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心如水,寂静深流随笔日志

随笔 时间:2018-05-16 我要投稿

  男人是不是就该严肃,不能像女人那样炽热地去表达对孩子的爱,尤其是对成为父亲的男人来说?

  如果真是那样,我想,爸爸是不爱我的。

  我的鼻骨曾被爸爸拿筷子打塌,这是妈妈告诉我的,那时,我还不会走。在一次吃饭的闲聊中,妈妈说这件事的时候,露出回忆疼惜的表情,而我,心里只有翻滚的惊讶与难过。爸爸竟然是这么粗暴的一个人,对那么小的孩子也这般“心狠手辣”。

  那顿饭,我吃出从来没有过的苦涩。

  小学,我酷爱钓鱼。

  暑假去上海,有很多时候,午饭后去钓鱼成了我的“家常便饭”,成了我后来回忆的开心资本。虽然,玩的很快乐,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里仍有一块不能被快乐的颜料所涂抹的地方,那个地方叫温情。我非常渴望有一天,爸爸可以放下手中的工作,陪我去钓鱼,就一次也行!但结果是,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在炽热的午后去钓鱼,在慵懒的黄昏里拖着影子独自回来。

  那时,有和自己爸爸一块钓鱼的孩子的清脆笑声,在我听来,很刺耳,是我永久的梦魇。我童年里伟岸的身躯被渴望吞没,温暖的亲情记忆在孤独里暗自疯长。

  一次都不愿陪我钓鱼的爸爸,爱我吗?

  高中,有我痛苦的记忆,那种身体与心里并存的痛,让我哭了很多次。

  因为身体原因,我有一次连挂了七天盐水,期间没吃过一顿饭。虽然身体后来回复了,但是病痛总是会反复发作。这中间过程,从上海飞奔回来的是妈妈,打电话发短信的是妈妈,辞掉工作回来看我的还是妈妈。爸爸好像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没人知道,每次打电话我泣不成声的那种无助,是如何将我一片一片撕碎。我想,爸爸没有关注过我。

  或许我就该秉着这样的心态,男人,主要责任是为家庭付出。对于去表现对孩子细腻温暖的爱来说,那是妈妈该去做的,男人,只要工作养家便好!

  如果真是这样,那在这生生不息的时间长河里,爱也就太贫乏枯燥了!还好时间让我渐悟,爸爸是爱我的。

  爸爸是爱我的,很爱!只是在如水的岁月里,他的爱隐藏的太深。他用一颗平淡的心,将给孩子的爱,汇成地下暗河,静静流过无数温情的岁月。

  仍旧是妈妈告诉我,我的鼻骨被爸爸用筷子打塌,在我还不会走路时。在又一次的吃饭闲谈中,她告诉我那次我实在太怄气了,爸爸佯装吓唬我,谁知筷子意外从他手中飞了出去,打在我鼻子上,我嚎啕大哭。妈妈说,那次可把爸爸吓坏了,那种慌张的神情,真是她第一次看到。

  内心翻滚的除了惊讶,还有温暖。那顿饭,我吃出久违的甜蜜。

  我仍旧喜欢钓鱼,暑假去上海,饭后钓鱼仍是我必修的“功课”之一。不过变了,我不是一个人,有表弟和我一起。还有,爸爸会给我买渔具。要知道,在以前,我用的都是自己动手做的渔具。我记得在一次醉酒后,爸爸大嚷着要带我去钓鱼。那次,我哭了。其实,他一直知道欠孩子很多温暖的陪伴,但是生活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忍痛割爱”。他一直想弥补自己对孩子的“亏欠”。他一直很爱我,不是吗?

  现在读大学了,爸爸给我的电话仍旧没有几个。每次嘘寒问暖的是老妈。不过,他开始给我发短信了。内容很短,问我的学习怎么样,要吃好穿好。我没想到看似不关心我的老爸也会细腻几次。内心涌起的喜悦与温暖,无法言喻。在一次父亲节,我发祝福短信给他后,他的回复是:谢谢儿子,老爸为你感到骄傲。你是最棒的,老爸永远支持与相信你。祝你学业有成。老爸也永远爱你。”我从来没想过老爸会说“爱”这个字,但这次,他终于说了,不是吗?这个老爸最长的短信,我保留着,舍不得删。他爱我,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其实你一直很爱很爱我,只是你不善于说出来。你那颗平淡素净的心,一直汇聚着对我奔流不息的爱。原来,这一切,都在平淡中,都在悄无声息中,演绎着深浓绵长的情!

  素心如水,寂静深流。爱你,爸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