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驴行的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一)

  驴行是爱的赴会,只是弱驴一头恋人颇多,就一直追寻“蓦然回首,灯火阑珊”的美妙,苦寻爱人在水中央的亦梦亦幻,时过多日,当我心底唤着“箭扣!”之时,驴行之境界已臻完美.

  得知行者户外驴行箭扣的确定时间,屈指待日;4月11日晚夜半归来,兴奋旋即沉默……担心粗浅的文字黯然了箭扣的大美,恐拙劣的达意难以承载箭扣的厚重与内涵。

  4月10日夜半至西栅子村,住宿农家大通铺。晨起早餐毕,时间近6点,群友观周围景色,朝阳未升朝霞微光已显,半圆冷月静挂深蓝天幕,天幕下长城弯曲的线条冷艳清丽,众人皆欢叫以示惊艳。立即准备行装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长城。

  上山的路弯长陡立,每个人好似在赶约会时间,速度有点儿超出平时驴行的自己,我属状态欠佳者,不得已稍作站立,快速地看几眼山坡盛开的杏花,也没平时的抒情状,汗水任流追赶着同伴。“加速,到了!”听到山顶喜悦的呼唤,陆续到达长城守关。

  足下长城守关,青色长砖吟咏着年轮的咏叹,中间的碎片哀叹着岁月的变迁,长城的容颜注入时间的韵味,任你有四溢的青春也会黯然。站在守关西眺,但见长城从九眼楼依着山势蜿蜒而来,气势雄浑,大气巍然,当目光定格于恢弘,我只有呆立而无欢呼。

  呆若木鸡还谈不上,领队的行程安排声把我唤回现实。我们计划从守关西进至飞鹰倒仰再折回到正北楼,有队友放弃西行,我们卸下装备,轻装前进。

  走在长城内恍若在历史的长河里穿梭,来到将军垛口,印象里简单的垛口却原是一座伟大的建筑,我戏称这是三进三出的袖珍两层楼,可以储藏可以驻扎,中间洞口的两旁各有一个瞭望口,且上下极为方便。我好似穿越到到明朝,万里长城的无数个垛口屹立于高山之巅,沐风栉雨而岿然,烽火不断而强悍。我搬起块儿厚厚的青砖贴近我的脸颊,想要倾听它的心语,却觉峰峦蜂拥聚在眼前,青砖如手,垛口如躯体,瞭口如双眼,每块青砖就是一个不屈智慧的魂灵,我分明看见长城在飞舞,踏着进行曲的节拍抑或是大提琴二胡埙的合奏,没有谁不为之心醉神迷。

  心醉神迷吧!足下的户外鞋也时时提醒着自己正在原汁原味的长城艰难地攀爬,几百年的沧桑让青砖衰老了容颜。青砖碎片脱落,平铺或拥堵成堆,山石嶙峋袒露,白色的嶙峋和青砖俨然一幅沉淀几百年的藏品。长城古道的画面洪荒朴拙,色彩纷呈的运动衣在这洪荒中匍匐攀登高歌抒情,就有了现代与历史的对比交叉,形成立体构图,不用取景,不须秀POSE,就是一幅颇具内涵的大画面。

  道路之难难不过蜀道,也有飞鸟高空盘旋。来到仅能一人攀登的天梯前,近乎七八十度的陡坡让人望而却步,不时跌落下的碎石加大了危险系数,我们拉开距离小心攀升,脚稳手牢了再确定登高,胸中提气,不敢停歇。攀爬完天梯,长长舒了一口气,回望天梯一线路,唏嘘同时霎时穿越近千年,天梯的青砖幻化成无数双手,磨了老茧磨有伤痕,修建长城的民工有多艰难,驻扎这儿的士卒定有强健的体魄,不惧登高不惧陡降,遇有敌情在这高山峻岭狭窄的墙内奔跑守卫,那汇报敌情的长城烽火熊熊燃烧照亮天际。

  思想的穿越和着脚下行走的节拍,“荷韵,上!”听到同伴的呼唤,我已来到一处简单的垛口下,几块有点儿颤抖的石块摞起来成为登上垛口的支点,俯眼看下面的悬崖,有点儿胆怯,看上面伸出的手,还是强装镇静爬了上去,稍作喘息,目标直指飞鹰倒仰。

  又一座陡峭的崖壁前,城墙已经坍塌,老化的碎石片片狰狞,城墙外侧山壁几乎垂直,来此的友友都没带攀绳 ,飞鹰倒仰最险风光虽然近在眼前也只能留作遗憾。

  返回,有了心理备势,艰难却不紧张。与守关留守的队友回合,继续目标正北楼的驴行。

  (二)

  岁月的洗礼愈显长城的钢铁脊梁,于脊梁上行走,谁也会生出英雄豪情。无数人用汗水浇灌了长城内外,用生命铸就不屈的民族之魂,故而人们景仰膜拜,我也从开始的神魂颠倒转到入微的审美之态。

  钢铁长城如有鲜花拥簇,定是沧桑与新锐、古朴与时尚毫无瑕疵的浸润融合,长城内外就是花的海洋。墙内,杏花怒放桃花含苞,深嗅,幽香沁心脾;墙外,山坡是朵朵花云的盛会。任选一个地点观望,便是一座座粉白色的花山,的确是长城内外,惟余芬芳流淌。驴行在此的我们真是美莫大焉!同行的李姐不停地说:“停停,让我拍下来,太美了!”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飘来荡去。我比起李姐更甚,躺在城墙上,望着座座雄奇险峻的造型,件件柔美的花衣,迟迟不愿起身,不是累而是发呆迷醉;走到一座相对完好的烽火台台基处,仰头看高达十几米的建筑,地基白石微凉平滑,手摸着石头,仰头顶端,为这座几百年前的防御建筑感到震撼,我愈发觉出自己微如尘埃,就想静静地和它合影以突出短暂与永恒的辩证。

