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济纳旗纪事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7-04 我要投稿

  我们部队营房,建在一带沙丘下,营房前,是一片红柳林。

  额济纳旗的红柳,大多生长在该旗东部;红柳长得既多,且壮实——丛丛相靠,棵棵交叉,手腕粗,指头粗,两三人高,一二人高,连天盖地,浩浩如海……

  我入伍后,站的第一班岗,就是在红柳林下。——那是个后半夜,天黑漆漆的,我去接岗;林内,突然传来“哈哈,哈——嘿——”怪叫声。我慌忙举枪,打开险,压上子弹。正在站岗的大个子班长,急急赶过来,按下我的枪,低声说:“别动!那是狐狸,狐狸喊兔子。”大个子班长,比我早一年来到额济纳旗,他告诉我:“狐狸要吃兔子,一个在这边喊,一个在另一边等,等受惊的兔子跑出来,静候的狐狸,就立即冲出,叼住出逃的兔子。”

  次日,大个子班长,为了验证他的说法,带我到作夜发出怪声的地方,——果然,在一丛红柳林下,我们见到兔子的头,及撕碎的兔子皮毛。班长说,喊兔子的,是皮毛灰白的大尾巴狐狸。这种狐狸,通人性,白天,你若在红柳林内走迷了路,它会站起来喊,你寻着它的喊声走,就会走出林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