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面对他所做的一切的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7-05 我要投稿

  连媚儿进府后,苏媛媛开心的不得了。自从知道肖叔叔离开苏府便一直待在至善坊,便每天缠着她述说那些经历。媚儿全身心地回忆着过去的往事,渐渐忘记了忧愁的同时,竟携带也忘记了曾经一度让她们都不安分的那件事,便是叶子林也在至善坊。好久之后苏媛媛得以知晓,埋怨了连媚儿几日。这倒是让无辜的人百口莫辩了。不过幸运的是她们的关系与感情一直是由内心深处迸发的真诚所维系的,过去的,便真的过去了,谁也没有过多的探究。

  秋天终于来了,至善坊里的人最有兴趣的事,无非看着店门前来来往往的农人了。不由得从心中感慨,这是他们的季节,多好。可是很奇怪,叶子林最近一直往外面跑,整日几近见不到人影。反正店里也清闲下来,连于只当他找寻着新的工作,没有责怪。和肖伯一样,都相信着他的为人,便不忍心亲口说出辞退的事宜,就这样等待着那一天的逼近。

  多么奇妙的感觉啊,在这样一个物质充斥的、很有规律的角落里,存在着几个熟悉却没有面对的人。他们选择了相信,依靠的仅是一种缥缈的东西——感觉。我不得不说,这种奇特东西的出现,便不由自主地主导了他们人生路上一小段的命运。无法想到的手段,便不能预料以后的改变,而且,这种不合常理的抉择,他们也是第一次,所有的疑虑、担忧与难过都将在等待和时间中慢慢释怀。有一件明确的事必须指出,以免旁观之人有着错误的猜测,那便是无论后果如何,现在这只是一个选择。

  无论多么动荡的世界,终究会有一天平静下来,不是吗?曾经波涛汹涌的海面,一度泛着涟漪的河水,还有那随风而舞的枯叶,都会在岁月悄无声音的离开后,静静的,如睡去了一般,出现在欣赏者面前。至善坊也不能例外。

  一天下午,叶子林笑容满面的从外头跑了进来,在屋里下棋的的肖伯和连叔着实吓了一跳,不过让他的得意神情中也不难看出结果,他们竟没有多问,只是招呼他坐下观棋。晚饭时,肖伯特意做了一桌子的好菜,连于从柜子底下拿出珍藏多年的好酒。谁都明白,缘分来之不易,偶然间在这茫茫人海中相遇,哪怕只是短暂地一个季节,也足以让人怀念的。可是呢,如果曾经所有的一起都是坦然走过,便会对于此时的离别该有些准备的。叶子林不明就里,只是以为连叔心情而已。他们都慢慢的品尝着酒,因为有些心事还没来得及吐露,所以谁都喜欢这浅尝辄止的趣味。

  连于放下酒杯,对叶子林说道:“子林啊,时间过得真快,一个眨眼,这夏天就没了。待的这段时间里,还过得去吧?”叶子林忙回道:“老叔,你这说的。老板和肖伯人都好,待我不错。想我一个外地人在这落脚不容易,如果不是你们让我在这里当伙计,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呢。”这是实话,人生无非是一个漂泊的旅程,有时会在一个地方逗留很久,因为舍不得;有时会选择下一个驿站,因为那里的陌生;也有时,人们会回头追寻来时的脚步,因为有些累了。可无论如何,对于这漂泊的命运,谁都应该给予尊敬。肖伯此时夸赞道:“子林啊,你为人聪明,老实,肯下力气,无论在哪里,相信都会有不错的环境的。”他们以为他已经在外找到了新的落脚点,只是不好意思提出离开,故肖伯首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连于也在一旁点头附和着。

  谁知叶子林轻抿一口酒,而后慢慢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哪都不去,就在这至善坊好好地干了。”他这一句话,让肖伯和连于惊得目瞪口呆,茫然无措。他们想,怎么会这样,难道他没有看出至善坊的现况吗?还是,我们的善心被他利用了?他们不敢相信叶子林不是他们心中的那个人。但此时,终究还是疑问了。子林见他们不相信的样子,也明白几分。依旧缓缓地解释道:“连叔,我知道至善坊的情况,肖伯也和我说了,至善坊之所以能继续坚持下去,靠的就是她的声誉。价格公道,药材地道,这些都是无可争议的。可是,您们也看到了,现在我们根本竞争不过那些有名的药店,如果仅靠一个季节的销售,也许能维持她短暂的继续,但怕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他的话刚好说到了连于的痛处,早就意识到了,但无能为力啊。也曾想关了她,甚至也有过转让的念头,但是一想到连媚儿的笑容,便心灰了半截。考虑太多的以后,所以目前便只能听天由命。肖伯也无了声音,喝着闷酒。

  此时叶子林静下思绪,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也不会剩下太多的库存,如果行得通的话,说不定以后可以一直走这条路的。”连于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肖伯却看到了希望,他颤巍巍地问道:“子林,你有什么办法?”叶子林回答道:“我们可以将药草直接卖给那些给人看病的医馆。”肖伯有些失望,轻声道:“我们想盈利,就必须比进价高,但是他们有着自己进货渠道,只怕……”连于也有些失望的神色,独自端起酒杯自酌起来。“如果单从药材进价上看,我们确实没多少赚钱的空间,可是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声誉!这里谁不知道我们至善坊的药材最纯正?假使我们允许购买我们草药的医馆这样宣传:本店草药尽数从至善坊购得。那么那里的生意肯定比以前好啊,这样一来,就不愁其他店铺不从我们这里进货了。”

  都有了一些的心动,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连于惊奇地问道:“子林,这就是你想出的办法吗?这几天你忙进忙出的,就是为了这个吗?”叶子林不难看出他的期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几天,我跑了几家医馆,已经有三两个同意购我们的药。但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他们怕价格过高,不敢冒太大的风险,打算就以试试的态度进一部分的药材。当然,这还得连叔同意。”连于怎么不想让至善坊活跃起来呢?但似乎有些不合常理,他问道:“我们店药材是没的说的,可如果他们只是进了一部分便说全是从我们这里进的,不就欺骗了那些看病的人了吗?”叶子林回答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所以初期呢,我呢打算仅选择一家合作。这是那三家有意向医馆的名字,你们先看看。至于宣传的事宜,我再和他们商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