活,你咋还不能多干点,分担点,想累死我是不?”人家这回没说话,不过自此开始主动洗衣服了,虽然晾衣服还是不知道抻平整些,干了也不知道收,但总好过原来了。饭也时常做,有时还会搞点创意菜品,别管味道如何,反正人家主动做了,咱还说啥。于是经大家一致评议,人家终于不倒数了,而且成了后边倒数第一学习的榜样!

  依我看,在家的问题上,女人似乎总比男人要想得多,衣食住行琐碎事。不能说一睁眼就操心,也是睡着了才算安稳,可往往操心又难以有好睡眠,所以这人老的也就显得快了。婚姻这座城中就得一砖一石稳当了,城才坚固,这家务琐事就是那砖那石,只靠其中一个人全干是不可能的,力量太小,终有支撑不了的时候。所以常有两口子去离婚,不是因为根本问题,都是因为芝麻大的家务事,一气之下,分道扬镳。等后来若是明白,想再重新回城已是不可能了。看到好友被老公宠着什么都不用操心,咱只有羡慕嫉妒恨。想想当初没结婚那会,咋不提前考察懒惰指数及细心指数呢?想来都是被纯美的爱情绕花了眼,竟然忘记自己是尘世中一大俗人了。走入婚姻才明白,只有浪漫的爱情,没有浪漫的婚姻,只要是饮食男女就得受这围城俗事之扰。

  作家王安忆有篇文章写的也是关于家务,读了深有同感,说在家务上男人干得不多,人人看的见,于是得众人表扬;女人操碎了心,人人看不见,就是理所应当。现实正是如此,男人似乎就应该是在外显摆的,而女人干家务就是本分责任。男人是洗衣服,是做饭,是洗碗了,但操心穿衣添衣晾衣叠衣的是女人,操心营养菜品健康绿色的是女人,操心锅碗盆具洗洁精的是女人,操心孩子学习老人身体的还是女人。当个女人累,当个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女人更累,而又要工作又要顾家的女人最累,但一入围城,累字就伴随不去。所以若想在这城中过得自在潇洒少累,必得包容心大,计较心无才行。

  不过现在咱的日子好多了,虽然心依然要操很多,但人家能看见了,能感觉到了。看到咱这头发白了,眼袋长了,皱纹多了,皮肤松了知道心疼了,咱还要求啥呢?既然已入城,咱就好好守城,让这城安稳,让这城舒服,让他进了城就不想出城,这已足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