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不妨多点小题大做学人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8-22 我要投稿

  如何才能写好一篇文章?关键在于选题。

  一般来说,题目小而涵量大,这是好选题。首先是题目要小。这是为了能够对问题做穷尽性的发掘,保证把文章写得深入透彻。小到什么程度?或者针对一个事实,或者针对一个事实的某个侧面,或者针对一个事实某个侧面的有代表性的现象。其次是涵量要大。这是为了存有可以“大做”的空间。所谓“涵量大”,一方面对内具有可掘性,好比开矿,想要开掘的地点有丰富的蕴藏;另一方面,对外具有引发力,可以由此及彼,带动连贯性、系列性的追踪研究。

  说个具体例子。“最”是什么意思?权威的《汉语大词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对这个词的解释都是:“副词。表示某种属性超过所有同类的人和事物。”作为词典,这个解释无可非议。然而,到底怎样才是“最”?可以称之为“最”的人物,是不是唯一的位居第一的人物?“最……之一”的说法是不是病句?

  考察可知,“最X”有的属于客观性表述,是一种科学性的数字式认定,比如“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有的属于主观性表述,是一种情绪性的认定,比如“你老欺负人,世界上就你最坏!”在尊重客观事实的表述中,“最X”可以形成一个“最”义级层,所涵容的人物可以是多个体的。比如:中国当代最负盛名的一批作家,如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叶圣陶、冰心、孙犁、萧乾、王蒙等等,都曾将他们的力作交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家》1998年第4期封底)这里,指出“最负盛名”的作家有“一批”,列出了9个名字,而且还加了“等等”。这是“最”义级层涵容“多个体”的典型例子。2000年,我在《中国语文》上发表《“最”级层的多个体涵量》,对现当代作品中“最”的使用情况做过全面描述;2014年,我又在《语文研究》上发表《汉语事实在论证中的有效描述》,用大量例子进一步证明同类用法自古有之。例如:有十子,靖、庄最知名。(《周书》卷四二)城里有乌、吴、莫三位这等一班最关切的人。(《儿女英雄传》三六回)两例分别见于文言作品和近古白话作品,“最”的指称对象都是二人及以上。

  既然“最”所涵容的人物可以多个体,便不一定是位居第一的人物。比如:这是北京第二座最大的王府,仅比怡亲王允祥的府邸略小一点。(二月河《雍正皇帝》)此例等于说北京有两座最大的王府,怡亲王府邸是第一,“这”是第二。既然“最”所涵容的人物可以多个体,“之一”的说法便可以成立。例如:她在外贸局是最穷的人之一。(方方《白雾》)之所以用“最……之一”,显然是考虑了表述准确的分寸。诚然,在汉语语法系统中,“最”的涵义和用法是个很小的题目,但如果不付出时间和精力去“小题大做”,人们的认识就会停留于模糊的原点。

  末了,强调两点意思。第一,任何学科领域都存在无法计数的盲点。不断解除盲点,学科才能不断走向成熟。而盲点的解除,需要下苦功“小题大做”。第二,“小题大做”最能锻炼一个人的研究能力。只要“小题大做”形成习惯,由此及彼地一步步走下去,必能形成自己的研究特点和风格,成为学术俊士。

相关推荐