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感觉像旅行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这几年,每年我都要在苏皖地区的小城市中奔波几个来回,虽然都是工作上的需要,但我更愿意把它当作一次一次的旅途来享受,以达到一种解压的效果。

  给我映像最深的是盱眙,以前我只知道盱眙有龙虾,却不知道盱眙的扬州炒饭也很正宗。天已经很晚了,为了可以帮第二天的行程节约时间,我一般都会在下午的最后一班车从一个城市赶往另一个城市,所以我从泗洪一路赶过来,而此时,大巴车上只有我和司机,其他的乘客都从半路就下车了,在离盱眙很远的山顶,我看到盱眙城里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城边的河水上,在这我还要感谢一下大巴车的司机,他说:要不是我,其实他晚上是不用进站的。他的家,都已经过了。

  虽然我是一个比较冷漠的人,我知道送我进城是他的职责所在,可是我出门在外碰上一个热心肠的人是难能可贵的,只可惜大巴士的车上没有评价的二维码,否则回报他的也只能这么多了。

  这也是我第一次来盱眙,下车后没有立即找旅馆,而是在大街上逛来逛去,不知道去过盱眙的朋友有没有发现,堪称城中山的都梁峰上的都梁阁,夜间会灯火通明,像闪亮的明珠,特别漂亮。我每到一个地方就喜欢找很多条小路,一有情况可以马上撤离,呵呵,当然是说笑。可是发现盱眙这座小城,半山半水,一条街突然就戛然而止。

  龙虾是盱眙的品牌,远近闻名, 一个人,当然没吃龙虾的味口,觉得没气氛,于是在路边叫了一份扬州炒饭,而此时你只要想着自己是坐在城市的中央,风从湖上吹过来,心底就平静了下来。

  临时决定去的城市。

  八月的天长,我就像被烤焦的蚂蚁,无处是从,天长的工作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赶紧去车站转车,就想立刻离开。 这样的天气选择出差,心情的落差每个小时都不同,本来计划好的离开天长后从扬州向东,地图一打开,觉得还是从金湖去宝应沿京杭大运河一路向北。

  我走到售票窗口,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去金湖的最后一班已经发出,顿时略感不爽,于是出了车站就打听有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去金湖,终于被我打听到,在天长和金湖之间有个小镇叫桐城,四点半之前赶到那里,很可能还有车去金湖,我想都没想,直接买了张去桐城的票。

  去桐城的路是类似乡村的小路,狭长,车也很少,两边高大的白杨和看也看不到边的农田。

  桐城,我是准备一笔带过的,本想它就是一个衔接而已,可不久,桐城在我的眼前出现了,给我的第一个映像是,很普通,普通到我被它普通的气质所吸引,所谓的桐城车站,就是马路两边停几辆小客车,所谓的桐城街道,我站在车站的十字路口,可以看到任何一条街的尽头,没有人行道,没有斑马线,没太多的绿化,水果摊,衣服摊,到处都是,然而,街上的每个人都走的不紧不慢,让我猜想:他们都是桐城人吧?他们在桐城一定都有家。由于晚上我必须赶到金湖,所以我只能在桐城车站附近转悠,小镇的其它美景我是领略不了了。

  一次出门,总要跑下二三十座城市,一不小心就跑到小乡小镇上,是常有的事,不过,待的时间会很短,匆匆的过客一样,风土人情没法了解的,只能把感觉落在自己所看到的细节上,因为,它们都很美。

  不远处的客车上,售票员在喊:金湖,金湖的走了…

  八月的傍晚,伴着红通通的西山,树头摇曳着几片叶子,我坐上了去金湖的车。

  初到金湖,我甚至觉得我对它名字的初想都是错误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夏天的晚风,吹起了惆怅,总之,金湖是我见过规划最漂亮的小城市,一排整齐的商店,特别清爽的大街,现代感的朝气蓬勃,也有故事里小城的腼腆,我就愿意在这老梧桐的树下静静的坐一会,夏天的夜,来的总慢一些,在这种时候,我总觉得手里应该有一本书,打开包里,除了两件单衣服,就是一张地图,拿出地图,左思右想,突然旁边冒出一个金湖的老头,唉声叹气的:小伙子,你就知道纸上谈兵,去哪?我指给你看。把我说的风里,云里,雾里的,虽然他不理解我,但还是让我体会到了金湖人的风趣和热情。等到星星挤满整个天空,我发现自己还空着肚子,还没找到客栈。

  有些行走是特别的,和迷人的风景打不上照面,和繁华的街区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难免会带着工作上路,所以只能把感觉放在细节上,让思想去旅行,原来发生在身边所有真实的经过,本身就是一道值得回味的风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