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心底一抹绿韵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小城,此处,两边马路间有一条长长绿化带。但不宽,约走三十余步,就可过。这个六月,雨水充足。那些树木长得高大许多。而地上那些小草,越发的新绿可人。清晨,草地上就会有一层露珠儿,那露珠在朝阳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似小草们晶亮的眼睛一般。它们可爱着,调皮着在低处,张望这个世界,人来人往,车来车去。

  这一处丛林,从一边看上去,有点曲径通幽的意思。早起上班时,常舍了马路不走,特在草木之间穿行。常常让绿枝拂过衣襟,让露水打湿裙摆。哦,那一株树下,开了一种明黄的小野花。黄灿灿,一丛丛开在那。低眉,细看,终是不识此花。那又怎样呢,只要它们美美地开在青草地上,开在那片小小的林间,便连同那抹绿留在心间。

  故乡,我的小村庄,一到夏天就有一种:“绿树村边合”的意境。喜欢那那一片绿意盈盈的世界。小村前,还有一片不小的树林,家乡人称之为大山。其实它就是一个高处的土丘,因都是沙石地,不宜种农作物,便植了许多针叶松在山上。可这处山林却是附近埋已故人的地方。因胆小,轻易不敢靠近去看。可某年,哥哥带着年幼的我到林子里去放牛。那也应该是五六月份吧。进得林子边一看,啊,那里有笔直的白扬树,一排排的,葱茏的树叶把头顶的天空都遮住了。树下,也长出许多浅绿的草儿。抬头,低头,全是绿色的世界,好美。一阵风吹来,树叶被吹得飒飒作响,像是欢迎我们兄妹的到来。林子里还有许多的鸟儿在叫呢。此后,常常和小伙伴们来此处放牛,放鹅,但终究不敢去林子深处。后来,那一片白扬树被砍掉,人们在上面盖一所养老院,便再也不去那所林子了。

  转眼,到了读书的年纪,那年九月,父亲送我去小学报名。本是不情愿去的, 可到学校一看,只见有一个长长的池塘,池塘边有一大片绿绿的草地。那一瞬间,爱极了那片绿草地。经常下了课,便跑到草地上去玩。周围的村民,也会把鹅,牛放上去吃草。傍晚,放学了,也会到草地上或躺,或坐,流连忘返。夕阳西下,牛儿甩着尾巴在草地上悠闲地吃着草,远处,天边一抹红霞倒映在水里。那一幕景,如夏花一般灿烂着,存在记忆里,随时捞起,也觉清香满怀。

  这个池塘的东面水岸边,栽了一排杨柳,九月,柳枝拂水,紫燕轻啼。从学校这边沿着这条路,可走到池塘南面尽头。那里浅岸临水还长着一种条条,长长,绿绿的植物。折下一长条叶子,闻来甚是清香。年幼时,不认得此植物,但绿条条的形,加之好闻的香味,便记在心间。大了,才识得此植物为菖蒲草。古代,那些文人,多喜欢养菖蒲草。古时读书人,还把长长的菖蒲根卷在信里,寄于他人,想来是极优雅的一件事。

  常与人说,老了,与良人,寻一处幽静地住下。那是一处小山谷吧,在小溪边,建一所小房子,房前一定要有绿草地,还要在溪边,植上一些菖蒲草,因幼时便与此草结缘。

  做女孩时,看了一篇《最后一片叶子》小说。主人公患了肺炎的穷学生琼西,看着窗外常青藤的叶子,不断被风吹落。她说,最后一片叶子,代表她的飘落,代表死亡。贝尔曼,一个伟大的老画家。在最后一片叶子飘落,下着暴雨的夜里,用心灵的画笔,画一片永不凋零的一片绿叶,挂在树上。这片绿叶给琼西不断注入活下去的勇气,她最终顽强地活下来了。而老画家,贝尔曼却永远的去了。读后,那一片绿叶故事,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那一抹绿意也永远留在心灵的窗口。

  前几天,在微信上看到一则新闻,浙江一个荒废海岛渔村长满了爬山虎,宛如一个绿色童话世界。发帖人写道:一个迷雾缭绕的海岛,一个无人居住的荒村,一个绿野仙踪的梦境,谁来与我相遇。原来,美丽的绿色童话世界,现实真有。

  今日,天又在下雨了。但傍晚时分,雨停了,空气,一改早前的闷热,气温丝丝凉凉,如入秋一般。那些树,经了雨水,份外清新,人走其间,只觉绿意撞了满怀。这一季,常常仰望,那路边一树一树的叶子。不管樱树,枣树,玉兰树。它们的叶子或细,或宽阔,那些形状都喜欢。因它们是那么绿绿地挂在枝头,令人向往。常常痴想,如果,可以,这一季想活成一片绿叶。每年,春风拂过枝头,便欣欣然,伸出娇嫩的身子,看看这美丽的世界。虽然人间的尘埃经常让它灰蒙蒙,但一场新雨过后,它又变得清新,水绿了,可以迎着清风与一树的叶子翩翩起舞。这一季,多想活成一片绿叶啊,清晨,含着几滴晶亮的露珠,栖息在爱人灵魂的枝头。轻轻地摇晃,带给他永远的绿意。纵然秋来了,自然的光芒收尽叶子所有的绿意,秋风终将把它从树上吹落,它亦会含着微笑离去,因此生,已浅绿,碧绿地活一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