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到来,微暖天光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拧动开关,水龙头哗哗作响。不得不说,这水的温度似一枚独特的测温计,它能让我们感触锥心的寒凉,但无法享受夏季午后的温热。

  他们说高三该表现得成熟些,于是我从按时吃饭开始。早晨和T妞去打早餐,望着夜色仍未及化开的天空,我说:“在这凉飕飕的冷冬拂晓之际,我们俩灰溜溜地进饭堂打早餐。“言罢,她咯咯地笑起来。

  ―“多唯美的一幅画面啊!”

  ―“怎么听起来这么猥琐?”

  ………

  想起高二语文课上学过的一个词语“寒风吹彻”,又一阵寒意华丽地朝我们袭来……

  虽然把早餐端回宿舍,我们也是随便舀几汤匙送进嘴巴里,然后便很有爱地倒给阿姨婆婆拿去喂家禽狗兽。我们只是在隔日的匆忙奔走后,从这小温馨中寻求安慰吧。

  同桌给我的熊猫眼起了个很文艺的词“胭熏眼”,她说以后都不用化眼妆了。在学校,给我们再多的睡眠,都仿佛徒劳。可如果只是安静地生活,等到桑榆暮景,便又心生愧疚。重生与陨落,轮回然后越轨,生活是不能如想象中万般顺利的。

  她回来给老大送生日礼物,在宿舍大门前,我们没有遇上,便不会再见。老大说她还是原来的感觉,她想见我但又害怕。我恍惚,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些年来,到底谁是谁非。也许,是我开不了口说想念。而非口中的数词潦草结束。宁愿相信,想念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年少的感情就像是蒲公英一样,纯白高洁而又轮廓模糊,只知道轻盈地飞。

  回到家里,点开网站,看着上周发表的一些文段。下面有男孩女孩留言评论说:“感觉会是个眼神平静个性温柔的女孩子呢。”但,世界不同于想象。我也会有不讲理的蛮横。

  有的人说:“安静而素色,找不到怒火的时候。”

  有的人说:“活泼可爱,多动儿症后群。”

  对立面往往同时砸向我们,除了应接不暇,我找不到更好的词语了。 我想,我还是不要去琢磨自己的为人。自己看不破的镜水花月,指的便是仰着头守望自己吧。

  有人说,别人对你好,有时候是没有太多的情绪的,一切不过是刚刚好。也许他下一秒就会站在另一个人面前,以同样的笑颜和平和的气息说着一样的言语。

  他说我有时候很冷,他在一边说话,而我仿佛只是面对不相干的旁者,他不过是个喧嚣的行者。他说我“忽冷忽热。”

  英语老师说,高三,我们不该把时间花在想心事上,真正让人累的不是题海,而是发呆。发呆会让一个人越来越累,那是心累。闲碎的日子,和同学们耍耍闹闹,喧哗的日子比一个人仰望苍穹来的阳光倾城吧。

  不管谁会一直陪着我,我想,太多的承诺已然不能让我心存感激了。我强颜欢笑,你都知道;我故作从容,你也能知道。我要的是这样的人,即使只是远远地看着。

  我们面对生活,爱的从容。

  PS:我想,不如一直活得像个孩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