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温柔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清晨晚起,太阳已升得老高,微风,不很热。宿舍楼前的大片香樟蒸腾出浓烈却又清雅的香,那香气啊,随着风飘很近很远的地方去了。洗了头发,坐在阳台,泡了茶,放了音乐,捧了书,阳光慢慢将我的发蒸干,喜欢这样温柔的对待。时光在周末停留,竟让我分不清今夕是何年了。

  梳洗完毕,慢慢与友人聊起书法。友人学习书法多年,获得许多荣誉,那都是身外物了。央她写了我的名字,飘逸的行书,使我的名字也平添了不少诗意。我静静地望着她安静专注的侧脸,没有多余的表情,刚刚好,不多一分不少一点的雅致。写罢,我赶忙凑上前去看,一笔一划,行云流水,韵味十足,我的名字当真活了,凛凛于纸上,极有风骨。我看了半天,缓缓开口:“看到你的字啊,真是觉得我写的每个字都是糟蹋。每每下定决心练字,都是半途而废,你说我还有救吗?”友人笑笑,开口道:“怎么没救呢,从今天开始,每天练习,不要中断,四年后定比我要好。”我笑笑,央友人再写。友人提笔,再次写下我的名字。我看着纸上她的笔,黑色的墨水留在洁白的纸上,每一个字都被温柔对待,诗意盎然。是的,我感受到的是友人心中的那份温柔呵护,小心翼翼又是自信满满,如此写字方不辜负仓颉造字的千辛万苦吧。

  世间万物都适合这般温柔对待。

  看过老木匠做工。粗糙的大手拿起刨子,一下一下,刨花随即掉落,堆叠在老木匠周围竟有一种脉脉的温情。大抵只有这样热爱木工,一辈子的木匠才能体会到一起一落间那样灵性的造化吧。许多灵异小说中也爱让古董器物有灵,但这样的灵啊,却是从制作它的艺术家中来的呢。

  多久没有这样心怀温柔的去做一件事了呢?粗糙,敷衍,快节奏已成为我们生活的常态。当写字不再需要笔,当做工不再需要匠人,一切的一切都在向便利发展,一切的一切又都将失去它最初的灵。

  友人啊,愿每一个字都能这样被你温柔对待。愿每一件物,每一件事,都能够找到懂它们且怜惜它们的“惜花人”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