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的印记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一)

  福海县位于中国地图的鸡尾巴处,属于中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半年雨,半年雪,雨水少而雪量充沛。传统的二十四节气并不适用于这里,春天总是在四月左右姗姗来迟,而早在八月就已经有几分秋意了。农民们种地不依赖天下雨浇灌,村村都通了水渠,引雪水灌溉田地。“瑞雪兆丰年”用于此多贴切呀!即便如此,在春夏两季,人们还是期待着雨的来临,能滋润一下草场和牧区的草原,好让牛羊长的更肥壮。

  家乡的雨在春夏秋三季各有特色。由于春秋两季都在学校读书,因此我对暑假里夏季的雨印象最为深刻,春秋两季的雨就只有粗略的记忆了。

  春雨总是悄悄的来,细细柔柔的,杜甫的《春夜喜雨》将春雨表现的淋漓尽致: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

  四月初冰雪消融后,和煦的阳光和温润的土地都催促着万物生发。树和枯草暖过来了,树干和草根开始萌动;种子醒过来了,急切的想探索地面上的世界。这时,春雨迈着细碎的步子来临,土地里的生命感知到了,便不顾一切的焕发出新绿,如初生的婴儿睁开朦胧的眼睛,在雨中欣喜的探寻着一切。农人们不避春雨,戴上草帽,披起雨衣,继续挥着锄头铁锹,正是“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雨水滋润的春耕者心里也乐开了花,看着丝丝绿意,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怜。春雨贵如油!

  春季的雨也不都是这样温柔,早春的倒春寒有时会夹杂着雪,将冬的寒冷和春的暖意交织在一起,留一地泥泞后才离开。春季时而会有雷雨,但我更喜欢夏季的雷雨。

  暑期里,我和雨亲密接触最多。我常望着天空,期待着飘来一朵会下雨的云。打柴回来的路上,躺在牛车高高的梭梭柴顶上看;放羊时,躺在一片柔嫩的青草里看;在田地里干活,累了坐在田埂上休息时看;眺望爸妈回家时,坐在高高的屋顶上看。有的云从西山顶冒出,还没来得及飘上灭什特村上空,就迫不及待的把雨洒在远处的另一个村庄;有的云气势汹汹从远方飘来,本以为会来一场清清爽爽的雨,忽来一阵风,云禁不住风的嬉闹,三下两下被吹散了,颜色越来越浅;又飘来一群云朵,这回该下几滴雨了吧?结果还是莫名其妙的逃跑了,是被我看跑了吗?

  看得多了,就知道什么样的云会下雨,哪种风能带来雨,哪股风会把云吹散,什么时候雨会停。福海刮的多是西北风,因此看到西北方向的天边如果有铅色云团冒个头出来,就要注意是不是要下雨了,如果是阵风,云就会被吹散;如果风徐徐不断的吹来,并且越来越大,那就是雨快来了,这时风助涨云团的气势,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云从山那边越涨越大,低低的压过来。风看到惹了祸,也急了,一会儿西风,一会儿东风,一会儿旋风,卷起一溜儿枯叶鸡毛,跌跌撞撞,不小心打到了人,又撞到了墙。爸妈在地里劳动,早在云团冒尖的时候,就开始警觉了,云团扩散时就赶回来,全家人及时的牵牛、收农具、备干柴、收衣服、捉小鸡。

  云团压顶的时候,钱币大的雨滴就开始砸向干燥的地面,发出沉闷的“噗噗——”声,待地面湿遍后,就变成了“哗哗——”的声音。雨点越来越密集的砸下来,好像整个地球都在雨点的冲击下颤抖。天色越来越暗,天地已被雨柱连为一体,成为混沌的土色。风卷雨雾翻滚,真是“风如拔山怒,雨如决河倾”。

  (二)

  结实的雨点一落地就击起一朵水花,一朵朵连一片,开了遍地的花!院子里地面被冲刷出小的沟壑,最后汇成一股,急速向院外流去,这对于蚂蚁来说一定是一次特大洪灾吧?我担心泥土垒的院墙会被雨水冲垮,不过爸爸说泥里参杂了麦草,不会那么轻易就冲毁的,这可真是劳动人民的智慧,早就懂得用这种方法防止水土流失!

