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开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盛夏季节,每当路过门前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阵阵清香扑面而来,芬芳弥漫在周围,顿觉神清气爽,舒适惬意。倏忽间,抖落满身疲惫,忘却烦恼,全身心置于大自然怀抱。鸟儿追逐嬉戏,河水哗哗流淌,鱼儿跳跃翻滚,泛起一道银白,螃蟹不时爬上水岸,支起双目眺望,在砂砾石蛋蛋间横行,绿绿水草下,蛙声一片。抬眼望去,葱茏细碎的叶片夹杂着火红一片,那满树殷红便是石榴花了。

  这树花朵招引蜜蜂在花间穿梭,鼓动羽翼发出嗡嗡声响。仔细打量,蜜蜂的腿上裹满黄色花粉,不知疲倦地往复在蜂巢与枝桠间,油然想到橱柜里那罐蜂蜜来。那满罐的甜蜜竟来自于这些卑微生命付出的艰辛劳作,它们寿命短暂,甚至以天来计量,几十个昼夜便化为乌有,可这瞬间的生命忙碌,给世间酿造的却是甜蜜。它们不求索取,没有高大到牛的低头耕耘骆驼的仰面跋涉,身躯娇小到驻足观望才能觉察到它的存在。摄影家镜头前找不到它的身影儿,作家笔下也绝少描摹它的样子,只有细心的画家偶尔于国色天香的牡丹芬芳四溢的兰花抑或在傲霜的菊前让它飞舞身姿,小小的生命在此时鲜活了一片天地……

  殷红的花朵与忙碌的蜜蜂构成一幅绝伦画卷,惭愧自己没有高超画技来勾勒美景,只剩浅淡的回忆,回到久违的童年。老屋的院落里是有一颗石榴树一颗杏树的,院墙外还有一颗梅子树。每当石榴花开,那树杏由青转黄,勾引我彻夜难眠,翻来覆去满脑子是酸甜的滋味,巴望着娘去生产队割麦毁茬锄包谷草了才有机会偷摘一颗两颗,真可谓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上怕掉了,把玩到临近放工才胡乱咽下,再不吃下去被娘看见会遭到一顿暴栗,在那饥馑岁月里是不容你在屋里吃独食的。包谷抽穗儿的时节,那树梅子又该成熟了,常常是石板屋顶落满石头瓦块,树叶打掉的多梅子落下的少,即使收获十颗八颗,也不敢一次吞下,常言道“桃饱杏伤人,梅子树下抬死人。”好吃难消化呀,吃多了会伤人的。

  眼前的这棵石榴树,花色鲜亮,花型娇小,只是难以成熟满树嘉果,不像院落里那树石榴花开得粗犷,秋季来临,硕大的石榴挂满枝头,掰开皮层,露出粒粒晶莹,味甜可口,就连吃剩的皮也能入药,医治病痛。

  渐渐鄙夷眼前的那树花朵了。虽也花香满枝,不过是供人观赏的精致,花期过后,当蓬勃的叶片退去,留下一树苍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