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日志

随笔 时间:2018-07-05 我要投稿

  这么多年,我始终在北方。

  出现过好多人,结果是一个人。

  遇见,别离,难过,开心,寂寞,充足。

  哪怕我独自一人去某个地方,最远也不过如此。

  情绪化,莫名其妙的痛,甚至不用回忆就是这样。有时候觉得需要倾诉,突然厌烦,暴躁。试着去接近生活的轨迹,最后才发现只是为了生存。

  停止脚步后,觉得恐慌。事实上有些东西只是无谓的挣扎。小心翼翼又充满棱角。

  夏天,冬天,厌烦又深刻的季节。

  声嘶力竭的想要呼唤,没有步调,来来回回,左左右右。

  世界里充满不甘心,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在这里被撕裂,填满,再撕裂,再填满。应该说是一样的日子。

  一直想要走的远一点,至少远离北方这片海。

  因为它不是蓝色的。

  你还记得我多少?

  想试着去温暖起来,不再让自己看起来天性薄凉。

  很快,讨厌这样。

  有时候说话比寂静更可怕。

  我又在哪里?在哪个位置?

  就算不失眠依然睡不好,大片大片记不清的梦境,嗜睡,不规律,勉强为自己变得合格。想要的东西不再在乎,思维游移,退化,变得衰老。

  是在退步。

  呆的太久了,久到足以改变一切。想到拼命保留的感觉珍贵的东西,像手中紧握的细沙,握的越紧,丢失的越快,因为害怕寂寞,无法控制自己放手。

  是无法控制的情绪

  北方,北方

  念起来就是无声无息的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