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西湖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7-04 我要投稿

  莫不是古老传说以及人文主义的倾向,杭州西湖怎会如此多娇。但凡风景旖旎,也不限于杭州一隅,地处中原的西湖早者在许昌,而后来居上的却是鹰城的西湖。夕阳沉沦后,夜晚的觞,是五色时光的收官之作。居高临西,新修葺一新的音乐喷泉广场洗去人声鼎沸的白天,即将迎接夜晚灯火辉煌的情景。由近始愿,是绿顶的房屋毗邻北湖岸边。西侧是偌大一片的园林,是树木花草的家园,也是鸟儿昆虫嬉戏的乐园。

  人是最不可缺少的角色,在自然中扮相真点。远处的小悉尼歌剧院的式样正在傍晚鼓风作气,依托湖水的涟漪,荡漾在人心湖中仍是扬帆破浪的欲望。大卫?休谟用心良苦地把幸福的开端设在一个起始点上,如同捆绑式火箭依附在白帆一边。英国哲学家边沁在《政府片论》中揉揉惺忪的眼睛,看到西湖的旖旎,但心中却仍旧留恋于英格兰。伊丽莎白一世终生未嫁,却把爱情定位为英格兰。谁不说咱家乡美?西湖旖旎,让我们的爱徜徉在鹰城的这里。一湖夜色阑珊,从傍晚的袅袅烟气中升腾情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