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纷飞祭恩师日志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5-17 我要投稿

  李春义老师,是汉滨区教育的导师。退休17年,依然发挥余热,奔走在安康市一区九县的学校,辅导、讲课、讲座。如今,他去了,我悲痛,我伤怀——这是我辈的损失;这是我们当地教育的损失。

  今天,他去世快一年了,在他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前去悼念,至今依然心中愧然——因为,我是是天后才知道恩师离世的。

  我和恩师的交往有三:一百九十年代,他在原安康市教研室工作是,他的文章,在《安康教育》、《陕西教育》上发表,我崇拜他的文章,细读多遍,细细揣摩,指导我的教育教学工作,我从一个不懂事的老师,成为一个合格的人民教师,我要感谢他——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记住了李春义。

  二百年代,他来五里讲课、辅导、报告,我是他忠实的听众。在台下,我聆听他的讲座、报告,仰慕大师的风采。只是在会议间隙之间,抓住时机,请教大师——李春义老师一一给我解答,我深受启发。

  二百一十年代,李春义老师来五里镇进行《我的中国梦》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报告,我陪导师走遍了五里镇的山山水水、沟沟岔岔,我亲身感受到恩师的魅力,感受到依然奉献教育事业的博大胸怀。我至今还记得,在陪完他做完《做一个勤奋好学的孩子》这个报告时,正直2014年10月24日,那一天,做完报告就已经下午5点了,学校安排了一顿便饭,喝了一杯小酒,大家聊得很是开心。不料,这一别,就是和恩师的永别。

  一日,张永军老师和我说,他梦见了李春义老师,在梦中,李春义老师辅导他的教学工作。我问之,李春义老师和你啥关系?他说,恩师也!他一路走来,成为一名安康市教学能手,归功于李老师的指导。我说,我也梦见李老师,我们择日为恩师上香祭拜吧。

  恩师生前好动——他把一生献给了教育事业,他去了,他的儿子李波爱父心切,将父亲安葬在安康市汉滨区五里镇牛山之上,墓前修一讲坛,让父亲在这美丽的牛山上,静静长眠,静静写作。

  2016年1月11日,我和永军、铭建、增先等,前往牛山祭奠恩师,之前,我和李波联系了,李波说,此时,牛山坐雪,为了安全,建议择日上山祭奠。我们祭奠恩师心切,依然顶雪前行,祭奠恩师。

  车沿山道行,雪纷飞,层林尽染白雪,好一个北国风光——蒿草挂白花,黄草盖白棉,松林披白沙,远山挂白练,这雪景,似乎也在祭奠我的恩师呀!

  我等无心赏雪,只想匆匆而行,祭拜恩师。攀过石阶,来到“朱雀寺”,请一出家人带路,前往恩师墓地。雪,依然簌簌而落,漫天白蝶,飘飘落落,白雪皑皑,染尽层林,这天宫呀,也和我们一起,为我们的导师戴孝。

  通往恩师墓地的山路,是崎岖的羊肠小道,一边是山,一边是崖,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窄窄的小径上,铺满落叶,也铺满白雪,踩上去,咯吱有声。我有痛风病,走起山路,趴趴咧咧,特别是下坡路和上坡路,两腿打闪,不可开步,只好手脚并用——上坡成“狗扒式”,下坡是“狗溜式”,惹得同行哈哈大笑,我依然不予理睬——我敬师心切,哪怕刀山,我也敢爬。在通往恩师墓地不远的地方,是一个陡峭的悬崖,无路,须小心攀爬,才能到目的地,我不知道是怎样上去的。

  恩师的墓地。在一个坪塘上,后面是连绵的高山,四周是秘密的森林,此时落雪更盛,整个森林,都是白茫茫一片,只有傲雪的松枝,在冬风里颤动。在恩师墓前,我们上香、烧纸、叩拜,之后,我们默哀——此时,落雪莎莎,和我们一起祭拜。在恩师的墓前,我朗诵了我为诗人李波的《李波短歌一百首》撰写的诗评——当我读到“李波不但是一个诗人,且是一个孝子。在他父亲住院期间,他日夜守护,喂水喂药,精心呵护。父亲想吃蒜薹,他六点钟就爬起来,去菜市场给父亲买蒜薹,他一边走,一边想起父亲的朝朝暮暮,他哭了。他一边哭,一边想,一首饱含深情的诗,和他的泪水一起,流出了:

  倾霖心血筑灵魂,

  信意传家育后人。

  俯首耕耘终不悔,

  桃李芳芳满园春。

  这是一首对父亲一生写照的浓浓深情之诗,镌刻在他父亲的墓碑上。此刻,我接到李波得知我们冒雪祭奠恩师的消息,挥泪写下一首诗,发了过来:

  朝林等诸君冒雪上牛山祭奠恩师感赋

  寒风裹雪上牛山,

  弟子虔诚祭墓前。

  我料慈父斟美酒,

  此时含笑在酒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