  野长城不事雕琢的大美并没有迷醉驴行的疲惫,近乎垂直的升降让我们步步谨慎,汗水多次湿透衣背,脚步无力,呼吸不畅,领队天剑和收队勇前后照应着,我也到了走几步一停歇的状态,领队指明前面的垛口就是午饭地点,我们便拖着沉重向前挪动,顺向逆向的是辽宁户外和山东户外,互相打探来时的线路时段,其实是在为自己计算胜利的时间。临近用餐地点时,我脚步缓慢如一位老妪,话也不想开口说一句。

  疲惫之极,坐下来小憩便是极品享受,午餐都是自备的简易食品,如若丰盛也无食欲。装进胃里的皆是水和瓜果,热闹的是互相的礼让和戏谑。

  午餐时间很短,领队安排下一步:到了涧口,根据自己体力,选择下山和攀登正北楼。

  体力稍稍恢复,苦行继续。碎砖石拥满的陡直路段让精力高度集中,很是耗费气力,不断地攀爬让手套都变了颜色,李姐担心戴手套影响手落点的稳定性,就干脆全程裸手,砖石的尘色染得纤纤玉手变了颜色,此时的我可以用憔悴来形容,但还是情趣盎然地在险美之处留影,让光影记下这壮美曾与自己相依偎。

  走过了一段又一段,爬过了一山又一山。走下一段破坏极为严重的路段,我双腿发软地坐在了涧口,此时的关注就是自己的体感,望着眼前陡峭破碎的上山路,想着更为奇险的正北楼路段,看到几位队友选择下山,放弃攀登的念头在瞬间是那样的强烈,又揣度到达正北楼的美妙享受,与自己斗争片刻,决定向着确定的目标前进!

  (三)

  队伍集结完毕,一开始行走就从长城外侧迂回攀登,山峰对峙,路段陡直,山势奇险,每到近乎垂直崖壁时,就稍缓一下,等心神平定后才攀岩,拖着双腿捱到小布达拉,卸下背负,吹着微风,远望走过的十几个垛口链接的曲线,涌起的不是豪迈而是平静,大家吆喝着合影,定格下身后的美丽,行者无疆的群旗迎风飘扬,行无疆心无域,足下微步心行万里,户外本就是灵魂的旅行。

  正北楼高高地向我们招手,春风微凉好似挟带着春雨,杏花幽幽地散发着芳香,桃花含苞待放,秀色可餐,奇崛险峻、苍凉雄浑就在自己身边,一向不做豪放姿势的我,在群山环抱中也举起了双手,大声欢呼!

  有人说透过长城瞭望口可以看到世界,我站在瞭望口站定,奔涌而来的是正在翻页的历史。继续向前,有的路段仅容一人攀升,手用力抓住石缝,带动双腿提起自己;在一处陡崖处,下面几块石块垒起来,旁边是十几米的悬崖,很困难地找到手能抓的石块,颤悠悠地把自己送下去,长长吁了一口气后钻进下面的垛口内,绕出来就是软梯子,定下神 ,登上梯子,攀过峭壁,一鼓作气登至正北楼。

  正北楼比起走过的垛口保存比较完好,下面可以驻扎储藏,上面可以瞭望,回望走过的美丽,前望蜿蜒不断的奇迹,涌起的唯有:大美,箭扣!

  下的正北楼,一处断墙处,四周杏花林,花团锦簇中静等后面的队友,大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没感到凉爽的春风中浓浓的雨意。

  集合完毕开始了下山路,厚厚的树叶,密密的松林,兴奋的交流,又遇辽宁户外一路同行。行至半路,细雨蒙蒙,不一会儿大雨倾落,我们四人和大部队失联,和辽宁户外同步行走,彼时,电闪雷鸣,雨中夹杂着冰雹袭击着我们,为早点离开大山密林,大家都在急行军,快走疾跑,没有了一点儿攀爬野长城的疲惫之态。

  雨具挡不住斜织的雨,泥泞中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等到了攀山公路才缓了一下紧张的心,电闪雷鸣和水流一路伴着。

  雨也累了,我的脚步也累了,天亮了,太阳也出来了。和辽宁户外的驴友攀谈,他说他们那儿的长城也是原味,只是没有箭扣这段险峻美丽。慢慢走在雨后的峡谷里,箭扣已留存在我的灵魂里。想着为欣赏箭扣儿遇险的驴友,想着在飞鹰倒仰被雷击而死的户外爱好者,万般滋味涌在心头:是啊!箭扣有多美,才让诸多户外朋友为之千里奔赴!箭扣有多美,才让诸多户外朋友和她一起共历未来的沧桑岁月!

  箭扣:沧桑的韵味,历史的内涵,民族的灵魂,近千年的积淀,不事雕琢的险奇峻美,雄浑朴拙的自然构图,鲜花的簇拥,红叶的流彩,祖先的坚韧智慧,蜿蜒万里的不屈脊梁……为这大美,生命可以开出绚烂之花, 想着箭扣,看雨后愈加娇艳的鲜花,心里一阵潮湿……

  箭扣你在,我还会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