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念,生长-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有一种信仰,一直种植在心上,不论身影去了何方,心中的牵念,是根深蒂固的思想,无法摒弃,无法遗望,至直寂静的深夜,来敲响心窗,恍然,魂牵梦一场。

  ------题记

  当四月的夕阳,将最后的一抹晴朗拉长,我站在季节的巷口,四处张望,五月的炽热开始启航,谁把骄阳的柔情,悄悄深藏,任温度的灼热,肆意又张狂。满心的期许,随焦灼的气息荡漾,那梦里的原乡,是否会为我,画一份圆满的守望。

  沿着春天的脉络畅想,这一季候不觉已濒临于,尾音处丈量,光阴总是不慌不忙,心中的憧憬,日益空旷,那些走丢的时光,还来不及安放,容颜己换了模样。我跨不过现实的墙,总被窃窃私语的心念,牵扯到无处躲藏,深深浅浅,任其流淌,直至静默成殇。

  一种影像,隐隐约约在脑海里游荡,一份名单,任记忆无限回放,那些曾经青涩的脸庞,蒙蒙胧胧,是年少的思想,你一句,我一句,一份情意,暗自珍藏,想来,嘴角轻轻上扬,一声浅笑,略过太多过往。

  当思绪,穿透时空的阻挡,跟随内心的声音,飞往江南的远方。那里,有我最热爱的故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临水之畔,轻吟浅唱,宁静秀气,低调内敛,千年古城,扬州,吸引着四面八方的目光。

  商人、文人、女人,渲染着古城的文化。康乾盛世,富甲一方的盐商,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用白花花的银子,打造了一座座的人间天堂。腰缠万贯,商人的富庶,是扬州的骨骼印象。 “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二十四桥,令人流连遐想,皎洁的明月,淡看历史沧桑,文人墨客,驻足探访,“烟花三月”“半壕春水”文人的一咏三叹,是诗人笔下的心灵故乡。 “吹箫玉人”“现代船娘”,扬州出美女,历史悠长,掌中飞燕,美人貂蝉,据说,都是出自于水乡。

  瘦西湖的风景是扬州的脊梁,一个“瘦”字,注解了扬州的流韵芬芳,不问由来,不追问过往,湖堤柳岸,碧波微荡,一湖瘦水,潺潺流淌了几千年的风尚。扬州如水,水一样的城市,温婉绵长。

  很多时候,就这样冥想,指尖的敲打,犹如烟火的绽放,让心情一一徜佯,任思念莺飞草长,内心,总是时刻保持着幻想,那是一种纯洁的灵魂在歌唱,是用温暖储存起的,满满渴望,某一刻某一时的惆怅,是短暂的休养,不做太多的思量,化为寸寸力量,为自己引航,纵使归去的方向,无法一路伴着斜阳,也微笑着迎接黎明的曙光。

  拥一份美好的向往,怀揣着晴朗,行走在暮春的路上,明媚是心生的阳光。

  五月的蔷薇,爬满了谁家的门廊,一族族,一片片,竞相开放,一个人驻足,闻一朵花香,看一轮夕阳,缓缓没入西方,一缕乡愁,开始牵念着远方,无奈亦无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