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掠过尽开颜随笔日志

随笔 时间:2018-05-17 我要投稿

  好多年了,没遇到如此寒冷的天气。无怪乎,大小媒体,各地天气预报,骇人的报道和预报,连篇累牍,吓坏了俊男靓女,惊扰了年老病者。

  年过半百的俺,胆气冲天,豪气万丈。周六(13日),硬是参加了上午的会议,中午还被盛邀参与了宇宙营中学学生聚会。

  不过如此嘛,有啥可怕!挺挺也就过去了,比起想当年,这算个啥。冬天就应该是寒冷的,尤其是三四九,小时候俺就知道苏联有个西伯利亚,因为小时候被冻过,大人们遇到恶劣的天气,常常说是西伯利亚冷空气,冰天雪地、滴水成冰便成家常便饭,顽皮的小孩子,舌头冻在铁东西上,生疼难忍,哇哇大哭者常见。手脚、耳朵冻伤者有之,甚而最尊贵的脸面也被冻得红肿起皮,无颜见人。即使这样,该干啥还干啥,这抗争的勇气可嘉,铮铮冻骨,人神共赞。

  同学们盛情,最冷时刻,像北归的燕子,从四面八方赶回来,寻觅30多年少年时代纯真的友情,那份激动、那份感怀,那份炽热,温暖了寒流,升华了激情!

  如火的年华,激情燃烧的岁月,年迈的老师为之动容,泪流满面。

  欢乐是短暂的,沉浸在幸福的时光,总要回到现实当中的。还是说说霸王寒流吧,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行人,窝在风雪中汽车,两天后都恢复了常态。寒流滚滚而过,人们僵硬的面庞,又活泛起动人的笑容,惊恐的心情也舒展了许多,难怪有人打趣说,寒流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些人有点过于乐观了吧,要晓得坝上高原,春天更是考验人意志的季节,甚至超过数九隆冬。

  大话说过了,寒流过去,小身体也撑不住了:感冒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