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随笔日志

随笔 时间:2018-05-17 我要投稿

  夏日的闷意还未完全消退,可现在已是秋天。秋天的凉风夹杂着夏天的闷,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令人感觉难受。

  今年的暑假,少了些许欢乐的游戏时光,取而代之,是那厚厚的作业待我完成。

  父亲的催促。大量的作业,我只能回家完成了。

  可在恍惚中已经来了半个月,我与兜兜(我姐姐的孩子)又怎能冷漠的分离呢。她很可爱也很乖,长得胖乎乎的。老人家常说,小孩儿就是要长得白白胖胖的才好看。确实如此。

  今天早上,他没有闹。

  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将一整瓶牛奶喝完了,正准备和母亲一起去散步。

  收拾好行李,他们已散步归来,我在楼下等车。

  马路那边,站着他与母亲。

  “兜兜”我用童腔提高嗓子的音量喊道。

  只见他向这边招了招手,示意母亲要过来。母亲在一旁笑着,或许,这就是母亲感觉最大的幸福吧。母亲没读过很多书,却能用朴素看透人间的一切,用慈爱与严格静静呵护着下一代的成长。在母亲身上,我看到了所有女性光芒的绽放。那是我的母亲。

  我望着他们,虽然只隔着一条马路,只有小小的汽车们将我们分离,但我不能过去,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过去了还能否在鼓起勇气走过来。我们对望,将对彼此的不舍藏在心中。离,是马路。

  时光总在这不经意间悄悄逃走。母亲示意我车来了,我终于转过眼注意到了。我向他们摇了摇手,兜兜开始闹,他应该觉察到了。但我必须要走了。不舍,只能藏在心中。离,开始痛。

  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我慢慢走上硕大的公交车,带着不舍。透过车窗,还能清除的看见那两个人站在那里,没有泛滥泪光。早秋的风,吹起。母亲飘荡的是青丝,是白发,我看不清,我终究看不清。当汽车徐徐开动,泪,蠢蠢欲动,但我努力忍住。离,不该有泪。

  慢慢远去,他们还站着那远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去。离,变远。

  离,爱,再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