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场冬雪飘落随笔日志

随笔 时间:2018-05-18 我要投稿

  这场冬雪是公然叫板而来的,叫嚷得很是嚣张。未见其踪先闻其声:什么多少年不遇啦,气温将下降到零下十多度哦,等等之类吧,把内心脆弱的人弄得胆颤心惊。幸好之前,从未去过东北的我在三九寒天去了哈尓滨。

  什么叫寒冷,已经历练过。记得去哈时,都说正冷的时侯,不得不多穿些保暖衣物。由于飞机晚点,加上下机后乘坐机场大巴车需等会,以致在夜晚一点左右我们穿行在哈尓滨街头。夜幕下的积雪在路边,屋顶和人迹荒处,白皑皑的一片。而那一刻的气温是零下二十六度。我的妈呀,年过半百的我此生以来连零下十度都没遇过。我只能眼睁睁的面对。下了大巴车走在寒冷的气温里,我依然是活着。脸上不觉自嘲一笑:我呆在家里冰箱里啦!

  不过南方的冷有别于北方。冬季到来,北方就会集中供暖。再冷的天气里,家家室内温度都是二、三十度。而南方寒冷时间短,又不至于太冷,一直以来在冬天室内室外温差极小,常常是外面有多冷,家里也好不了多少。一些北方来的人觉得冷的受不了。安庆地处长江北岸,是南北交汇地带。冬天的气温不及北方的寒冷,又没有南方的温和。冬天穿得很中庸,也很奇葩,有点五花八门。近几年天气趋嗳,暖冬现象不时而至。不经意中冬天就会悄悄走过。偶尓借着春寒飘上几朵雪花,便让人欣喜不已。

  许是炒做之故,都知道窂见的寒冷将侵袭沿江各地,因而早早的在内心就开始了御寒。两天的雪雨着实纷纷扬扬的从空而降,气温也让人感觉着寒冷。但道路上的积雪在车轮碾压后变成了湿漉漉的水。或许凌晨的时有过结冰的一刻。清晨起来,屋檐传来持续滴水的声音,想是屋面的积雪一早就忙着融化了。由此可以推定,天气再冷也不会超过零十度吧。心中莫名的失望起来:这个冬天也会悄悄的去了。反正是休假,我辗转在床上,懒洋洋的倦缩着,脑子里却不停的想,想着关于冬天的一些旧事,大都停留在童年的记忆里,似乎一切终成过去。

  淡淡的有些伤感且带着留恋。总记得七八岁的那年墙角檐下,长长的冰溜赤亮的悬着。孩子们喜欢用手或一支竹竿敲落,尓后唅在口里,除了冰冷的感觉就没有别的味道。尽管如此,我们却乐意的一年复一年唅在嘴里。还有门前的水塘在冬日里,年年都会冻上三、四厘米的冰层,幼小的我和伙伴们喜欢试试水塘的冰面能否承载自已的身体。极少的冷时冰面能让我们走上几步。时常有伙伴一不小心就在吱吱声中落下水。稍稍长大的少年时代,我习惯于早起长跑。脚步踏在冰面上那破碎的声音一直在记忆中。多少年过去了,冬天的印象就这样停留在我的脑海

  冬天是我们回避不了的季节,且同其他的季节一道交替的走进我们的生命。尽管严寒的鞭子依旧会抽打在我们身上,但我仍然希望看到漫天飞舞的雪花,还有被风雪包裹的枝条,以及冰雪掩盖的池塘。我以对生命的珍爱拥抱着每个季节。冬天就应该寒冷,这容不得我们的喜好来选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