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1 我要投稿

  现在我已经是师傅的当然舞伴,虽然师傅偶尔也和其他要和他跳舞的女士跳几曲,终归我已经不用毫无希望地等待下去。

  他还是那样不苟言笑,一副严肃的表情,让人看着有点怪怪的,既然晚上是出了锻炼身体的,是出了放松一天紧张的身心的,还那么严肃干什么去呢,一言不发,有话憋在心里不难受吗。

  我说:“师傅,你能不能笑一笑,说几句话。”,他说:“跳舞嘛,还要说话吗。”,我说:“你看,跳舞有几个人不说话的,大家都喜笑颜开,高高兴兴,就你是绷着脸。”,他问:“那要说什么呢。”,我说:“只要你想说的,你看见的,你听见的,都可以说,哪怕说几句玩笑话要可以。”,他说:“我跳了几十年的舞,从来跳舞不说话。”,其实不是跳舞不说话,就是一起走,一曲结束等待的那一会,他也从来不说一句话,一直到准备回家,离开这里,你也别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完整的话。

  我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不说话,听不到别人说话,总觉得那么别扭,我是无法适应这个环境。我开始不停地说话,只要能够扯上的话题,我就一直说。开始的时候,就像对牛弹琴,他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慢慢地,他开始嗯上一声,再后来,发现他感兴趣的话题,他开始试探性的问一下,有时候由于音乐声音太响,他没有听清楚,也会反问一句,问我说的是什么。

  凭着我坚忍不拔的恒心,铁棒终于有希望磨成绣花针了。他开始回答我的问题,有时候他也会主动跟我聊一下感兴趣的话题。隔行如隔山,我们一般是说一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他喜欢说一些哲理性大道理。不过他的人生哲理说起来是很有道理的,我很喜欢他说的这些事,当然他也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自己的过去,自己的家庭,于是也就有了前边师母的故事。

  有时候我也会听起来会很烦,尤其是说起家庭,他会不厌其烦的说,虽然每次说的不一样,可是话题还是一个,好像他不说,我一定会出轨一样。说跳舞是一个敏感话题,说为什么很多人一提起跳舞,就会很反感,因为自己的另一半在和别人跳舞,叫哪一个人心里都不会舒服。又说,尽管你会说,我是来锻炼身体的,我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但是各种铺天盖地的的绯闻,不能不使有些人不放心。

  他说:“你和我跳舞没有问题,关键是不能影响家庭。”,我说:“不会的,我很爱我的老公,我也很爱自己的女儿,我爱我自己的家。”,尽管我这样再三的保证,他还是隔三差五地重新阐述自己的观点,什么事情,说一遍是道理,说两遍是巩固,话说三遍就淡如水了。天天说,如雷贯耳,就像单位领导作报告,我真的有些烦了,我说:“你又来了,你说够了没有。”,看到我生气的样子,他的话戛然而止,他不说了,他一旦不说了,我反而又担心他从此不再说话。

  我知道他是一个妻管严,但是他不承认,他说:“一个家是要两个人去维护的,谁也离不开谁,一个人做少了家务事,另一个人就会受累。一个人生病了,另一个人就要做更多的事情,虽然家务事,可做可不做,可以多做,也可以少做,但是两个人必须同步起来。她要一尘不染,你就不能满地仙女撒花,她要买菜,你就要提篮子出力。她要做美味佳肴,你就要帮她择菜洗菜。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这不是妻管严,而是我在心疼她。”。

  他曾经说过,有一次下班,外边下起了瓢泼大雨,他竟然冒着大雨回家,拿了雨伞,仍然穿着一身淋湿的衣服去接师母,他说:“我不能让她被雨淋了,那样会生病的。”,我问:“那你呢?”,他说:“我是一个男人,我身体又那么好,她要是生了病,我会怎么办。”,没有想到天下还有这样的好男人,我遇到了这么一个好师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