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中另类的馥丽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7-05 我要投稿

  昨晚,着实让自己蜕变了一次,那是透骨地从冰点到沸点,和死党们嬉笑、调侃在露天烧烤大排档,这对我来说似乎是久违的放纵,毫无顾忌的把酒吞烟,随性、自由、坦荡。这里无需斟酌他是谁,我又是怎样的我。朋友们说我最近冷落了她们。是的,我不回避自己无理由的闭门缱绻,只想凡尘渲染之后能够一如既往的安之若素,如果是周旋于官商世俗的酒肉穿肠,那是我早已反胃的唾弃,食不知味的自欺欺人索性无味得很。

  社会利他性的严重缺失已让自私成为了一种时尚。自私者很难在精神层面产生或得到一种愉悦感。愉悦感正是幸福感的主要精神表现。得到!能让我们享受一种征服感。付出!却能我们体验一种成就感!其实,俗世凡人,你要想呼吸正常,就不可避免地在心累与烦恼之间挣扎、匍匐、摸索着雾萌萌的方向。心累:就是常常徘徊在坚持和放弃之间,举棋不定。烦恼:就是记性太好,该遗忘的,不该牢记的都涂鸦在你的记忆里了。

  小月说喜欢我昨晚的素面朝天,能与她们混为一谈。此时,旁边小店播放着梅的《女人花》,虽说与当时的气氛格格不入,但凄美的歌词让我不免感慨了一下,想起了:“任是无情也动人”、“淡极始知花更艳”的薛宝钗。之前,涉世不深的我不是很喜欢薛宝钗,沧海桑田中的不得以而为之,倒是欣赏宝钗的天下事无不可冷的处事哲学,理性的冷峻与智识,才能做到大气和淡定,低调中孕育运筹帷幄,哪怕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雪之寒。

  真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吗?红颜才女皆薄命的悲剧出自哪门、哪派?实在是不解其中的孕意。世俗禁锢的封建意识就连能诠释情感,真性情的女子却也成了世人所不齿的繁衍。李清照、朱淑真等尽是如此。千百年后,她们才能在世事的验证中流芳百世,李清照的“香冷金猊,被翻红浪”,朱淑真的“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拿到现在来说还是语出惊人吗?又有多少人能接纳和理解那?我能。

  曾经沧海难为水不仅能历练心境,偶尔也能蒙蔽自己的眼睛,学会看淡无关痛痒的从前。女人如果还有一丝蕙质兰心都不要虐待自己。与其让自己在迷茫中徘徊迂回,不如在没有兰摧玉折、香消玉陨的死去之前,选择我形我塑地倾吐沁扉的心声,面朝大海地绽放朱颜。物是人非事事休不如让它一江春水向东流,与酷结伴,与傲孪生,与香牵手。总之,被生活打磨过的女人,有故事的女人,才是有情节、懂生活的女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