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一夏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端午过后,天气变得越来越热。太阳,白花花的,高挂在飘着几缕白云的的苍穹上,像一个喷着火焰的大圆盘,直逼你的眼睛。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热气,浑身黏黏糊糊的,叫人很不舒服。这时候,清凉的水,如盖的绿荫,丝丝凉风,还有那西瓜、绿豆汤、雪糕,或许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最爱。

  我自然也不例外,炎热也会眷顾予我。不过,因为我有消夏的良品,所以,我的夏天过得很清凉,也很舒心。

  记得小时候,白天要跟随父母去田里割稻插秧,我往往会戴上草帽,穿着长衣长裤,提了一壶井水出去。为了避暑纳凉,上午,我会尽量早出工早收工;下午,则晚些出去,晚些回家。这样,既保证了充裕的时间劳动,又可以避免与太阳较劲。如果是碰到不得已的情况,不得不在太阳最烈的时候劳作,我也自有妙法。比如说,多灌几口水,用凉水洗把脸,甚至撮嘴打号,因为声波的震动,空气便流动起来了,你自然就会感觉凉凉的。

  吃过中饭后,我照例要午睡。可是天太热,即使在屋子里也是不断地出汗。怎么办,我也有妙法。我打了赤膊,只穿一条裤衩,四肢张开,就躺在房间的泥地上,只觉得背上凉凉的,舒服极啦。后来,被母亲发现了,她把我赶到竹床上,但我还是趁她不注意,又溜到泥地上去睡了。

  最难熬的,要算这漫漫长夜了。乡下的夏天,蚊子特别多,特别肥,还嗡嗡叫个不停,十分烦人。我先是支好蚊帐,用蒲扇将蚊帐内的蚊子悉数赶走,然后在墙角落里的火盆上点上干艾叶或蓼叶,再关好门窗。然后,我陪着父母坐在小巷深处光滑的青石板上,一边乘凉,一边聊天,真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意境。等夜深了,再回屋睡觉,居然,一觉能睡到天亮。

  现在,进城了,家里装了空调,备了电扇,也用不着顶着白花花的太阳去田里劳作了。但说来也怪,好像这夏天更热了,人整天呆在屋子里,还是不舒畅。甚至,有些老人熬不住了,赶紧回乡下去避暑了。我不用回乡下,夏天的我,居然过得也很惬意,很舒畅。

  在书房里,泡上一杯绿茶,捧上一本书,躺在竹椅上,翻翻泛着墨香的文字,品品浸透着武功云雾的香茗,心中便有了一片绿海。如果,看书看累了,或赏赏阳台上的盛开的月季、绿绿的仙人掌;或咪上眼睛,打个盹,小憩一下。不知不觉,一天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

  对于我而言,户外运动是不可缺少的。钓鱼,是个不错的选择。在江河畔,在湖塘边,寻一处浓荫,支上一顶太阳伞,就坐在那里,静静地垂钓。水面波光粼粼,浮光跃金。偶有清风拂面,顿觉神清气爽。这时,若有鱼儿咬食,我便轻提钓竿,鱼儿欢快的跳跃,给了我小小的惊喜。即使没有钓到鱼,那也没关系,能够欣赏“江河水清平如镜,一叶飞来细浪生”的美景,心情也是不错的。

  夏天最妙的消夏方式,莫过于邀上几个好友,或寻一个僻静幽深的山林游玩,或探访古村的深巷。阳光从茂密的树叶间漏了下来,洒在铺满落叶的地上,留下细碎斑驳的金色,十分有趣。耳畔,几声蝉鸣、几声鸟啼,和着山涧欢快流动的溪水声,洗去了心灵的尘埃,显得极其澄澈和透明。古村那布满青苔和藤蔓的青砖,那铺着鹅卵石的静静深巷,引领我走进了另一个时空,忘却了当下的一切。

  其实,消夏的良品就是你的心情,俗话说的好,心静自然凉。只要心静了,夏天也是春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