  间或一道犀利的闪电把天劈出一条明晃晃的裂缝,大地像是被闪光灯闪了一下,紧跟着就是惊雷滚滚而来。凉棚下,狗见惯了这样的阵势,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懒懒的把头趴在前爪上;母鸡有点不安了,来回踱着步子,偏着头看天;小鸡们大惊小怪,发出带颤音的“ju——”叫声,打开箱子,发现它们都楞在那里,大睁着着惊恐的眼睛侧耳听着外面隆隆的声音,胆小的则吓的把头深深埋起来,翘个尾巴在外面。

  一场雨就省去爸爸浇一次田地的功夫;雨后草场的草会窜到比人还高,牛羊冬季的草料更丰裕了;大雨浇灭了暴躁的尘土,带走空气中的燥热;当然最让我开心的是爸妈终于得空可以休息一下了。

  雨尽情尽兴的倾泻一番后,慢慢小一些了,云层越来越薄,天色也慢慢变得明亮,雨柱变成了细细的雨帘。狗一个激灵坐起来,探出头向天上看一眼,知道雨下不久了;老母鸡激动的从牛车上跳下来,期待着雨停后,去草丛里饱餐一顿;小鸡仔则舒一口气,放松的卧下休息一会儿。雨越下越细,越下越亮,云越来越白,打开门窗,一股清凉扑进来,好一个清润的世界!这时候,雨已经小到细如发丝,爸爸穿上长长的雨靴,把牛牵到草地上,对牛来说,这就是最美味的豪宴了吧?我把小鸡端出来,箱子一翻,鸡仔们叽叽喳喳,东张西望一番,然后冲着院外一片草地跑去,老母鸡们早就在那里美滋滋的吃开了,雨水冲出的虫子和刚刚冒出的绿芽儿都是鸡的美食;狗被拴住,无法跑远,只能从窝里钻出来,摇着尾巴来回打转,急的直哼哼。

  太阳像被洗过一样,从云层后钻出来,温柔的照着湿漉漉大地,地面的坑洼和草叶上的雨珠泛出一个个小太阳,一片金光灿灿。草在雨中攒足了力气正使劲儿往上窜,用劲太大弹掉一粒水珠,水珠碰到另一片叶子,又洒落一串水珠,引得一片欢闹。东方挂起了梦幻一样的双层彩虹桥,彩虹下方的黑云仍在更远处倾泻。雨也是会走动的,从西面山上走来,这里洗净了再去清洗另一片天地!

  雨后的黄昏最迷人。黑色云团褪尽了,天空又出现了各色云朵,像第一次走出深闺的少女,比美似的穿上自己最鲜艳的裙子,它们挨挨挤挤,嬉笑着你推我搡,飘散着遍布了大半个天空。装点了整个夏季,也装饰了我的童年。

  夏季的雨风情万种,除了雷雨,还有“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太阳雨,调皮的阵雨,顽劣的冰雹。而秋雨就显得凄凉萧瑟了。

  古诗云“秋风秋雨愁煞人”,俗语又有曰“一场秋雨一场寒”,这用在福海一点也不为过。如果庄稼还没收完就来一场风雨,那可真是愁煞了农人,这个时候再大的风雨,也要去地里抢收,穿上笨重的棉衣棉裤外罩一个雨衣,一样在地里劳动,心理期待着雨快快停。秋雨常伴着透心凉的秋风,它吹落了树叶,吹黄了草,吹来了冷空气,最后把整个冬天也吹来了。秋雨过后,大地一片衰败狼藉。往往一场风雨过后,就要加一层衣服,从秋衣、毛衣、保暖内衣,到棉衣、羽绒服。最后一场秋雨过后,大地就上冻了,于是再武装上棉帽、口罩、围巾和棉手套。

  天再阴的时候,就飘舞起漫天雪花了,像是来给秋雨收场的,洁白的精灵们覆盖了枯叶荒草,大地沉沉的睡去,等待着来年的春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